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桃之夭(四)

    薛凌等了一整天,也没等到任何消息。没消息,那就是太平无事,乐得她眉开眼笑,趴软塌上盘算着怎么回陈王府才能不惹人生疑。

    绿栀拿了俩汤婆子来暖着,主仆二人对这鬼天气都多有微词。但人又能拿老天怎样呢?

    薛凌想着要不要去给李阿牛道个谢,思索再三,还是没挪窝。出门太多,总是容易让人遇上,何况这会风大的很。目光随着思绪瞎转悠,就转悠到了绿栀身上。

    这城里又添了新鲜事。齐三小姐的丫鬟在国公府门口哭的死去活来,说自家小姐在府上被糟践,希望江少爷上门说道说道,自家小姐从来就没做过什么不轨之事,不然,小姐怕是没命活到入江府了。

    江玉枫不知薛凌这是闹哪出,派了三四个送个小丫鬟回齐府,真正糟践了一把齐夫人。

    齐世言冲进薛凌院子,手指着薛凌鼻子,眉毛胡须一起抖:“你…你究竟要怎样”。

    薛凌趴在软榻上,捧着百家姓顽劣的踢着脚道:“齐大人消消气,我可是帮你大女儿挡了刺客的人,你别真糟践我。”

    人算不如天算,他齐世言用尽手段保下来的普世名声,短短几月消失的一干二净。

    齐夫人真的卧病在床了,她一介闺秀,半世富贵,到头了,被人如此闲话。夫君官位尽失,女儿良缘全毁。

    陈王府的轿子来的飞快,赶紧把薛凌接到王府里看着,免得再生事端。齐清猗又是那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爹爹没被气着吧,他这个人最好脸面,这怎么得了。”

    薛凌一摸阿黄,腰身又壮了一圈,想着,齐世言这等欺世盗名之徒,若真的有脸面,那才是不得了。

    有一句没一句的打发了齐清猗,薛凌就牵着豹子满王府的跑,顺利的遇见魏忠。

    魏塱虽说是让他自己看顾着妻女,但他牢记着薛凌的话,千万不要把人送走,一定要等她回来再做打算。

    等了三四日,薛凌才回来,魏忠早就心急火燎了。他必须快点对齐清猗下手,但女儿不送走,他心难安。

    薛凌捏着小豹子两只前爪举起来,让它学着人走路,魏管事老远就喊“三小姐可悠着些”。说着撇开众人跑了过来。

    薛凌道:“恭喜魏管事”。

    “承蒙三小姐照拂,我要如何送他们走”魏忠不想寒暄,他对这事儿已经急不可耐了。

    “你急什么,人要是彻底不见了,魏塱要起疑的”。薛凌摸着阿黄柔顺的毛发,慢悠悠的说道。以她的了解,魏塱这狗绝对没这么轻易就卸下防备,定然还派人盯着的。

    魏忠沉声道:“那还要等多久,我还真能耗到陈王妃生下来的不成。”

    薛凌一时半会也没想到怎样才能天衣无缝的把几个人送走,只得安抚道:“那也不用,你容我三五日,我定会保他们平安。”

    “三日还是五日。”

    “就三日,行了吧”。

    薛凌看着魏忠又换上那副憨厚脸远去,轻脚踢了一下阿黄。这事儿,还真是一件堆一件。

    已经跟魏忠碰了头,这豹子也就没什么好溜的了。冷,这两日的天气,刺骨的冷,好像又要下雪似的。

    薛凌赶紧回了屋,在炭盆里烤花生吃。免不得齐清猗不停絮叨,说齐府名声是全完了。她说着话,手头功夫却不停,忙着把前些日子绣的碎布片缝起来,做了好些婴儿衣服。

    薛凌也懒得理她,吃了好半会,进来个小丫鬟,递上一封请柬。

    齐清猗拆开瞧了瞧,对着薛凌道:“是永乐公主生辰,邀我过去”。她话里有些别样情绪。

    薛凌没听出来,头也不抬道:“不去”。开什么玩笑,现在全天下都找不到比陈王府更安全的地儿了,躲里头都嫌不够,还要走到外头给人当活靶子不成。

    “我……也是觉得不便过去的”。齐清猗说话迟疑了一下,将那封请柬搁在一旁。

    薛凌继续烤着花生,她就喜欢生堆火烤东西。也不拿什么工具,吃的满手都是炭黑。吃着吃着忽然惊觉这齐清猗好半天没说话了,抬起头来看见齐清猗给她的宝贝儿子做肚兜都明显心不在焉。

    便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齐清猗强颜笑了一下道:“也是没什么的,只是,王爷生辰,永乐公主曾带厚礼来贺,回去就落了水,我也没去看看,原该趁此机会上门问问的。”

    “那就备份礼,我捎过去”。薛凌说着,顺手拿起那封请柬,抹上去好大一个黑指印。

    齐清猗道:“也好,一会让魏忠挑挑有什么趁手的物件送过去,就说我身子不便,她应该会谅解的”。

    齐清猗说的有些落寞,薛凌捏着手上请柬未放。永乐公主一事,她好像也参合了一点?仔细一回想,那永乐公主落水前,可不是找过苏夫人,自己还挨了好大一耳光。

    后来就传永乐公主失忆了,母妃也死了?当时对这人没怎么上心,也就没太关注。这会想想,能有什么事让一个公主吓的失了忆,还十分凑巧的死了母妃。

    皇宫的事,十有**都跟魏塱脱不了关系。

    炭盆里的花生烤过了头,炸的“噼啪”一声。齐清猗忙不迭的摸了摸肚子。薛凌也被声音惊了一下,道:“大姐姐要是想去,去看看也行”。有霍云昇在,魏塱估计不会蠢到派人当街杀人,自己只要寸步不离跟着齐清猗,啥东西都别碰,应该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当真?”齐清猗惊喜的看着薛凌,她也是知道的,如今陈王府还算安全,出了门,就不太一定了。

    “去看看就去看看吧,应该也没什么大事”。薛凌把请柬放回桌子上,接着去烤她的花生。
其他书友在看:我在美国当爸爸银河列国纪降魔风云传仰望天际盛唐英雄之玄策传穿梭在阴阳两界的母亲冰黯上下杂货铺我不想当神王绝代战神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