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话 盲目?

    出发前君泽还点了下自己皮夹里的钱,四千八百二十一元整。

    还有一张银行卡,这是成为人妖后每个月的融合补贴费。外加妖务司总部试用外勤的工资。

    “把一身家当都带上了啊”胖子愣了愣,也回自己房间把他的银行卡带上。然后他这才发现自己从地面城市上来什么行李都没带。

    就连那天丢了裤带的裤子他都勉强用借来的胶布粘了粘。

    “怎么过去”君泽问道,他把门关好抽出了门卡。

    “还是去借辆车要不要找渊无夜听下”胖子拉了拉自己的衣服。

    “不用了。”君泽刻意压低了声音,“这次不跟渊无夜一起。”

    “哦”胖子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也是蹑手蹑脚地关好了门。

    他们拎着大垃圾袋出了电梯门,刚想走出大厅。君泽突然想去服务台张望下,他弯下了腰,向那边的电脑死角小步溜过去。

    他一下子跳起来,把电脑后面的人吓了一大跳,不是“队长”。

    那人被吓得不管不顾一把抄起了键盘,还敢忙把电脑关机键摁了。

    “在看什么呢”君泽笑眯眯地看着那人惊慌失措的面孔,“这么紧张”

    那人的脸唰的一下变红,把键盘放好,“关你什么事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君泽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一个上班时刻懈工怠作被抓现行还好意思问我是什么人”

    对方的脸变得苍白,他的手因为不知如何是好揉搓着。

    “那你想怎么样”对方没有发现我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

    “怎么样”君泽像是自嘲般瞪大了眼镜,“你居然没有一丝的悔改还问我想怎么样”

    君泽像是很失望般摇了摇头。

    “那你既然都打算私了了。”他保持一副无奈的神情,“你开个价”

    对方愣了了愣,搞了半天对方只是想问他要钱现在还能这么玩的“那五百块”他试探性地问了下。

    既然知道了君泽不是专业人员而是个要钱的,对方的心底也少了几分慌乱。

    “你觉得呢”君泽笑了笑,“可以啊,出手还挺阔绰。”

    对方尴尬地笑了笑,“哎你干嘛”他突然看见君泽已经在摆弄他服务台的电话,“别别别兄弟你缺钱跟我说,一千一千”他掏了掏裤兜,甩出一张一千元的钞票。

    君泽把钱接过,“这钱就当是向你借的路费。”他还是拨下了电话。

    “喂总部吗可以投诉吗好好好,这边一楼服务台总是玩电脑稍微关注下,好好好,麻烦你了。”

    对方懵了,这人还真敢举报投诉他,等他回过神来,君泽已经快走出去了,还向他摆了摆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第十个是什么来着”君泽远远的声音传来。

    为什么对方骗了自己一千块还这么有理有据的

    “真不是个敬业的小伙。”君泽走到外面还一边吐槽着。

    “你也不是个友善的小伙。”胖子嘿嘿地笑着,“这么一搞他怕是要被开了,说不定给扔到地面城市去。”

    君泽没有接话,他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激动的心,刚刚电话里的客服说如果举报成功就能拿一笔感谢金。

    “我们打车,胖子。”君泽走到街口挥了挥手。

    “哎呦,这么阔绰呢。”胖子也是笑笑,毕竟举报懈工怠作者,人人有责。

    “去8区的年华。”君泽跟司机说道。

    “好。”不知为何,君泽从司机短短的一个字里听出了一丝异样,他皱了皱眉。

    这天空之城上的出租车也是跟地面城市不太一样,每辆车都是司机自行改装的,为了适应他们的妖力。

    君泽刚坐的这辆居然刷的一下冲上了天,我去飞车

    用飞的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五百块。”司机面无表情地说道,他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君泽他们脚边的鼓鼓的大垃圾袋。

    君泽有点心疼地掏出了刚才那张一千,要不是害怕这司机脾气一个不好把他们从天上扔下去,他真的还想还个价来着。

    然后那辆车慢慢下降,停在一个十字路口旁边。

    “往那边走下去就是了。”司机往一个方向指了指。“年华不让外来车辆接近。”

    君泽撇了撇嘴,真是抠门。

    他只好跟胖子一起又走了大概三四百米的路,终于见到了那扇大门。

    一扇由绿色的水帘组成的大门。

    大门上面挂着两个装饰华丽的字“年华”。

    “进去”胖子哆嗦了下,那扇水帘洞入口似的门给了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像是地狱深渊的入口,散着绿色的幽光。给人一股森森的凉意。

    “走。”君泽只说了一个字,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那扇门。

    那帘水在身子上扫过,竟像是一道安检扫描光,衣服也没有湿,果然只是一层妖力。

    一个装饰无比华丽的包厢,天花板上的珊瑚水晶吊灯升降着变换着彩色的光芒,红色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包厢里的空调打得有点冷。

    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墨绿色的西装领口绣着金边游蛇图样。

    他晃动着一只盛着红色酒液的香槟杯,像是血液的流动。

    男子睁着的一只眼睛盯着面前茶几上的一台电脑,他的另一只眼闭着,上面有一道很长的伤疤。

    他吞了口酒液。

    “有意思。”像是在对旁边站着的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讲话。

    “哦真是少见。”女子动听婉转的声音在包厢里飘荡开去,她的声音里好像带着种种醉人的魔力。

    女子穿着暗红色的旗袍,纤细身材被勾勒得十分完美,旗袍的边上还卷着白色的巨大绒毛,高贵万分。

    仿佛是男人杯中的那流动着的酒液。

    带着芳香的剧毒。

    男人电脑画面里是君泽和胖子从门里走进来的画面,旁边一个列表框里洗刷着长长的数据。

    “盲目这一切我都很清楚。”

    “可我已习惯了这个错误。”

    “背叛你送的放逐”

    “我已经没有可走的路。”

    “我是自由的猎物”

    “卸不下藏心里的包袱。”
其他书友在看:斗罗大陆之召唤之塔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男神,吃我一拳独占总裁我忘记说爱你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棍精灵王盛世婚宠之老公缠上身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们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