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21章 马前卒!急先锋!

    陈尧佐倒向了吕夷简,还真不是因为吕夷简有过人之处,也不是因为信服吕夷简。

    存粹是寇季哄骗着陈尧咨丢下了权开封府知府的位置,去做永宁军大将军,惹恼了陈尧佐。

    陈氏三兄弟,皆是进士出身,在文臣队列里混的是如鱼得水。

    陈尧咨更是坐到了权开封府知府的关键位置上。

    入政事堂为相,对陈尧咨而言,就是临门一脚。

    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寇季居然哄骗着陈尧咨丢下了权开封府知府的位置,去做永宁军大将军。

    而且一做就是好几年。

    不仅失去了进入政事堂的机会,还没有混到枢密院内。

    陈尧咨倒是对寇季的安排很满意。

    可陈尧佐这个当哥哥的却不高兴。

    敢哄骗我弟弟,你真当我陈氏没人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尧佐在寇季和吕夷简争权的时候果断倒向了吕夷简。

    反正只是争权而已,没什么好怕的。

    必须给寇季一个教训,要让他知道哄骗陈氏子弟的代价。

    吕夷简等人听完了陈尧佐的想法,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解决此事了?

    “官家让寇季取代吕相,无非是要用吕相做事。吕相只要将官家想要做的事情做好了,那官家自然就不会让寇季取代吕相。”

    陈尧佐左右瞥了一眼,淡淡的说着。

    吕夷简等人闻言,对视了一眼,没有开口。

    陈尧佐又道:“事到今日,我们已经没得选了。官家只需要让人帮他做事,我们做不了,那他就只能让寇季上。”

    吕夷简听到了陈尧佐这话,咬着牙道:“官家要做的事情,没有一个简单的。”

    韩阳郑重的点头,“官家如今最上心的就是江南、河东征兵的事宜,为此没少大发雷霆。

    可此事根本不好解决。

    官家要的人多,河东和江南的那些豪门大户根本不会答应。

    因为官家要的人,恰恰就是豪门大户中主要的劳力。”

    “让他们出钱呢?让他们出钱找人替他们去如何?以往朝廷募兵,亦或者征发徭役,河东和江南的富户都是如此。”

    “官家要的是人,不是钱。如今国库充盈,官家也不需要为了那点钱,改变募兵的地方。”

    “不错,官家现在只要人。官家最初募兵的时候,他们若是不反抗,若是顺从了官家的心意,或者是提出花钱雇人,也许还有商量的余地。

    可他们视朝廷募兵文书如无物。

    一点面子也不给官家。

    如今惹恼了官家,官家自然非要人不可。

    官家应该就是想借此治一治他们,让他们明白谁才是这座江山的主人。”

    “即使如此,那就只能让那些江南和河东之地的豪门大户出人了。可让他们出人,有点不好办啊。”

    “眼下已经入秋,已经到了农闲的时候,现在募兵应该能招募到一些。”

    “官家非要两百万呢?”

    吕夷简等人议论纷纷,陈尧佐再次开口,一瞬间让所有人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中。

    两百万人,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朝廷前后数次迁移百姓,已经将各地赤贫的、闲散的,全部都搜罗干净了。

    如今要两百万人当兵,那就只能动那些豪门大户手里的主要劳力了。

    若是征个十万左右,那随便分摊一下,分摊到河东和江南等地,也不会有多大影响。

    可两百万人,那就要伤筋动骨了。

    豪门大户必然反抗。

    吕夷简等人沉默了一会儿,吕夷简突然咬牙道:“办不到也得办,还能由得了他们了。

    大宋是官家的大宋,不是他们的大宋。

    官家这个当家作主的人都发话了,他们还敢不听。”

    众人对视了一眼,有人迟疑着道:“如此一来,我们可就得罪了江南和河东的那些富户了。”

    吕夷简鄙夷的道:“谁还不是豪门大户了?他们真要找我们麻烦的话,那我们就出手狠狠的收拾他们。

    他们手里只有人和钱。

    我们手里不止有人和钱,我们还有权。

    在咱们大宋朝,我就没见过权压不倒的人。”

    众人沉吟了一下,一起点头。

    吕夷简既然已经做决定了,那他们就陪着吕夷简跟江南和河东两地的豪门大户斗一斗。

    大家都是豪门大户,他们有的,吕夷简等人也有。

    他们没有的,吕夷简等人也有。

    即使如此,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虽然在斗争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损失。

