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话 无路便是路?

    渊无夜睁开了眼,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接下来怎么办?”胖子哆嗦着,他看着那无比平静的雷池,却好像在盯着一只沉睡着但随时会苏醒的巨龙。

    “凉拌?”君泽咽了口唾沫,“不过我们换个思路,也许这雷电只能把纸头电穿,万一它也仅限于电电纸头呢?”

    “要是换一样也许它就电不穿了。”君泽摸了摸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比如你,胖子?”

    ???孩子你的脑回路还能再新奇点么?胖子听着感觉心里有一大波羊驼奔过。

    “的确。”渊无夜看向胖子,“听上去这个池子的池底确实比较稳定。”

    胖子吐了吐舌头,都看我干嘛?你们一个个的都只会欺负我胖虎老实?

    身后突然传来巨响。

    君泽他们猛一回头,漆黑色的云雾已经被炸开了,那个悬浮在空中的无比刺眼的光。

    小朋友周围绕着青色的雷电。那些雷电像蛇信子一样吐着,但它们不敢靠近那团炽热。

    像是试探,又像是挑衅。

    小朋友抬手,肉眼可见的温度在他身边急剧升高,凝结成一大团的光影。

    他把阳炎砸向雾团,那里正微微膨胀,隐隐的青蓝色电光像血管一样在那团雾后面涌动。

    这是雷与火的交锋。

    毫无疑问,它们都很狂暴,都很强大。

    “给我散了!”小朋友怒道,他的声音好像都被阳炎浸得发烫。

    云雾摩擦着,发出噼里啪啦的轻微爆裂声,它誓不屈服。大团大团的漆黑从旁边聚拢,像是水流汇入江海。

    又是一道巨大的雷电劈下,和小朋友的阳炎碰撞在一起,好像两团漩涡在海里的不相上下。

    小朋友开始喘气,他的能力再好也不过是个三年级的小朋友,他的体力慢慢走向终点。

    而那雾团就像是无穷无尽一般,明明被阳炎烧掉了很多,但还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

    “泽泽哥哥。”小朋友轻轻唤了声,“雷池里的东西到手了吗?”

    “快了快了。”君泽道,他实在不好意思跟小朋友说他们其实连至宝长什么样都还没见到,“小朋友你再顶一会。”

    得加速了!小朋友撑不了太久的。

    “胖子!注意了!渊无夜!你也是!”君泽突然说道,他正弓起身,一副要一下扎进雷池里的样子。

    “快找找身边有没有什么绝缘体!”君泽道。

    ???胖子愣住,他看到刚才君泽眼里的决绝。可这话一出口,怎么就和行动不太一样呢?

    “渊无夜,你还有几瓶水?”胖子问道。

    “还有四瓶。”渊无夜看了下自己的挎包。

    “够了。”

    然后胖子一把扯出了自己的裤腰带。

    ???这个时候耍流氓?真有你的!君泽头一回对胖子露出了敬佩的眼神,接着他还比了个大拇指。

    “傻不傻你!”胖子嘟囔了下,“睁大眼睛看看吧你们,接下来是你们胖爷的智慧首秀!”

    “渊无夜,把水给我。”说着,胖子用裤腰带把四瓶水首尾绑起来穿成一串,挂在裤腰带的中部位置,两只手握着两端像是一根跳绳。

    君泽撇撇嘴,他看懂了胖子要做什么。

    只要握住这根“跳绳”的两端,然后把中间部分甩出去。因为橡皮绳和矿泉水瓶都是绝缘体,应该不会受到雷池的攻击。

    胖子应该是想用这“跳绳”把雷池底下的东西钩到岸边。

    “白痴。”君泽吐槽了句,“太短了吧这样。”还没说完,他也一把抽出了自己的裤腰带。

    渊无夜见状,也是又一根裤腰带入手。

    他们把三根裤腰带绑起来,这下子长度勉强过得去。

    “要是失败了。”君泽盯了胖子一眼,“你就等着自己游下去取至宝吧……”现在三个人的裤衩都耷拉着,随时会掉下来的样子。

    “要是失败了……”渊无夜也这样说着,他一只手还提着自己的裤子。

    胖子撇了撇嘴,明明是我想出来了这个好办法,你们怎么还这样啊……欺负我胖虎老实是不是?

    “你们快把旁边的两端抓紧了。”君泽追着活动了下胳膊,一副铅球运动员要开始投掷了的样子。

    三个人就这样提着裤衩准备开始这个捕捞计划。

    君泽把四个矿泉水瓶用了地往池子里扔去。

    然后,绳子断了。

    渊无夜握着的那一边绳子断了。

    谁的裤腰带特么这么劣质?!

    胖子就一个人甩着四个矿泉水瓶砸到雷池中央。

    像是钓鱼的人的抛竿,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完了。全完了。胖子发现绳子断了的时候脑子里就想着这个。

    果然,那四个矿泉水瓶掉进雷池里真的没出什么事。

    雷池里的雷浆就跟池水一样在溅起一片水花后就恢复平静。

    “谁!的!裤!腰!带!”君泽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些字。

    重点不是在这里好嘛?胖子欲哭无泪,现在该怎么办啊……他只好又把那四个瓶子往回拖拉想把它们拽回来。

    可是,没拽动。

    好像被什么给卡住了的样子。

    他用力一拽,这下可好,也断了。

    胖子和渊无夜两人看着手里的残留绳子发愣。

    “布鲁巴瑞。”君泽叹了口气,“我们尽力了。”

    “笨蛋啊……你们三个的能力没一个用的好么?玩的什么原始传统捕鱼法?”布鲁巴瑞笑道,让人怀疑它到底是不是跟君泽一伙的。

    “我们的妖力,对这雷池有作用?”君泽突然发现他的确忽略了这个问题。

    “你试过么?”布鲁巴瑞反问。

    “没有。”

    “那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布鲁巴瑞道,语气里带着些质问。

    君泽皱了皱眉,但他没有回怼去,现在不是跟小妖怼话的时候,眼下还是应该尽早找到解决办法。

    他转过头看了看小朋友身边那些渐渐暗淡下去的阳炎。

    “胖子,渊无夜,释放妖力吧……”

    “一曲相思不问归处。”

    “一笑而过莫问来路。”

    “苦等蓦然回顾”

    “思念它终成土。”

    “转身陌路殊途———”

    “无路便是路。”

    。
其他书友在看:斗罗大陆之召唤之塔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男神,吃我一拳独占总裁我忘记说爱你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棍精灵王盛世婚宠之老公缠上身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们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