正文 第192章 不能开点窍吗

    轿车在夜色里缓缓穿行,车窗外,不断有路灯或是其它车辆的车灯照进来,照在乔墨脸上。

    他嘴角浮上一贯谦和的笑,有些自嘲地道:“之前,一直不想厚着脸皮主动追你,也是想等你真正喜欢上我时,再向你告白,可今天在路上时,和阿姨聊了聊,我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意思?”叶梓慕还是忍不住问。

    乔墨侧头看她一眼,紧接着又目视前方:“阿姨虽然没和我讲太多,但我也知道,你最近,经历过太多危险的事,能在危难时挺身而出,坚定地选择陪在你身边,那个人大概真的很爱你。”

    车子慢慢减速,在严氏集团大厦外侧的临时停车位停稳,路边一盏高悬的路灯,照得轿车前座半明半灭。

    乔墨拉起手刹看向她,叶梓慕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严以修,脸上莫名地一烫,一时却又不想否认,因为,这也正是她所希望的呀!

    正犹豫着怎样拒绝乔墨时,左手上忽地一暖,却是乔墨轻轻握住她的手,想拉到自己面前。

    叶梓慕本能地用力一挣,立即挣脱。

    乔墨目光看向自己落空的手,脸上难掩落寞:“其实,真的很不甘心。我总是想着,你和他身份毕竟相差不少,说不定,还有争取一下的机会。”

    他凑近几分,仔细分辨着叶梓慕脸上神色,似乎不想放弃任何一丝希望:“你这是用行动在告诉我,我已经来晚了吗?”

    “乔墨。”叶梓慕的背几乎要贴到副驾驶的车门上,抱歉地看着他,语气却十分坚定:“谢谢你的爱,但我不能接受!”

    想到他刚刚的话,叶梓慕有些黯然,还是继续道:“至于你说的那个人,我知道,所有人都会觉得我配不上他,但我也相信,感情不分尊卑贵贱。他如果喜欢我,我没理由自卑自弃,他如果不喜欢我,我又何必自卑自弃!”

    虽然这样说,但她心里,仍是一阵难过。

    果然当局者迷,原来,自己一直纠结着严以修是不是喜欢她时,在旁人眼中,她却是痴心妄想。

    可这种身份地位上的悬殊,自己之前明明想到过的,难道是因为最近严以修真的太过亲善了?

    “你错了,我从没说你配不上他!”乔墨摇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认真地道,“相信自己,不管对方是谁,能被你喜欢上,都是天大的幸运。”

    叶梓慕笑了,伸手指了指公寓楼:“谢谢,那我回去了!”

    乔墨十分无奈,还是点了点头:“再见!”

    夜里空气寒凉,叶梓慕下车后立即加快脚步,朝着公寓大门走去,脑子里却不由地回荡着乔墨的话:“能在危难时挺身而出,坚定地选择陪在你身边,那个人大概真的很爱你。”

    唉!这些人都怎么了?先是小魏夸张的比喻,接着又是乔墨明显的提示

    “全是自以为是,胡乱猜测!”叶梓慕忍不住低声嘟囔。

    “胡乱猜测什么了?”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猛然从身旁不足一米的灯柱旁传来。

    叶梓慕如受惊的猫一般,斜着向一旁跳开,定睛看去,却是一身黑衣黑裤的方阳,正倚着黑色灯柱笑看着她。

    正疑惑间,方阳已经直起身,伸手虚点了下她脑门,俨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你呀,就不能开点窍吗?这下好了,吃醋了吧!”

    “什么?谁吃醋?”叶梓慕一头雾水。

    方阳抬手,手指上坠着一枚晶莹剔透的挂件,在夜灯的映衬上熠熠生辉,竟是长耳兔挂件。

    当时,叶梓慕还在事后特意联系了怀城警方,想找到挂件,却一无所获。她以为彻底丢了,为此郁郁了好几天。

    这时看见,不由得喜上眉梢,满脸笑意地从方阳手中夺过挂件,忙不迭地道谢。

    “嘀”的一声轻响,“长耳兔”憨态可掬的声音传来:“人脸扫描成功,主人你好!”

    方阳一脸无可救药的神情:“丫头,你让别人拉着手,人家把挂件丢给我就开车跑了,你还能这么开心?”

    “啊?”叶梓慕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严以修,目光从挂件上移开,看着方阳问:“那我应该怎样?”

    方阳苦恼地抓抓头发,顿了顿才重新开口:“梓慕,我们聊聊吧。”态度极其严肃郑重。

    叶梓慕有些不解,还是指了指公寓大楼:“去员工健身房可以吗?”方阳点头同意。

    到员工健身房门口,叶梓慕从自动售货机里买了两瓶饮料,递给方阳一瓶,两人一前一后,直接穿过健身大厅,朝落地窗前的休息区走去。

    方阳也不拐弯抹角,在面朝夜色的藤椅上坐下,立即看向叶梓慕,清晰地问:“你喜欢严以修吧?”

    叶梓慕险些被刚入口的一口饮料呛到,有些狼狈地咽下饮料,默默拧上瓶盖,不动声色地反问:“是他让你问的吗?”

    “你想什么呢?”方阳笑了,“他那么自大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干这种事?”

    叶梓慕“哦”了一声,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

    怕自己再因为方阳的语出惊人呛到,她只好小口小口地抿着饮料。

    两人朝着夜色默默坐了会儿,方阳再次开口:“看出来了,你俩其实都挺喜欢对方的。”

    叶梓慕也不想掩饰,有些害羞地看向他,迟疑了一下问:“你怎么确定他喜欢我?”

    “毋庸置疑。”方阳干脆地答。

    叶梓慕摇头,懒得再顾及面子,直接道:“可他从来没有说过”

    “梓慕!”方阳打断她,突然像戏精附体般,右手瓶口冲下地持着饮料瓶,脸上神色郑重,语气情真意切:“叶梓慕女士,我喜欢你,我愿用一生一世来爱你,嫁给我吧!”

    “别闹了!你开什么玩笑!”叶梓慕哭笑不得,暗自庆幸自己没再喝饮料,否则绝对被呛身亡。

    方阳收起脸上戏精般的深情,正色道:“你看,为什么我这么说了,你却完全不相信?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爱一个人的行动,对吗?”

    叶梓慕细想,好像他说得也在理。

    见她没反驳,方阳继续道:“像以修那样的人,告白从来都不是用空洞的语言,他只会去做,而且因为逆天的自大,他还会找出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诸如我是为了公司、我是为了业绩等等,把一切做得漫不经心,让对方感觉不到他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爱情。”

    叶梓慕低头,手上把玩着长耳兔挂件,脑子里却思绪如潮,各种画面浮上心头:

    当初,木林广告客户答谢会后,走廊拐角处,他冷冰冰地道:“你不用谢我,事发时穆董事长不在,我只是顺手帮木林广告一个小忙而已。”

    面对他初次送去的33朵紫色郁金香,她致电道谢,他却出口揶揄:“我以为你必输无疑,刚好花期马上就过,这才让人送去,聊表安慰。”

    替她彻底洗清泄露公司机密的污点后,他也只是淡然地表示:“严氏从不会让员工蒙受不白之冤,虽然你勉强只算得上半个员工。”

    这样的事太多,简直数不胜数!6
其他书友在看:沼泽少女与黑袍法师网游之生源从艺术家开始问爱饶过谁废妃传之龙飞凤舞青鸟纪之拜托了灵女陛下雍杰传奇我把系统安排了我的聊天群太无敌了该怎么办最强血帝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