    但一旦赢了,他们不仅能得到朝廷的褒奖和升迁,说不定还能将江南和河东那些豪门大户的资产搬到自己家里。

    吕夷简见他们都答应了,便沉声道:“一会儿我就入宫找官家,向官家应承下此事。回头你们挑一些心腹,再从自家府邸上挑选一些能手,一起去江南和河东。

    明年开春以后,官家要的二百万兵马,必须招募齐全。”

    吕公著在一旁提醒道:“爹,官家已经招募了六十万了。”

    吕夷简瞪了吕公著一眼,道:“我自然知道此事。我不仅要帮官家补齐一百四十万兵马,还要招募六十万民夫。

    我要帮官家出了这口恶气。

    还要为官家讨回一些利息。

    我要让官家看到,我吕夷简不仅能办事,还能把事办漂亮。”

    韩阳在吕夷简说完此话以后,略微迟疑了一下道:“吕相莫要置气……”

    吕夷简瞥了韩阳一眼,传授起了为官经验,“能办事是一会事,能把事情办漂亮,又是另外一回事。

    同样的差事,你跟别人办的一样,官家为什么非要选你?

    你只有把事情办漂亮了,让官家瞧着舒心了,官家才会非你不选。

    当初我离开了汴京城,前往各地巡视。

    为何没巡视一段时间,官家立马就招我回京,出任参知政事?

    要知道,当初可是寇准在总摄国政。

    我此前跟随先太后的时候,对付过寇准。

    寇准为何不计前嫌,让我入汴京城出任参知政事?

    难道是寇准提携我吗?

    不是。

    寇准的女婿王曙当初就有攀一攀参知政事的机会。

    寇准只要偏向王曙,王曙说不定就成参知政事了。

    可最后为何寇准没有偏向王曙,反倒是选了我?

    就是因为我在巡视天下的时候,惩治贪官污吏,做的足够漂亮。

    我出任参知政事足以服众,王曙却不能。”

    吕夷简一席话说完。

    众人纷纷拱手施礼,在感谢吕夷简传授他们升官之道。

    陈尧佐撇了撇嘴,却没有反驳吕夷简的话。

    吕夷简说的不错,可以说是高官升官之道的精髓。

    甚至可以说适用于所有官员。

    只不过相比于品阶高的官员,品阶低的官员升官的选择更多一些。

    吕夷简在众人向自己拱手施礼以后,正色道:“江南和河东的募兵之事,就拜托诸位了。”

    “吕相说笑了……”

    “吕相太客气了……”

    “下官等人一定将此事办妥……”

    “下官就是派人去抢,也得帮吕相抢够人……”

    “……”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吕夷简哈哈一笑,“诸位,去偏院盛饮一杯……”

    吕夷简笑容灿烂的邀请了一众官员到了偏院饮宴。

    酒足饭饱以后,各自回府。

    吕夷简在众人走后,就穿上了朝服,匆匆入了皇宫。

    到了皇宫里,见到了赵祯,立马向赵祯提出要承担募兵的事情。

    赵祯见吕夷简要主动帮自己解决麻烦,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当即,赵祯就大方的将此事交给了吕夷简全权处理。

    吕夷简在得到了赵祯首肯以后,立马点兵点将,派去了江南和河东等地。

    同行的还有他们各府背后的族人。

    “一大帮子强人过江,江南和河东两地,这下可热闹了。”

    被寇季命名为竹院的小院里。

    寇季、赵祯、刘亨三个人并排躺着。

    三个人盯着头着。

    柿子树上前几天还有柿子。

    寇季和刘亨经常在树下守株待兔。

    寇季和刘亨纯粹是闲的无聊,可有人就真信了可以在柿子树下等到甜柿子落进嘴里。

    于是乎就在树下等了许久。

    结果没等到一个柿子落下,最后一气之下,就抱着柿子树摇晃了许久。

    结果被落下来的柿子糊了一脸。

    然后哭哭啼啼的去找向嫣。

    向嫣就吩咐人将柿子树上的柿子全敲了下来,免得某个无良的人带坏小孩。

    所以寇季三人只能盯着光秃秃的柿子树发呆。

    赵祯仰头望着柿子树,淡淡的笑道:“朕可没逼他去募兵,是他主动请缨的,回头得罪了人,担上了骂名,可怨不得朕。”

    寇季笑着道:“吕夷简要主动承担骂名,我们自然要随了他的心意。”

    赵祯笑容灿烂的道:“吕夷简不仅要帮朕募兵一百四十万,还打算帮朕招募六十万民夫,一起送去辽地。”

    寇季一愣,愕然道:“帮您凑齐两百万兵马就了不得了,还敢再承诺招募六十万民夫?他是疯了?居然把话说的这么满?”

