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缺钱

    李冰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材料项目的资料,最近她忙于一个和一个公司的材料项目的合作,这似乎是私活,李冰只能下了班之后才能开展,现在朴京去李冰家的时候,她几乎都在忙这个活,听她说这个项目合作如果成功的话,分红很可观。

    “如果你害怕你去了西班牙之后,我不会和你结婚的话,我现在大可以去领证了,哦,不过今天,休息,我明天请个假,我们去把那本红色契约给拿到手,这下你吃了定心丸了吧”李冰一边翻看材料,对在一旁玩着手机上贪食蛇的朴京说,朴京刚才刚一来找李冰,李冰就随便打了个招呼,开始忙她的项目细节,朴京不敢打扰她,只能在一旁无聊的翻书、看杂志,在材料的学术方面朴京除了之前在美国的时候的约翰逊新材料工作室蜻蜓点水接触过一些之后,就完全没有涉及,所以朴京看起这些个材料如同是读天书,看来在专业深入到一定程度之后,“隔行如隔山”里的“山”是无法跨越的,必须重新开始系统性的训练,才有可能理解。

    朴京玩的贪食蛇“ga ”之后,朴京终于放下手机,说道“我不是来找你说这个的,我就想来陪陪你,你最近太忙了。”

    李冰终于在三个小时之后放下了手中的计划书,笑着说“直入主题吧,自从我和你去看过一次电影之后,你就没怎么和我一起了,现在反倒有时间来陪我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想告诉我,你要去西班牙还是你想更进一步,让我跟着你去西班牙那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去,但我会和你结婚。”

    朴京明知道李冰不可能答应跟着自己去西班牙,她一个即将攻读博士学位的中科院重点培养对象,怎么可能跟着自己去人生地不熟的西班牙浪荡呢现在想来,脑子真是被门夹了,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自己的过度占有欲在作祟,他只希望李冰陪在自己身边就好,朴京甚至有一种变态的想法,李冰不需要什么高学历,不需要什么工作,只要能够陪自己就好。

    可朴京现在瞬间有觉得自己是个妄人,和历史上所有妄人一样,朴京手中空无一物,却妄想着拥有全世界,在朴京眼里,李冰现在就是他的全世界。这样妄想,朴京并不觉得羞愧,他甚至就是这样坚定的妄想,现在家里由李冰在开支,母亲在李冰面前时常陷入羞愧,自己现在还有这样的想法变态,也真是匪夷所思。

    “我不是要你去西班牙,我只是把这个当成一份工作,我的根在中国,我只是让你给我一些建议,这西班牙,我该不该去”

    “该不该去那得你自己决定,我这怎么能够帮你做决定呢我觉得你去了美国一趟还想再去西班牙,那说明你不愿意就在国内这一个地方呆着,你希望在世界各地走南闯北,我算是看明白你的个性了,反正别总拿结婚这个事儿说事,你不是去过美国那地方吗美国人结过婚可没咱们这么多事儿,人家就登记一下,去度个蜜月的事情,不像咱们又要买房,又要买车,又要新时代结婚四大件,婚姻搞得跟个买卖似的,累不累啊,当然,我说的不是否认物质的存在,我倒认同贫贱夫妻百事哀,不过嘛现实世界不同阶层的人实际上很难走到一起,不像电视剧里那样总是玩什么身份差异,大多数人不懂那叫情节设计,那叫吸引眼球”

    “等等,你岔太远了,我的意思是,我如果真的去了西班牙,你会来看我吗或者借一步说,你能把你的工作重心转移到西班牙来吗”朴京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李冰杵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你真是让我意外啊,我现在做的这个项目和西班牙几乎不搭边儿,要是让我和非洲扯上什么关系的话,我们还行,因为我们项目组和非洲有许多合作项目,我们在非洲有许多即将要开展的工作,国家援助非洲的计划很需要我们中科院材料研究所的协助。”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够多些时间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你会这么忙,忙于搞商业项目,你真的很缺钱吗”朴京说完之后就后悔自己说了这样不礼貌的话。

    “我现在的确很缺钱,北京的生活越来越贵了,如果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那得支付一大笔费用,我快要承担不起了,我很恐慌,我对钱出现了焦虑,这种焦虑是前所未有的,我不敢相信咱老北京人也出现这样的焦虑,曾经我以为是低收入群体和北漂们会有这样的焦虑,可我现在发现我错了,我们这些搞科研的,都出现了钱的焦虑,这个世界真是变化得太快了,快到必须拼劲全力了。”李冰说着,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打字。

    “冰儿,我我和我妈现在家里的开支让你劳心了,所以我现在这么急着想要一份工作,我保证,未来我会让你过上对钱没有忧虑的日子,我现在很自责,我”

    “嘿,你是我未来的丈夫,你可别摆出这样一副样子,谁都有好的时候,都有不好的时候,我可没觉得我出些钱有什么的,咱妈待我如亲生女儿,什么婆媳关系这样的世界难题在我这都是没有的事儿,我就是尽尽孝心而已,至于你嘛,我看着你很努力,所以我相信这一切知识暂时的。”

    朴京倒吸一口凉气,说道“冰儿,我今天过来真正的不是想告诉你我要去西班牙,只是想搞明白,为什么你要这么努力的去赚钱”

    李冰没有说话,而是站起来走道窗子旁边,看着窗外因为拆迁而正在消逝中的的胡同。朴京也跟着站在窗前,现在已经是晚饭过后的傍晚,工人们应该是刚吃过晚饭刚开始开工,他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在本应该在休息的时候加班工作,并不是为了建设奥运设施,而是为了建设正在逐渐热起来的商品房,北京的房价又开始涨了。

    “你说,如果我爸留给我的这院子拆迁,我该要钱,还是要房”李冰突然问。

    朴京愣了一会儿,说道“我想着应该要房子吧,按照华尔街那边的不动产升值理和资产再通胀理论,房子是抵御通货膨胀的避风港。”
其他书友在看:精神病院的高手天命凰徒我有一双血魔瞳隔壁邻居很美味将军,夫人又跑了诸神失坠何金银江雪凡人修仙传之陆师兄不想死的我拒绝了子夜大小姐的求爱救命,儿子想当我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