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安花(七)

    齐清霏溜到薛凌房里的时候,薛凌还蒙着脑袋没醒。齐府这个院儿里基本没人进来,她自然是要放松些。被齐清霏一把掀了被子还迷糊着眼睛,看到眼前站了个小厮瞬间一惊,细看才反应过来是清霏。

    见薛凌醒了,齐清霏转了一个圈,得意道“三姐姐看,是不是这样,我让水杏去问人借的。你快点带我出去,给娘亲看到了要骂”。她一身灰黑色长衣,连帽子都不忘扣上,活脱脱府里一个小杂役。

    薛凌瞅着觉得想笑,起来一把把帽子摘了下来道“不用这个,寻常发髻即可”。她刚刚睡得熟,东西都没吃,换了衣服又吃桌子上两块点心才走。想着去街上看见什么再买些吃。

    两人出了府,先去取了马,又买了些吃食。不忘灌上一竹筒清水放马搭子里,才慢悠悠的往城外走。

    齐清霏兴奋的不得了,她出府已经是难事,哪有什么机会出城。牵着薛凌衣角不肯丢,一路追问,什么时候才能上马。又时不时夸薛凌今天特别威风。

    薛凌自然是换了套窄袖,发髻也挽的简单,毕竟寻常女儿打扮骑马不太方便,何况她还得带着个傻子。这般模样,是比平时英气许多。

    江玉璃也在外头晃荡,春闱已过,他怎能在府里闲的住。约了三五好友买酒看花,直气的江闳一天要骂好几次逆子。这会,几个人正在临江仙品茗闲聊,对着窗外楼下人来人往指点江山。薛凌带着齐清霏从此处悠然而过。

    元宵当晚,江玉璃与齐清霏相逢在暗处,情形又紧张的很,他自然没太看清齐清霏长什么模样,何况今日齐清霏换了个打扮,也没挂着那两只兔子。他更是认不出来。

    只是,薛凌在旁边。

    江玉璃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又来了,这俩人明显都是姑娘不会有错。从上头望下去又看不见脸。他实在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他不仅觉得熟悉,还带着点恐惧,以至于他不敢马上丢下手头人追下去,看看那个人究竟是谁。总觉得,一旦知道了,此生永无宁日。

    他哆嗦着端起一杯茶,强装镇定对着桌上人道“这京中佳人,来来往往瞧遍,也没个新鲜了。几位兄台焉知,还有哪家小姐养在深闺啊。”

    “江兄又耍嘴皮子功夫了,说的自己百花深处过,也不见纳个几房姨娘,倒和我们在这窃玉偷香。”

    “诶,我懂江兄,有道是求之不得,方才寤寐思服。这得到了还有个什么意思。江兄我说的是不是?”

    江玉璃往常这般惯了,今日却觉得厌烦不已,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道“家中有事,今日先且告辞,来日再陪诸位一醉方休。”言罢也不管几人脸色,径直出了门。

    余下屋里议论纷纷“这江少爷突儿个咋了。”

    “你管他作甚,都是国公府的面子,还真以为有人拿他当什么事啊,没准明日榜上无名也未可知。”

    江玉璃匆匆下了楼,但是这一耽搁,薛凌和齐清霏已经走出老远了。他不知从何找起,一时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望。

    齐清霏和薛凌两人对这个小插曲浑然不觉,走到城门外,就上了马。薛凌本是让齐清霏骑后面,又担心她抱不稳自己被马摔下来,干脆像小时候鲁文安带自己一样让她骑在了前面。自己手环住齐清霏的腰提着缰绳。

    跑了好几步,突然想起那日和石亓共骑一马来,好像自己在前面拉着缰绳了,石亓那小子既没碰自己,也没缰绳可握,怎么在城里没被甩下去?

    近郊马还行的慢,齐清霏已经喜不自胜,她从未骑过马,却不觉得颠簸,反倒兴奋不已,催着薛凌再快些。

    日头已经偏西了,去去还得赶紧回来,又要走的远些,是要跑起来才行。薛凌夹了一下马肚子,两边景色顿时化为残影。

    “三姐姐…为什么你什么都会啊,你以后能不能天天带我来骑马啊”。风将齐清霏的话吹的断断续续的,薛凌也没作答,沿着她跟石亓走过的那条道一路狂奔,直到又到了那片梅林才停下来。只是梅花花季已过,再不是她当日来的漫天绯色,只剩光秃秃的树丫子和寥寥新叶了。

    齐清霏不知这里有过什么,见薛凌停下来,问道“三姐姐怎么不走了,再跑一段啊。”

    薛凌先跳下马,伸出手打算扶着齐清霏,道“小姐,咱跑了快三十里地了,赶紧下来吧。”

    “这么快啊”。齐清霏不情愿的握着薛凌手跳了下来。一下来又记起自己正事儿了,赶忙在袖子里把那几颗风鸣珠拿出来道“是不是可以扔了”。因为三姐姐说见风就响,她一路都捂着呢。

    薛凌想起那种刺耳的鸣叫,捂着她手道“你等我把马牵远些,别惊了马一会回不去”。此地荒无人烟,也不像有野兽出没,没什么可担心的。何况齐清霏有风鸣珠在手,她一会循着声音过来找就是了。

    “好好好,三姐姐你去吧”。齐清霏把手抽出来,搓着几颗珠子迫不及待的都忘了身处荒郊野岭一事。

    “这里没什么野兽,你不要怕,我一会听着声音都能找着你,不会丢了的”。薛凌还是交代了一句才牵着马要走,还没走出五步,尖厉的“呜呜”声就划破长空,吓的手上马扬起前蹄拼命扯缰绳。

    亏得薛凌力道大,才给牵住,又顺了好几下鬃毛,总算把马给平复下来,回头盯着齐清霏。

    齐清霏捂着手尴尬的笑,她实在没想到这玩意这么厉害,一丢出去就开始响,落地上赶紧捡起来捂手心里,这会子还在不断发出声音。

    薛凌没好气的回了头,继续牵着马走,不知道这傻子还要玩多久,自己赶紧走远点找个地躺躺。果然,一会那风鸣珠的声音响的此起彼伏,整个林子都是,估计齐清霏是把所有的全洒到了空中。

    薛凌把马缰绳系树上,自己倒了块干净地儿,一倒下去,恨不能打几个滚,让自己聋了。

    。
其他书友在看:我在美国当爸爸银河列国纪降魔风云传仰望天际盛唐英雄之玄策传穿梭在阴阳两界的母亲冰黯上下杂货铺我不想当神王绝代战神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