    赵祯笑着道:“这是他私底下说的,可不是当着朕的面说的。”

    寇季沉吟了一下,问道:“您给吕府安插人了?”

    赵祯摇头,“你之前不是建议朕不要给各个大臣府邸里塞人吗?所以朕没给各个大臣府邸上塞人。”

    寇季思量了一下,挑着眉头盯着赵祯,“吕夷简手底下,有人投靠了你。”

    赵祯翻了个白眼,“什么叫投靠了朕?满朝文武都是朕的臣子,帮朕做事有错吗?”

    寇季撇撇嘴道:“那就是有人私底下想跟你拉关系,进谗言,你可要小心着点。”

    寇季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背着所有人打小报告的人。

    赵祯摇头笑道:“此事可不是他心甘情愿做的,是朕逼他做的。吕夷简做事滴水不漏,一直没有流露出什么马脚,朕想罢免他,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所以朕在见他的时候,就让他帮朕抓一抓吕夷简的痛脚。”

    寇季听到此话,立马意识到自己误会了,忍住开口道:“何人如此悲催,居然被您逼着做这种事情?”

    赵祯脸上的笑容没了,“帮朕做事,怎么就悲催了?”

    寇季干笑道:“这种事情说出去有损名声,可不好听。”

    赵祯盯着寇季道:“那你想知道他是谁不?”

    寇季摇头,笑道:“算了,万一哪一天我管不住自己的嘴,将此事说出去,平白无故的毁了人家的名声。

    人家到时候找我拼命,我也不好对人家下狠手。”

    赵祯见寇季不愿意知道,也就没说。

    他脸上重新浮起了笑容,道:“吕夷简帮我们把我们想做的做了,我们就可以躲在一边享清闲了。”

    吕夷简主动给赵祯和寇季当马前卒,帮他们冲锋陷阵,他们自然清闲。

    “既达到了目的,又省时省力……”

    刘亨低声说了一句。

    赵祯瞥向了刘亨,“你什么时候去西阳?”

    赵祯有点不太待见刘亨。

    一是因为刘亨兄长刘从美之前做的那桩肮脏事。

    二是因为跟刘亨和寇季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兄长被人分了一半。

    但考虑到刘亨跟他同病相怜,都只有寇季这么一个兄长,他也就没说什么重话。

    “等官家和四哥忙完以后……”

    刘亨感受到了赵祯的恶意,但却没有拆穿,只是轻声回了一句。

    寇季插话道:“就是不知道吕夷简能做到什么份上,他要是能帮我们把所有的事情做完。

    那我们就不用受累了。”

    赵祯听到寇季的话,微微摇头,“不可能……募兵在我们的计划中,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虽然有困难,但困难并不大。

    真正麻烦的是其他事情,任何一件都足以压垮吕夷简。”

    寇季点了点头,道:“我也就随口一说……万一出现奇迹呢。”

    赵祯感叹道:“没有奇迹……四哥你也该准备准备了,等吕夷简碰了钉子以后,你就该上朝了。”

    寇季笑着道:“不急不急……”

    赵祯侧头看向了寇季。

    寇季笑着道:“青塘和交趾如今还没有解决,等青塘和交趾解决了以后,再上朝也不迟。”

    赵祯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缓缓道:“前些日子陈尧咨来报,称青塘已经被黑汗人折腾的不像是样子了。青塘人在黑汗人的征伐下,四处逃窜。

    元山觉得这是一个良机,所以就派人找他商议,准备跟他一起进入到青塘,彻底覆灭青塘。

    此事非凡,所以陈尧咨特地上书奏请朕定夺。

    朕问了杨文广,杨文广说你最熟悉河西,让朕找你。”

    寇季摇头一笑,“杨文广是知道我在,也知道青塘有今日的局面,是我一手谋划的,所以他不想越俎代庖。”

    赵祯点头,“朕就是知道如此,所以没有为难杨文广。四哥觉得,我大宋该不该和元山部携手?”

    寇季并没有急着作答,而是问道:“河西的兵马如今是否已经习惯了青塘西南的气候?”

