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要你离不开我

    这真的奇怪啊~

    门是密码锁,可是却识别不了熙朵的指纹,密码也不顶用。奇怪了,也不是没电了啊!

    熙朵推了推门,门却突然开了……

    “朵朵?”辛城就在门口,他望着她,刚刚听到敲门声,他就过来了。

    “城哥……你没事儿吧?”熙朵特紧张,鞋子都忘了换,一把抓住辛城,看看这儿,又看看那儿。确定他没事,她才舒了口气。

    “你累了吧?我给你倒点水。”城哥以为熙朵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让她快点进来休息。见她鞋子还没换,就俯下身,给她脱鞋子。

    “城哥,没人来过吗?”熙朵进了屋子,可是这里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啊。

    辛城笑了笑,“什么人啊?”他跟着熙朵,这丫头,说的好像他屋子里藏了女人一样。

    熙朵突然停下!

    不对!这真的很奇怪!她感觉到了,门外的结界!翊然和钱婆婆都被困在门外。

    熙朵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凑到辛城身边,小声对他说,“那个变态摄影师往你这边来了,我怀疑,他就在这个房间。”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辛城保持冷静,他握紧熙朵的手,“别怕!我在这儿。”

    ……呃,城哥,这句话该是我说好吧?

    他八成是冲着你来的啊~你却说要保护我,先保护你自己吧~

    辛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厨房里面有动静。

    “走~我们藏到衣柜里。”辛城拽着熙朵,往卧室去了。

    啊?藏衣柜里?

    有没有搞错啊,与其藏衣柜里,不如想想办法怎么和翊然、钱婆婆汇合。

    可是辛城却早有准备一般,他拉着熙朵,打开衣柜,把衣服拨到一边,和她藏到了里面。

    衣柜刚关上,熙朵就看到里面有一个闪闪发光的文字。

    不知道这字是什么?她不认识。

    甲骨文?

    不知道~~~反正,不明觉厉。

    “这是彦辰弄的,他说,如果你回来了,情况不对就让我带你躲到这柜子里。”辛城对熙朵轻声道。

    说完……这字的光芒居然更加强烈,接着,俩人居然进入到了这个字里!!!

    我去了!眼看着身体一点点变得轻飘飘的,然后就被这字吸进去了。

    这个结界好拉风有木有?谁能想到熙朵和城哥藏在一个字里啊……

    这个字阵里的空间和衣柜是一样大的,结构也和衣柜差不多。字的里面还有一个字,那个字发着光,让她很安心,但是……

    这……和城哥也离得也太近了吧。

    借着字的光,熙朵对着城哥的脸花痴起来。

    反正有辰哥的书法罩着,估计袭清那变态暂时找不到他们。与其在这里担惊受怕、傻等,倒不如~~~嘿嘿嘿~

    熙朵肆意的目光,城哥很快就注意到了。

    “喂~丫头,你盯着我发什么花痴?”辛城似笑非笑,他如果再不说话,某人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好么?

    “呃……那个……这,这能怪我么?谁,谁叫你长得那么……那么帅的~”熙朵脸红了,她结巴着,有些不好意思。趁机,朵姐又偷瞄了自家男人几眼,如果不是现在有难,真的想和他好好甜蜜、亲近呀~

    辛城搂住她的纤腰,温柔的目光让她不知所措,他轻轻勾起她的下巴,“是么?”

    熙朵有些紧张,“……对啊。”

    呃呃呃,此时此刻,接着阵阵微光,这气氛居然有点浪漫啊~

    “对了,我今天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辛城抱紧她,要她回答之前的话。

    熙朵此刻眼里都是辛城,他说什么她当然都会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熙朵双手环住他的脖颈,踮起脚,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又红着脸低下头去。

    “嗯,那就好好珍惜。”辛城轻轻抚起她的脸颊,在她额头落下温柔一吻,“不要对别的男人有一丝幻想,不管你以前如何。”

    辛城的话意味深长,没有了以往的威胁和强势,他有些哀伤,是怕失去。他其实,是在放下自尊求她啊~

    熙朵听了这话,眼泪一下子就来了,“我不会的,真的不会……”

    “城……城……”熙朵唤着他的名字,靠在他怀里,真的见不得他难过。那种感觉就好像她曾经深深伤害了他,曾经玩弄了他的感情,他却还对自己卑躬屈膝……

    不!不!

    辛城,我的心里只有你!

    熙朵宣泄着自己对辛城的情感,却哭得像个孩子似的。

    “傻丫头~不哭了。”辛城轻轻拍着她的背,为她拭去眼角的泪,轻吻她的脸颊,忽又把她紧搂在怀里,“我会好好疼你,要你不舍得离开我~”

    ————

    ————

    两人正甜蜜温存,甚至忘了情况的危及。

    突然身后那文字暗淡下去!

    接着,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彦辰的字阵被破了,而那正是袭清道人,他笑着望着熙朵和辛城,对着看似猝不及防的两人举起相机,“来~甜蜜的小两口,对镜头笑一下。”

    熙朵才没有上当呢,她冲出衣柜,把衣柜门关上,将城哥关在了里面。

    掏出事先就准备好的玉坤镜,那相机“卡嚓”一声!

    借着镜子的反射,袭清拍到了自己!!!

    “啊啊啊啊!!!”袭清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喊!

    他疼得扔掉帽子,那张脸似乎被烫伤了,看不出他的样貌,但那味道真的……

    他的伤口处传出一阵恶臭,熙朵也不管恶不恶心了,噬魂剑和钻石刀一起刺穿了袭清的心脏,那家伙却仿佛会缩骨功一般……

    只剩下衣服,人消失了!

    呃呃呃,可别在我家「衣卜果」奔啊~~~

    熙朵四处找着,辛城也从衣柜里出来了。

    “朵朵,他既然是冲着我来的,我们就在这儿等。”辛城有了个主意,不知道这个袭清还布下什么结界,找他太危险了。他知道熙朵不精通阵法,这种情况,还是求稳吧。

    熙朵觉得有道理,不如趁这个时候,找找翊然他们。袭清受伤了,他应该暂时不会出来得瑟。

    熙朵催动咒文,试图用火球术破了门的结界。

    “不行!火球术太小了!我要加把劲儿才行!”熙朵调整了下气息,想把火球术的灵力发挥到极致。

    ()
其他书友在看:诸天逐源靖安长公主诸天洗冤录主宰这片虚空快穿之梦里花开斩清愁庶女难求李王李剑魂惊梦神之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