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七月七

    这一次,玉帝和曹匪又像平常一样“杯酒话桑麻”,只是这一次玉帝似乎特别高兴,酒也饮得多了一些,最后竟倚着曹匪睡着了。

    只要曹匪身子动一动,喝醉的玉帝就眉头紧皱地把曹匪抱得更紧一些。看得出来玉帝其实是一个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曹匪索性就任由他靠着自己直到天亮。

    门外是文官催促上朝的声音,玉帝慵懒地伸伸懒腰,从睡梦中心满意足地醒来。

    刚睁开眼的玉帝发现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曹匪又惊又喜又愧疚:“都是寡人的错,让辛夷辛苦了。”

    曹匪微微笑道:“无妨无妨!”说着就要站起来,可是由于保持坐着的姿势太久,竟一下子又跌回地毯上。

    玉帝紧张地把曹匪扶起做好:“辛夷你没事吧?”

    曹匪晏然一笑:“辛夷无事,陛下无需记挂,您该去上朝吧。”

    玉帝的脸一下子黯淡了下来:“同你说过多少遍了,私下里不要唤我玉帝,叫我白龙就好。”

    白龙是玉帝的本名,不过他当了太久的玉帝,已经没人记得他的真名,就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了吧。

    “陛下,仙娥们等着为您更衣上朝呢。”门外,文官催促的声音又传来。

    曹匪轻柔地说道:“那白龙告辞,辛夷这就回去了。”说完,只见曹匪化作一缕青烟,从窗户飘然远去。

    凌霄宝殿上,文臣武官都发现最近的玉帝春风拂面。从前上朝从来严肃庄严,最近竟和蔼不少,偶尔还会露出一丝微笑。真是奇了,人人在心里纳闷,可是人人又不敢妄自揣测。

    另一头,大公主和东海龙王长子域天的婚礼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作为皇家的第一场婚事,王母格外注重,因而事事亲力亲为。

    可是眼看婚期将近,玉帝和王母依然没有对七公主和董永的事情松口,这可急坏了几位公主和太子玄玉。

    婚期定在了七月十八,就在七月初七后十一日。大家再也按捺不住,也许七月七这日是大家最后见面的机会。

    七月七日一大早,小葵和曹圭就来到天河边,为两位孩子洗漱打扮。尤其是可儿,小葵一定给她梳一个漂亮可爱的发髻。

    日暮降临,小葵提前为这难得相见的一家人做好了一桌饭菜。正要和和哥哥曹匪回避,却被笃信和可儿执意挽留:“哥哥、姐姐,你们留下来一同见见娘亲吧!”

    “这······不太好吧,你们一家人好不容易相聚,我们两个外人不应该多打扰。”小葵婉拒道。

    不管小葵说什么,两个孩子拉着小葵的手就是不让走。

    董永也站出来留客道:“这大半年多亏有你们的照拂,否则我们仨的日子过程啥样都不知道。我想小七见了你们一定也会很高兴。”

    小葵为难地看了看哥哥,曹圭附在妹妹耳边小声说道:“其实你也想看看七公主是什么模样吧?”

    “阿哥难道你不想吗?”小葵回敬道。

    两兄妹会心一笑。

    随着最后一缕阳光从地平线消失不见,站在天河边静静等待的五人,心里变得又激动又期待。就连天上的繁星也似乎变得更加明亮璀璨。星君们也使出浑身解数,为苦恋的两人表达自己的心意。

    远远的有喜鹊的叫声,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朝喜鹊叫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不一会儿身着紫色云锦的七公主脚踩着喜鹊筑成的坐骑,缓缓而来。

    喜鹊还没落地,七公主就慌不迭跳下来,飞奔进董永的怀里:“郎君!”

    “小七!”

    “阿娘!”

    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啼哭不止。

    小葵也被离愁别绪感染,抱着哥哥热泪盈眶。

    哭了好一会儿,七公主才止住了泪蹲下来对着一双儿女说道:“信儿,可儿,不要哭!没有娘亲的时候你们也要坚强知道吗?”

    “可儿不要坚强,可儿只要娘亲!”双眼哭得像只胡萝卜的可儿扑到娘亲怀疑肆意撒着娇。

    七公主把可儿抱了起来,不停地哄道:“可儿乖,不要哭。”

    一抬眼,七公主这才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小葵和曹圭。

    “夫君,他们是······”七公主从小在天庭长大,什么神仙没见过?眼前这两位倒是面生得紧。即便是穿着道袍,也掩盖不住两人的风采。聪慧的七公主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测,只是不敢确定。

    董永这才扶着妻子走到恩人面前:“这两位是兜帅宫的莲芯和半夏,也是我们一家的恩人!”

    真是青丘来的道童儿,至于他们解救儿子的消息,七公主也早就从弟弟嘴里知晓。七公主放下怀里的女儿,屈膝施礼道:“多谢两位对我家笃信的救命之恩!”

    七公主这一举动,实实吓坏了两兄妹,小葵连忙说道:“七公主这样可是折煞我们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本是应有的侠义,小事一桩。”

    笃信拉着娘亲的衣裙说道:“阿娘,不仅如此,多亏哥哥姐姐这半年来送肉送菜,凡是我们家缺什么就送什么。否则娘亲能不能看见我们都不一定了。”

    是啊,天河日子清苦,要是没有小葵他们的接济,董永一家的生活不知道过得有多烂包。

    这时七公主才明白,难怪,刚才见夫君和孩子们气色大好,可儿也重了不少。

    七公主正要往下跪拜,却被曹圭拦住:“七公主使不得使不得!举手之劳而已。”

    “二位的大恩大德,小七铭记在心,没齿难忘!”说着感激的眼泪又要落下来。

    天河边的一切都被天上当值的星君们瞧在眼里,对青丘九尾狐的重情重义也是深受感动。

    如此这般絮叨了许久,几人才进了屋,坐在美食前。

    可巧,还没动筷,就又有客人来。这一次,董永一家的相聚可真是热闹。

    你道来人是谁?原来是六公主和太子玄玉。

    七公主脸色一变:“六姐姐,小玄子你们怎么来了?”

    看着一点未动的饭菜,六公主温和地笑道:“无事,就是来凑凑热闹!”说着还朝弟弟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晚点再说。

    ()
其他书友在看:贫穷贵千金之高薪第一宠护国忠魂最强赘婿伏婵快穿:在每个世界当学霸浮世为妖重生东京美少年从符文之地开始呼叫海鸥种田之花好月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