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江府(一)

    齐清猗在马车上兀自不停的抹泪,薛凌心烦道:“大姐哭成这样,又有什么意思,若是嫌弃我脏了齐家,我回去拿点东西滚出大门就行”。

    齐清猗抬起头来看着薛凌,一句话好半天才说顺“落儿不要这么说,我只是担心家里情况,不管怎样,你是我三妹妹,哪有滚出去一说?”

    “万一我不是呢”?薛凌问的很是自然。陈王既然知道了自己身份,瞒着这个人也没多大意思。

    齐清猗早有猜测,可已经不在意这个问题了。眼前人是谁都不要紧,反正是陈王府唯一一个实打实为自己孩子着想的人,她怎能不为薛凌以后考虑?信上说外头传言极其难听,叫一个清白姑娘以后如何在京中立足。念及此,眼泪又淌了出来道:“是与不是又有什么要紧,哪家的女儿也不能让人这般毁了名节,以后可要怎么嫁人。”

    薛凌看她哭的伤心,本以为是惦记齐家,这会听着居然有点担忧自己的意思。心里微微触动了一下,偏她是个不知如何劝人的,有心要哄两句,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还是担心下二姐姐的婚事吧。”

    说完撩了帘子自己吹风,这京中人来事往真是花样多的很。就因为自己出身不好,另一个姑娘都要被退婚。还是平城好,将军的儿子,并不比卒子尊贵些。

    马车吱吖到了齐府,齐清猗脚踝还没好透,薛凌先下了马车,又转身来扶她。齐清猗却把薛凌往身后拉了拉道:“三妹妹跟着绿栀先回自己院儿吧,我这边自己去就是了,下人难免嚼舌根,莫要在意。”

    薛凌捏了捏手腕,笑了一下。莫说她不是,就算真的是,她也在意不到哪儿去。

    绿栀还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看俩个小姐态度截然不同,猜都不好猜,便对薛凌道:“那小姐我先去给您备着茶水”。三小姐的院儿常年没下人候着,她是知道的。肯定也没人等着三小姐,别坐了那么久马车,回了连口热水也喝不着。

    薛凌正想自己一个人走走,也好看看都是些什么闲言碎语,当下挥了挥手,让绿栀去了。

    天色已有些沉了,春日早晚都还寒,这两天刚好京中有风,凉丝丝的。薛凌拎着一包东西往慢吞吞往自己院里走着。本是没什么要带,她怕光拿半幅薛弋寒的画像惹人起疑,干脆收拾了一堆鸡零狗碎,急的齐清猗催了她好几次。

    这齐府,还真像是主母病了,主公疯了那回事,院子里三三俩俩的下人闲着没事干。一看到薛凌,如同看到了瘟疫一蹦三尺远,指指点点的说个不休。

    可惜那些窃窃私语都听不着,薛凌拎着东西,特意绕了几个趟儿,就想找个嗓门大点的,然而并未得偿所愿,只能失望的回自己院里了。她得赶紧收拾收拾,今晚,还有别的事儿干呢。到了自己房,发现绿栀还没回,这泡茶的比喝茶的还晚到,也不知是去哪了。

    屋里几天不住人就冰凉凉的,比起苏府真是差远了。薛凌找了半天才找到绿栀把那装衣服的大箱子放哪。拖出来打开,捡出自己过去的男装来。抖开瞧了瞧,收拾的挺好,跟新的没啥区别。

    自己摸索了换上,觉得好像紧了些,有点凑活,只是一时也找不着别的了。坐铜镜前郑重的束上发冠,左看又看还是不像。不像过去的自己,这也没沾染多久的脂粉气啊,怎么就回不去了呢。

    看了一会,薛凌又觉得可能是脸上还有些胭脂唇脂没洗净,又把衣服换了回来,随口叫绿栀打盆水,也许洗洗就差不多了。

    叫了两声还没人应,瞅了俩眼,合着这丫头还没回。她从来就是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干脆了出了门,想去齐府厨房讨些热水,顺便拿点啥垫垫肚子。

    走了不多远,就是齐清霏院子,脚步不自觉停了霎时。这还是第一次自己回了这么久,这齐清霏都没来院里闹腾了。忍不住敲了敲门。

    出来的是个小丫鬟,并非齐清霏贴身的水杏。一见是薛凌,脸色大变,极没好气的说:“这不是三小姐吗,找谁呀。”

    “清霏呢”。

    “我们家五小姐去哪,做下人的哪知道。总不过就是不乐意看见某些人罢了”。

    门关的哐当一声,差点碰着薛凌脸。她没多恼,只是捏了一下手腕。这破地,反正是没打算呆多久,犯不着跟人—尤其是跟个下人一般见识。如此想,又调转了头,干脆就懒得去厨房了,不如自己直接出府去吃算了,顺道儿把画搁往苏家。

    才进自己院门,听到屋里头有人幽幽的哭。薛凌最近都形成了条件反射,一听见人哭就以为齐清猗要死要活了。三步并着两步到了房门前踹了一脚。

    绿栀在椅子上惊的身子一颤,抬起头来看是薛凌,抹了两把脸抽泣着道:“小姐你回来啦…她们说你…说你…”。那些话太过腌臜,她都重复不出来。

    见是绿栀,薛凌松了一口气,这位总比齐清猗好伺候些。道:“说什么,我的茶呢”。这回来还真是一口水都没,口渴的很。

    绿栀站起来道:“他们说没有热水…有有也得紧着夫人夫人病了一刻也离不得。”

    薛凌道:“那便出府吃吧,你去不去。”

    绿栀赶紧摆手道:“小姐,你莫出去。外头天都黑了,你出去,他们说话更不好听。”

    “什么不好听,我娘亲是个妓?还是我是妓?是千人骑的婊子?还是找不着爹的野种”。薛凌越发口干舌燥。这种话,自己能说上一个时辰不带重复的。不知道这些人哭个什么劲。

    “小姐…”。绿栀惊的哭都顾不上,小姐怎么能说这些。

    “你愿意跟着我就跟着,不愿意就换一个,不行卖身契也给你,银子都拿走,别在这一天到晚要死要活”。薛凌走到床上翻自己的剑,她还没拿定主意今晚是用长剑好还是短剑好。

    绿栀愣在当场,她没答话。

    外头有人喊“三姐姐三姐姐”。这声音一听就是齐清霏。
其他书友在看:我在美国当爸爸银河列国纪降魔风云传仰望天际盛唐英雄之玄策传穿梭在阴阳两界的母亲冰黯上下杂货铺我不想当神王绝代战神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