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话 血息

    少年穿过街道上一辆辆歪七扭八的汽车,这座城市快瘫痪了,因为人类赖以生存的氧气突然消失。

    他背上背着一个女孩,七八岁的样子。

    远方传来警车警笛的嗡鸣,却又突然中断了。

    “哥哥”背上传来非常轻的呢喃声,少女的脸色惨白,一边在轻微地抽搐着。

    “医院马上就到了!”少年呼哧呼哧地跑着,一只鞋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横穿过马路,这时候谁还管红绿灯,一些司机开着车在交通主干道上突然缺氧昏迷。

    所有的人都在慢慢倒下,妖务司的氧气瓶已经不够用了,那些慢慢消逝的生命。

    伴随着他们逐渐停止的呼吸。

    “哥哥,我们活得下去吗……”女孩感觉世界变得惨白,她的眼睛紧闭着。

    少年没有听见,他的耳朵被旁边的一辆汽车的喇叭震得发疼,那个司机倒在方向盘上,不知道是死是活,他正压着喇叭盘。

    医院就在前面了!

    少年不时地抬头,天空上的大裂口,还有隐隐约约不同光芒的闪烁。

    没有人给他解释,没有谁能给这个世界解释。

    他最后还是倒下了,被医院的大门台阶绊倒,眼前一黑,好像有脚步急促跑来的声音。

    也许没有。

    阎罗眼前的天空突然撕开一道空间裂缝,他一掌挥去,照正常的时候他绝对能靠妖力强行击溃那道空间裂缝,可不知道是不是他现在消耗过大了的缘故,莫成空摇了摇头,从空间裂缝里一步跨出。

    宙斯也没闲着,他引了一道雷霆直接轰向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老头。

    来者不善。

    而且有消息说冥王之前有和一个老头在打交道。

    莫成空皱了皱眉,他的头顶撕开一道空间裂缝,所有的雷电涌入,不知道去向了哪里。

    “可恶!”先生嘶吼了声,便也是挥起荒刃就向莫成空冲过去,后者没看他,饶有兴趣地看了看君泽凝出的那个光茧。

    风玄等人也是脸色一凝,对方这个形式的出场多半是来添麻烦的,风玄虽然刚才消耗了很大的劲在消耗妖气,这会也是气喘吁吁的。

    但他手里的刀依然散发出寒冷泠冽的刺骨。

    像是水,砸成了冰。

    莫成空淡定得很,眼前这些家伙都不弱,准确来说都很强,可是没有一个精通空间的,也就对他构不成生命威胁,唯一让他头疼的倒是君泽那小子。

    他一想到那时候逃到地面的涅槃山,那小子像是狗皮膏药一样难缠。

    “诸位”莫成空嘶哑的嗓音开口,还没等他说完,一道刀芒已经逼到了莫成空眼前,他不慌不忙地摆了摆手,那道犀利的刀芒刺向了空间裂缝里的黑暗。

    “轮不到你解释,立刻离开!”阎罗的眼里燃烧着怒火,这种时候他也不能保证能直接留下对方。

    乙流眯起了眼,这个莫成空他是有点印象的,能够随意开启空间裂缝抵挡攻击,很不好对付,简单来说,在还没有全面了解他的能力之前,没什么攻击能够奏效。

    君泽这时候当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像是陷入一个很沉很深的梦境,那里什么都没有,包括他的思绪。

    光茧一直散发着淡淡的光亮,以及不断地吸收妖气,很大量。

    莫成空盯着光茧看了很久,突然勾起一抹笑,他摸了摸自己不满胡渣的下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一边随意地抵挡着其他人的攻击,一道道空间裂缝在他周围撕开,不断地消耗掉众人的攻击。

    “不好!”莫成空在心底暗叫一声,在空中往后连连倒退。

    大量的红黑色妖力像是火一般燃烧涌动,阎罗直接扩张了他的地狱领域。

    莫成空其实也不知道能不能吞噬掉阎罗的攻击,但他本能地感觉到危险,这些待在黑暗里生活在黑暗里的日子,让他有了一种野兽般的警惕,他的眼里渗出冰冷的戒备。

    “不滚,那就死!”阎罗低吼一声,他怎么可能让这个肆无忌惮的老头在这里嚣张,空间裂缝确实麻烦,可是他的攻击范围很大,他有本事直接开一个空间裂缝包裹全身吗?应该不可能。

    莫成空一边倒退着,突然从兜里摸出一根小小的试管,管壁上沾着几滴深红色的液体。

    阎罗眉头一皱,那玩意是什么?他想做什么?很可能是一些类似于禁忌术之类的歪门邪道。

    “知道这是什么吗?”莫成空戏谑地看向君泽的光茧。

    阎罗的心底升腾起一抹不祥的预感。

    只见莫成空一把将小试管往阎罗的地狱妖力上砸去。

    “快退!”阎罗喝道,还不知道是什么,但很有可能是被动触发的歪门邪道,比如被他的妖力破坏。

    风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胖子和渊无夜背后,这俩人距离交战圈很近,他一下子把他俩拉到众人边上,阎罗背后。

    “不什么”胖子的嘴角打着颤,他心海里的魅惑妖王感受到了什么,已经告诉了胖子,他猩红色的瞳孔突然浮现,骤缩!

    “君泽的血?”胖子颤抖着说出来,“什么时候”难道是被冥王在地面城市击杀的时候?不对吧,后来那里都让地面妖务司戒备了起来,哪会让这种人采集到君泽的血液?

    而君泽的血液现在有什么用,魅惑妖王也大致有了一些猜测,“也许可以强行打断降临过程!而降临在一半被终止,先不说君泽会怎么样,那这个世界肯定是没救了!”

    阎罗已经强行收回了妖力,他尽量还是避免碰上那东西,可是小试管还是碎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高空还被阎罗的地狱领域烧到了。那是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晚了。”莫成空最后的声音回荡在空中,他早就一撕空间裂缝逃跑了。

    那不是简单的一滴君泽的血,那时候君泽在天空之城,风听雪家里,晚餐时对付那个刺杀风听雪的佣人时留下的血渍。

    落到了莫成空手里,也是混合了布鲁巴瑞和君泽的共同的气息。

    光茧里。

    布鲁巴瑞的意识突然分裂,还没冲向外面就涣散了好大一部分。

    妖意识的转移凭借的时对气息的追寻,脱离一切的妖的意识,很脆弱,也很敏感,布鲁巴瑞的意识还没完全进它自己的身体,就被外面的血液气息吸引了。

    光茧外面的众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布鲁巴瑞的降临,失败了!
其他书友在看:斗罗大陆之召唤之塔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男神,吃我一拳独占总裁我忘记说爱你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棍精灵王盛世婚宠之老公缠上身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们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