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9章 月儿27

    温月儿苍白无力地笑了笑

    “那岂不是还得感谢你的仁慈。”

    徐修远毫不否认

    “自然了。”

    温月儿道“我还是不想和离。”

    和离了真的抬不起头来,被所有人质疑,鄙夷的滋味一定很难受。

    徐修远“那你弟弟的事情爱莫能助。”

    “送我去寺庙吧,把我放在那里就行,这是我唯一的让步了。”温月儿沉重地说。

    也是她最后的妥协。

    其实她还是有些私心的,她不想徐修远与她和离之后再娶,凭什么

    不愿意看到他好。

    不愿意看到他有人陪伴,只要自己还在,占有着名分,徐修远永远不能再娶,与她一同孤独。

    这是她最后的报复了。

    徐修远皱了皱眉“有什么意义我们有名无分。”

    “不,对我来说不一样。”温月儿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固执。

    徐修远“可是我不同意呢”

    还是想和离了,一了白了,再无牵挂比较好。

    就是不想跟她有任何关系了。

    温月儿眼神突然变得狠厉,她说道

    “徐修远,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已经做出让步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同归于尽,我把所有事说出去,然后自杀,我都死了,你想怎么对我家人我也看不到,看不到就无所谓。”

    “你别逼我”

    温月儿心里拧着一股气,袖中的手捏成拳,单薄的背微微颤抖。

    看起来真有那架势。

    “你以为一个死人还会在乎多少东西”她冷冷地说道。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都觉得齿冷,瞪着徐修远,仿佛浑身力气都用在这一道目光上了。

    “何苦你那么怕和离,就证明你在乎面子,既然在乎面子,又如何敢说出去”徐修远觉得温月儿这人真是矛盾。

    温月儿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难道要告诉徐修远,她在用最后的力气报复他吗

    “行不行一句话。”她问道。

    徐修远揉了揉眉心,拿温月儿一点办法都没有。

    说自己考虑考虑。

    第二天回去把这件事告诉孟离和徐家安,这也算婚姻大事,有必要告诉父母亲,也问问他们是否可以同意温月儿的要求。

    顺便也给孟离说了温月儿弟弟的事情是他们操作的,孟离一点都不意外,对于温月儿的要求,她对徐修远说道

    “其实,是可行的。”

    想想温月儿执着不和离的原因,孟离觉得挺有意思的。

    她想着去耽误徐修远,难道不知道自己同时也在被徐修远耽误吗

    不过温月儿就是同意和离了,想要再嫁还是比较难的,门弟太低,他们家看不上,门弟相当,人家又何必

    门弟比他们高,那更不会跟温月儿成亲。

    光是面子就招架不住,这就是这时代对女性的残酷之处。

    孟离私心其实倒还希望徐修远被温月儿缠上一段时间,太和平的和离,他不会长记性的。

    所以她是持有赞同意见。

    没想到徐家安倒难得跟孟离站统一战线,他说

    “也行。”

    “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要一次性把人给逼死了,慢慢来。

    这次能让她主动去寺庙,下次就能想办法让她同意和离。

    徐家安在心里叹了口气,打心底是不忍心的,觉得自己过于残忍,可必须要维护自己家族和儿子的利益,一切都是不得已为之。

    父母都同意了,虽然徐修远心里还有些不情愿,但也只能同意。

    如此交易就算是达成了,先是把温月儿送到了尼姑庵,然后弄点证据,把她弟弟给弄了出来。

    温家现在也很方,说感激徐家吧,他们却又把自己女儿给放在外面了,说不感激他们吧,又把自己儿子给弄了出来。

    然后后知后觉感觉出这是一场女儿跟徐家的交易,原来女儿牺牲了自己,他们都没有来徐家专程感激,自然也没来质问为什么送他们女儿去那儿。

    徐修远也搬了回来,看似一切都回归正轨,但孟离的任务还没完成,禁制未松动,孟离琢磨着,到底还有什么事没做好呢。

    温月儿与徐修远他们三个男人的感情已经破灭,再也回不到从前,委托者完全不必再顾虑这个。

    而他们的身体问题,只要委托者愿意,回来之后是可以给他们恢复的。

    自己并不算过分吧,决定权都交给她了。

    温月儿那边的话,是报复不够狠吗

    其实这件事温月儿和徐修远他们都有错,没有必要因为温月儿是外人,就残忍的单一报复她,至少孟离是这么觉得的。

    她现在失去了三个男人的爱,又被赶出了这个家,孤独地呆在哪里也算是报应了吧。

    一个巴掌拍不响,温月儿的一切归根结底还是三个男人给的。

    剧情里温月儿就算得宠也没有对委托者下过手呀。

    委托者是自己气死的,当然,跟这一群人的冷漠也有着极大的关系。

    不过话说话来,对男人来说,失去某种能力也算是一种极大的惩罚吧。

    瞧瞧徐家安,经常因为这件事苦闷得不得了。

    没事就乱喝一些偏方,喝得上火还在喝,倒是徐修远还好些,跟自我放弃了一样。

    也不知道远在外地的徐之超有没有因为这件事苦闷的不行。

    孟离想不通也就不想了,继续再等等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温月儿在尼姑庵的日子算不得好,这里讲究凡事亲力亲为,也就是说打柴烧火做饭都是她。

    说是大户人家送来修养的,但谁又能不知道其中含义呢。

    尤其是大户人家还嘱咐了,说让她锻炼锻炼,不时都有这种犯错的妇人送过来接受教育,她们也乐于教育。

    凡尘俗世,又有几个寺庙之中的人真的一心向佛。

    温月儿擦着额头的汗水,劈着柴,这里没有男人,体力活都得女人做,她抬头望了望天,叹息一声,不知道徐修远在做什么。

    自己真的有报复到了他吗

    她时常在质疑当初的决定。

    可是和离之后自己在京中又能过得安稳吗闲言碎语怕是数不胜数。

    自己被送到这里来可能也会有吧,不过她听不见。

    还好
其他书友在看:神兽大人要抱抱木叶之黎明破晓闪婚墨少好哄皇兄请放手柳良恶龙的新传说系统带我看风景伏天伐神录成王战纪史事讲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