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3回

    农伯年的户籍仍在香江,本来没那么快的,说扯证就扯证,哪有这么容易?

    问题是,他对象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隔着视频也是看,对其脾气、习惯了如指掌。她想做的事,就和跳舞的灵感似的说来就来,要懂得抓紧时机。

    成败就在这一次,拖久了绝逼夜长梦多。

    这不,自从她答应明年三月结婚,他就一直在做准备,找人办妥在内地结婚的资料。

    如果有期限,即将过期时再办,保证资料齐全,以备不时之需。

    尽管如此,说领证就领证还是有困难的。

    既然决定了,两人当即订机票,算着时间吃过早餐,把所有证件放在罗小妹的包包里。然后,两人手牵手的出现在机场,他们要回青台市办结婚证啦。

    悄悄的回,不声张。

    罗青羽是单独的户口本,不必惊动父母。先领证,婚礼按照之前说的日期办。并且他俩没有婚假,一个是老板,一个几乎是自由职业者,没有婚假。

    一年就上三个月的班,她哪好意思休婚假?不可能的嘛。

    所以,扯证的事,两人争取在今天搞定。

    他俩起的本来就早,订的票也早,中午回到青台市。

    公务员午休,两人不声不响地在罗小妹的别墅睡个午觉,下午一到钟点立马直奔民政局。都是公众人物,登记这么抢眼的事,罗小妹必须戴帽子和墨镜。

    农伯年极少露面,估计地球人早把他忘了,没什么人认得出来。

    认得也没什么,结个婚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还好,他俩到的时候没什么人,第一对到达,领完证便走。没有高兴不高兴的情绪,只有赶时间的匆忙。

    “几点了?不会错过航班吧?”高个子的长发妹淡定问身边的男子。

    票是他订的,有他在,她的脑子总是处于当机状态。

    “不会,还有时间喝个下午茶。”男子温文道。

    他也戴着一顶防晒帽子,搂着她的肩。两人都有一双大长腿,不紧不慢地并肩往外走。

    两人淡定而匆忙的走了,为他俩办证的大姐激动得双手直哆嗦。

    她很喜欢看青舞的舞蹈视频,刚才一眼就认出对方了。碍于职业素养不能声张,连找她签个名都不敢。人家来登记结婚,她不能利用职能之便打扰别人。

    可是特么的,青舞居然把农三这个钻石王老五拿下了!

    哈哈哈……不愧是偶像,真给粉丝们长脸!

    这天大的秘密,说不定她是全球第一个知道的人!却不能与人分享,心里憋得超慌啊摔(╯‵□′)╯︵┻━┻!

    一个火柴小人在大姐的脑海里疯魔狂舞,脸上依旧挂着温馨祝福的微笑,双手忙个不停。

    这模摸,那蹭蹭的。

    近些年,越来越少人办结婚证,她们这边不忙。可不忙不行,手抖,怕被人以为她有病。

    唉,这就是成年人的无奈吧。

    ……

    当日来回,行程很赶,但两人很开心。回到牙湾山庄,终于不瞒了,直接在亲友群里晒照。把家长们高兴得直骂,骂两人一声不吭的回来也不说一声。

    得知罗小妹后天要上班,时间紧,这才罢休。

    两人在亲友群晒照,其他好友还不知道,也没必要让大家知道。等举行婚礼的时候再通知也不迟,反正婚期不远了。

    领了证,某人终于可以扔开束缚,和她开始没羞没臊的生活。

    万一造人成功,会不会影响婚礼的举行,两人都没有考虑过,且行且看吧。人要活在当下,婚礼可以延后的嘛,不能为了将来的事影响眼下的愉悦。

    没办法,无法控制的情感,如泉水般涌喷而出……

    半夜,罗青羽睡得迷迷糊糊的,依稀听到年哥在卧室的阳台谈电话

    “……她最近太忙,明天还要上班,周六日也没空……不急……”

    不知过了多久,等他回到身边躺下,她才嘟囔着问“找我的?谁呀?”三更半夜的,有猫病。

    “没事,”农伯年轻吻她的额头,低声道,“我哥问什么时候带你回去见长辈,你正忙,等上完课再去,不急。”

    过些时日他回去一趟,帮二老检查身体。托她的福,二老身体硬朗,再活个几十年没问题。现在就不必折腾她来回地跑,每到一个地方连椅子都没坐热。

    罗小妹听罢,哦了声,迅速沉入梦乡。

    昏昏睡去之前,心想,见长辈,唉,他家的长辈真多啊!应该不用跪吧?她脆弱的骨关节恐怕受不起这种折腾。

    ……

    第二天,两人同步起床,晨运,吃早餐,然后准备各自上班要用的教材。中午的时候,谷妮终于有空打电话约她周末一起吃饭。好不容易大家有空,正好聚聚。

    “我哪有周末,你们吃吧。”罗青羽锁着眉头,盯着教案本时不时改两下,“啊?娜娜的便宜师兄师姐?他们知道我?哦,他们是陆道长的徒弟,我记得……”

    出门在外靠朋友,老一辈人对晚辈们的经典嘱咐。

    就算她现在有空,也不能出去。

    视频上传了,阿盖果然把她旅途中的自拍照剪进去,相当的诗意传神,使冒牌货无所遁形。

    对方很干脆,见她的工作室出面澄清,果断换上黑衣服披散头发出现在视频里,可怜兮兮的向她道歉。

    他们说自己年轻不懂事,想出风头,说话又直,把玩笑开过了头搞出这么大的乌龙。醉心于娱乐圈的人,决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出镜露脸的机会。

    对方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类似于“他们还是孩子,求放过”的类型。

    青舞的工作室若紧揪不放,等于变相提高他们的出镜率,帮他们打响知名度。一旦有金主看中那位女孩的颜值或潜力,往她账户打钱,便能美梦成真。

    既然对方承认自己是冒牌货,并坦承是出于私心才这样。

    她的工作室不再追究,没过几天,这件事便彻底淡了。

    倒是那位冒牌货做起了直播,不少网友同情她被大咖打压纷纷打赏安慰一下,行情颇好的说~。

    这些就不是青舞能管的了。

    等到开课日,罗青羽拿着一沓学员资料回到熊氏机构。不出所料,前台、大堂处又堆满了鲜花净化空气,清清淡淡的,很好闻。

    “以后再有人送花,就说我结婚了。”

    罗青羽叮嘱前台小姐姐,晃一晃结婚戒指,无视目瞪口呆的吃瓜群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她不是明星,两份代言也不在乎她是否结婚。

    合则来,不合则散,不必遮掩。

    n

    。
其他书友在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之护法天尊食花异录之浮光枕神话小栈云逸界域万宿归神甲申太子征途道统天门快穿之恶毒女配要逆袭超神武装深市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