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话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原来特么还活着啊?”君泽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不管是谁,在死亡面前,再淡定的人也会变得暴躁。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感觉自己悬浮在一个小世界里,又受着如来五指山般的镇压。

    “???”小妖突然觉得有些懵,这么迷人的问候怕也只有君泽说得出来,“我要是死了,那就意味着你得先死了。”妖平静地道,好像死亡跟睡觉一样也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它随后又补了句“特么?这是个什么词语?”君泽也猜测它才来下界不久,也只能靠每天从他口中学习更多的人语,可能还有很多词语听不懂。

    “呃”君泽顿时语塞,他怎么敢跟这么一只扮猪吃老虎的妖说这是在骂你?“其实,‘特么’是个语气助词,全称叫特别那么就是个强调语气,没什么其他意思。”君泽不管那妖看不看得到,还是挤出一丝尴尬又不失礼仪的微笑。

    “哦哦,这样啊,学到了学到了。”小妖的语气透露着轻松,“特么,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这就叫现学现用?可孩子你的粤语口音是怎么回事?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君泽彻底服气了,这只妖总能在最恰当适宜精准的时候爆歌词。

    “你好特么我的宿主,重新认识一下,我的名字特么是布鲁巴瑞。”周遭的黑色突然散开,像是一滴黑色的墨迷离在无尽的水中。可是,孩子你这样只是单纯地恢复了我的视觉诶。君泽的短暂十八年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被别人支配的恐惧,不,被妖支配的恐惧。

    “所以,比克罗斯,你把我搞成这样到底是想做什么?”不过君泽的嘴是什么都掌控不了的。

    “我叫特么的布鲁巴瑞!”对于宿主这样调戏自己的名字,小妖稚嫩的语气带着些不爽。

    君泽才不会管这小妖叫什么稀里哗啦噼里啪啦,“好的,拔颗螺丝,请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在我梦里把我搞成这样到底是在干嘛?”

    “???”布鲁巴瑞已经彻底对这个人类无语了,它也毫无办法,“其实现在才是我跟你融合的最终结果,你还需要进行最后一步。前几天的梦,都是过程,那时候你应该见过一本书的吧,那是《天荒》,妖界之首。”

    “等等,你的意思是,你们妖界之首是本书?”君泽突然好像为自己的无力感找到了个理由。这可是妖界之首啊,换谁都会被掌控地死死的啊,“那我现在当个人妖也要投入你们妖界头头的怀抱里了吗?”

    “也不全是。《天荒》应该已经沉睡着了,我现在正带着你去获得妖的一部分力量。”布鲁巴瑞道。君泽这时突然发现身边已经悬浮了一个小小的全黑的身影,正跟着他一起缓缓下沉。“这就是你的本体吗小妖?”

    “不。你还没资格见我的本体。”布鲁巴瑞一点不给面子,“好吧,其实我们在到下界之前就签过条例,不得在下界化出本体,违者荒罚。这也是为双方面好,其一,吾等在化为本体时体积庞大,其能量也非心海可以承受。其二,在下界这种程度的妖气是不足以支撑我们的本体化的。”

    “注意了,你要接触《天荒》了,千万不要抗拒它的力量。”布鲁巴瑞突然厉声道。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君泽在坠落到《天荒》上时都没想清楚这样一个问题,就好像自己被泡在福尔马林里还被人带着坐自由落体的极度眩晕。

    晕开。一滴墨般沉静地涣散。纵横了万千的法则,君泽自己看不到,他的瞳孔正变成七彩的渐变色,像电脑画图软件里的调色盘,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瞳孔色彩的变化更为丰富,这是这是秩序与混乱的统一。帝临。

    又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四周逐渐变得昏暗而沉重,似乎要将这个梦境压碎。“不,要,抗,拒。”来自一股深邃和威严的震音,像是天地般无法抗拒,万民朝拜。“睡,吧。”于是万物皆尽。

    君泽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就感觉自己昨晚在后来又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还睡得挺香。“在吗?”他在心底询问。然后他就听到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孩童般的声音“请准确叫出本妖的名字方可继续对话。”这位妖孩子,你能再无聊点吗?“布鲁巴瑞。”不知为何,君泽在经历昨晚的一切后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

    “找我干嘛?”布鲁巴瑞稚气的声音不协调的透出慵懒。

    “我总该获得些什么能力了吧,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一般吸收妖气后,多少会有点不同的感觉,君泽也不是很期待地抱有些想法,“布鲁,你拥有的是什么能力啊?”

    “你昨晚在梦里是不是啥都做不了?”布鲁巴瑞神神秘秘地问道,“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渺小很不足?”

    “是啊!那是你的力量吗?我是不是现在也拥有啦?”君泽心中一喜,这般神通要是给他捡去了,啧啧啧,要了不得了的预感嘛,看来从此是将要走上人生巅峰了。

    “对的,你已经获得力量了。你现在能动能跳啥都能干还不知足?相比昨晚,你已经获得太多能力了好吧!”小妖激动地讲。

    “?!你把我当三岁小孩哄呐?”君泽咆哮道,“我昨天晚上经历了死亡与生命的交错,经历了秩序与混沌的融合,还有力量和妖气的侵蚀,你现在跟我说给我解个自由就算完事?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布鲁巴瑞没来下界多久,自然是敌不过君泽的套路,但它寄居在君泽的心海,也能感受一点君泽的心境,那恶作剧即将得逞的得意已经难以抑制地被布鲁巴瑞捕捉到了,还好住在你心里,也想套路我?

    君泽自然是不知道这货居然还能窥他内心,还在得意“对嘛,兄弟我昨晚这么辛苦,你也不赐我点防身的小伎?现在这里也不是很太平,万一我哪天遇上危险要连累你跟我一起死诶”

    说着,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

    “别去开。”连君泽都能感受到布鲁巴瑞的突然正经。

    。
其他书友在看:斗罗大陆之召唤之塔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男神,吃我一拳独占总裁我忘记说爱你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棍精灵王盛世婚宠之老公缠上身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们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