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话

    “上回那是片废墟场,这里又是片土葬场”风语皱了皱眉。“这里也没有见到黑雾的踪影。”

    “阎罗先生,你在想什么?”玄昉眯了眯眼,他看着阎罗站在昏暗的猩红里,像是恶魔的蛰伏。

    阎罗没有接话,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黑色的沉寂,像是幽深的海下。

    “森小姐?”胖子看着森熏的状态好像不太好,随时会倒下的样子。

    “没,没事。”森熏摆了摆手,“星辰之力有些不够了……”她的妖力是靠吸收星光来运转的,而且在这个地底更加不容易吸收星光。

    渊无夜静静地站在那里,他仔细地听着各处的声音。

    这里的声音很乱,很杂,像是许久前的痛苦,那些尸体的哀鸣,鲜血,生命,那些永远不会再次绽放的花。

    这些尸体在哀嚎,哭泣着,它们是世界的弃儿,被打得七零八落。

    渊无夜皱了皱眉头,他不能再听更多,这样的负面声音听得再多会影响他的心神。

    还有,这趟的未来之声,不是很顺利,黑暗将声音吞没。

    “要来了。”阎罗突然振声,周围的妖力开始变得狂躁起来,地狱,苏醒。

    “什么?”胖子愣了愣,他没听清阎罗说了什么。

    “白痴,黑雾!”魅惑妖王在胖子心底惊呼出声,“果然这里也有快趴下!”

    耳边响起劲风,地下的这个深坑剧烈地颤抖起来,森冷。

    大片的黑雾从周围渗出来,蜂拥而至。

    风语一个转身,他的风神妖力迸发。说也奇怪,风家的妖力不是通过妖进入心海获得的,他们通过血脉传承。

    然后每一个得到传承的人心海里都会有风神的一点碎片。

    这些碎片就像是风神的分身,它们同时存在,同时共享,火影里的轮回眼的共通视野听说过没?

    当风语知道梦消失了的时候也开始有些紧张,她的女儿也在那里,但至少风听雪现在是安全的。

    “你要我死?”君泽皱了皱眉。

    “你在这个空间死了,在外面那个空间就能活过来。”梦说着,她的话语里充满了说服力,不知道是不是在字里行间夹杂了精神的妖力。

    “那你也在外面死了?”君泽突然问道,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变得越来越沉重,沉重到不想思考,给了指令就会去做。

    “适可而止。”一个苍远的声音响起,黑暗被凝固成一片冰块似的坚硬。

    “怎么可能?”梦的语气里夹杂了惊慌,“这个空间怎么可能还有别的?而且还不是你的妖”

    “是你阻断了我跟布鲁巴瑞的交流?”君泽突然回过神来,小塔的声音像是一泉冰凉的水让他清醒。

    梦也有些大意了,她确实禁锢了君泽和布鲁巴瑞之间的联系,可这片心海里居然还有别的存在,能够言语的存在。

    “这里不欢迎你。”塔轻轻说着,梦的脑海里好像炸了一般轰鸣,这是非常强硬的驱逐。

    “那我出不去了?”君泽问道。

    “白痴,这是你的心海,只是换了个样子,你在这里死了,那你就真的死了。”塔厉声道,好像在为君泽被那个女人诓骗了感到懊恼。

    “有意思。”梦笑了笑,突然不见了,黑暗里明显少了那种燥热而诱惑的妖异。

    “这个女人不简单呢,竟然能够在心海里出入自由。”塔提醒道。“差不多了,该放他出去了吧?”

    在君泽听起来倒像是塔在向别的存在询问,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小妖”

    “意识先出去吧,小妖自会跟你连接上的。”塔说着,接着好像有一股温热的暖流在君泽身体里流淌,他的指尖轻轻动了下。

    “君先生!”风听雪注意到了这个很微弱的动作,自从梦不见后她就一直盯着君泽,生怕他也突然消失了会。

    “您醒了吗,君先生?”姑娘低下头,在君泽耳边轻轻问道,但听得出她的语速里带着些焦急。

    温热的气弄得君泽的耳朵蛮痒的。

    “唔”君泽轻哼了下,他感受到意识从那片黑色的空间里退出来,重新回到他的躯壳。

    风听雪见状,赶紧扶住君泽,躺椅不是很大,君泽动两下就会翻下去。

    “这是哪?”君泽轻轻问道,他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外界阴天的光线虽然不是很强,但还是令他眼睛发疼。

    “这里是‘212’天空之城,我们在飞行舱内,他们去探查地下去了。”风听雪没有说出梦本来是和她在一起的,现在突然消失了,她不想让君泽再操心。

    “梦小姐呢?”倒还是君泽先问了,他的视力慢慢恢复,简单地环顾了下四周,脖子有些僵硬。

    “她”风听雪很是意外,为什么君泽一醒来就想到的是她?她也很漂亮,风听雪有点难过,“她不见了……”但是姑娘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嗯……”君泽轻轻点了下头,眯着眼睛,“能带我到他们那里去吗?”他指的是阎罗他们。

    “这,这怎么行?”风听雪连忙摇头,“君先生才刚醒拯救世界这样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大人来做吧……”她越说越轻了。

    君泽没有接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布鲁巴瑞!听得到吗?”

    “你小子终于肯回应我了!”小妖的声音很快从心底传来,“我喊了你这么久,一直待在这个乌七八黑的地方不见天日”它听起来很是委屈。

    “这是心海心海变样了。”君泽解释道,虽然他也不知道具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一切停留在他被冥王击杀的那一刹那。

    “嗯……环境非常不适咦?”布鲁巴瑞刚开始抱怨心海的不适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你小子把那塔彻底收服了?厉害啊……”

    “又不是他”塔的声音传来。

    “你的心海里竟然不再是我的专属了!”布鲁巴瑞咆哮道,“让它出去!”

    “烟台的雪,所城里的梦。”

    “风动摇了天空。”

    “别牵挂了。懵懂的海鸟。”

    “初夏的萤火虫”
其他书友在看:斗罗大陆之召唤之塔江山为聘之一世长安男神,吃我一拳独占总裁我忘记说爱你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神棍精灵王盛世婚宠之老公缠上身我能看到世界属性我们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