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话

    君泽凝成的那个妖力茧好像轻微颤动了下,像是新生,天空上的裂缝也又开始剧烈的挣扎,大量的妖气涌出来,大口子裂得更大,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那后面的另一片天空。

    赤黄色像是黄昏的落幕。

    冰凉在霍肖背后绽开,他的脸上抹过一丝苦涩,随即他的身体化作点点橙色的光影涣散。

    “怎么可能”冥王的眼睛瞪大,他本该直接击杀了霍肖才对。

    冰,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它升腾起来,渗着寒意,慢慢地将这片土地包裹。

    “没让你救我……”霍肖皱了皱眉,他不知道冰王在哪里,但是刚才的背上的寒意明显就是冰稍微替他挡了一下好让他有时间释放幻术,不然,他虽不会被击杀,也会遭到创伤。

    冰王没有说话,他在两个人都看不到的高处,高处的水汽凝成了冰给了他落脚点。这场异变也让他的体内的寒毒被镇压,现在的他,也是当年的冰王。

    就像他当年的豪话,“我的寒意,便是整个世界的杀意。”

    冥王感到脚底一凉,他快速地跳起,原先站的那里瞬间变成了一根冰柱,假如闪躲不够及时,他绝对会被束缚住。

    “你走不掉。”像是凝固在时间里的声音,冰王的语调像是沧桑却又寒冷到极致。

    冥王在空中并没有行动很方便,空气里突然一团妖力骤缩,凭空化现一根冰刺直指冥王。

    他只能用左臂扯过背后悬浮着的魔神像来抵挡。冰刺和魔神像碰撞在一起。

    同时也是妖力和魔神像的碰撞,巨大的冲击让冥王倒飞而出。

    “好家伙。”冰王自然是感受到了魔神像的坚硬程度,就连他全力凝出的冰刺都无法刺穿。

    霍肖也是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横扫一戟刺去,冥王躲不掉了。他的身形才刚刚稳定下来又要去抵挡这样的一戟。

    “别高兴得太早,你们两个人”冥王抹了把嘴角,慢慢上扬。

    “我也不是一个人!”他嘶吼起来。

    大片的妖气涌入魔神像,魔神像的两颗铜铃般的眼球也亮了起来。

    “君泽!稳定呼吸!”高空之上,布鲁巴瑞的声音提醒道,因为君泽的状态在刚才突然有些不稳,像是要崩溃了的样子。

    高浓度的妖气让他体内的器官都开始飞速运转,新城代谢过快了。

    而小妖这时的声音也已经完全不是了那稚嫩的童声,现在的它,有着一种成熟,带着些严肃的压力。

    “你只管撑住。”那个声音说着。

    君泽感受到小妖的本源正在慢慢地从他的心海里移出去,像是剐骨。

    牙根都在隐隐作痛。

    外面的众人也丝毫不敢怠慢,都是在疯狂地消耗妖气。胖子的眼皮已经耷拉,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快看不清了。就连先生都在大口喘气,足足几百道荒刃在他头顶告诉旋转着。

    其实布鲁巴瑞在降临的过程,也是它逐渐恢复完全的过程,它脑袋里思绪万千,像是记忆的碎片逐渐归一。

    那些声音。

    “我会登临这整个世界!”

    “万物若有一,吾等便是一。”

    具体的像是什么场景也模糊不清,布鲁巴瑞正专心地把自己的本源精华往外界移动,这也意味着它将要离开君泽的心海。

    妖在寄宿在宿主心海的时候是绝对安全的,但是降临就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完全是凭借外界源源不断的妖气才能够完成,这也是《妖契》在解除的一个漫长过程。

    逐渐破碎又重组的记忆碎片,小妖看到了很多场景,万千的生灵跪倒下身,死亡以及生命。

    包裹着君泽的那个茧慢慢变大,也看上去更加结实,透着淡淡的金色光点。

    魅惑妖王也是在胖子的心海里不停唏嘘,“天荒的妖气但又不完全是到底是什么,连我都不曾见过的种族”

    风玄完全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境界,他像是在修炼,又像是在舞蹈,那一刀刀斩出,就算是空间都能被他切开。

    “还没好么……”阎罗眯着眼睛,他为了更加集中注意力,已经盘腿悬浮在他的地域领域中央,淡淡的血丝从他嘴角渗出,阎罗刚才试着去感受了下留给君泽的自己的那团本源妖力,没想到还受到了反击。

    “很强啊……你的妖。”阎罗看着那个茧,他知道里面的少年也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煎熬,本来他想要是君泽出了点什么差错他可以直接制止。

    这下看来,也是无能为力。

    盛大的事件已经开启了,没有谁能够阻止。
其他书友在看:斗罗大陆之召唤之塔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男神,吃我一拳独占总裁我忘记说爱你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棍精灵王盛世婚宠之老公缠上身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们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