    赵祯答道:“有一部分人适应了,但还有一部分人不适应。”

    寇季点着头道:“有人适应了,那就可以动手了。当初之所以派遣黑汗人入青塘,去折腾青塘人,就是为了给我大宋兵马争取时间,适应青塘西南的气候。

    可以和元山部携手,但必须派人跟元山部交涉,说清楚青塘的归属。”

    赵祯微微眯起眼,问道:“分一部分青塘疆土给元山部?”

    寇季侧头看向了赵祯,直言道:“就是因为不分,所以才要跟他们说清楚。”

    赵祯笑了,道:“那拿什么让元山部出兵?”

    如今君臣二人都是绝对霸权主义者。

    青塘是君臣二人早就预定的肉饼,肉饼如今已经到嘴边了,怎么可能分给别人。

    寇季笑着道:“黑汗人和青塘人,都可以给他们。我们戏耍了不少青塘人,青塘人必然对我们怀有敌意,所以留着迟早会出事,不如让元山部收了。

    至于那些黑汗人,如今在青塘打出了威风,心怕是又野了。

    留着迟早也是一个祸害,不如一并送给元山部算了。”

    赵祯笑问道:“你就不怕元山部在消化了黑汗人和青塘人以后,彻底在西域坐大?”

    寇季看了一眼赵祯,道:“官家都不怕,我怕什么?”

    赵祯若是害怕元山部坐大的话,也不可能在询问此事的时候发笑。

    如今的大宋,也不怕有人坐大。

    真有人坐大了,打一顿就好了。

    赵祯笑着道:“元山部一直坐大的话,迟早会成为我大宋的威胁。”

    寇季假装思量了一下道:“给他们一些支持,让他们往西去,他们是祸害天竺人也罢,祸害大食人也罢,只要不祸害我大宋就行。”

    往西是当初寇季离开河西的时候,特地提醒过元山的。

    元山若是有野心,在消化了青塘人和黑汗人以后,必然往西。

    往东,他不敢。

    除非寇季死了。

    寇季只要活着,他不会生出往东的念头。

    寇季给了他一切,也能毁掉他一切。

    赵祯在听到寇季此话以后,点着头道:“希望他能识趣一点,能顺应着我们的心思往西。

    敢惦记我大宋的话,那朕就只能不念旧情,派人去征灭了元山部。”

    大宋如今处在兵锋最胜的时候,想打谁就打谁。

    所以赵祯说这话,闲的格外的悠闲。

    寇季听着十分舒服,他感觉自己辛苦了十数年,没有白费,他笑着道:“官家若是觉得不放心,大可以派一个人盯着他。”

    等寇季的亲信退出了元山部以后,寇季和元山也就没有太大了瓜葛了。

    剩下的只有主仆一场的情分。

    元山若是依照寇季吩咐的来,那主仆情分还能继续维持下去。

    元山如果不听话,那寇季也不用再念及主仆情分。

    赵祯闻言,哈哈一笑,“四哥果然懂朕,朕已经决定了。只要陈尧咨能征灭青塘,朕就在青塘一角,为他划一块封地,让他镇守在元山部边上,放着元山部。”

    寇季一愣,迟疑道:“杨文广的功劳可不比陈尧咨低啊。”

    赵祯知道寇季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坦言道:“狄青的功劳更高。朕现在还要用他们,所以只能将他们留在大宋腹地。

    等他们年迈以后,朕自然会有封赏。

    韦室外的那一片地方,古蒙府外的那一片地方,如今都没有人镇守。”

    寇季闻言,沉声问道:“官家不打算让后世子孙开疆拓土了?”

    赵祯叹了一口气道:“我大宋疆土如今前所未有的广阔,朕兢兢业业的治理,勉强才治理过来。

    朕后世的子孙,能不能兢兢业业的治理我大宋江山,朕都不敢保证。

    朕哪敢指望他们开疆拓土?

    他们若是真有那个能耐,先得将你们的后世子孙一一打服。

    能打服你们的后世子孙,那他们才有开疆拓土的资格。

    若是打不服,那他们有什么开疆拓土的资格?

    能守住朕留下的这片基业就不错了。

    朕现在能做的,就是帮他们把江山治理好点。

    给他们留下雄厚的根基。”

    寇季听到这话,有些哭笑不得的道:“官家,你当着我们两个藩王的面,说这话,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赵祯叹了一口气道:“朕也就只能在你们面前说一说心里话。”

    说完这话,赵祯侧头道:“朕就算不说这话,你们也想得到。毕竟后世子孙的事情,我们做不了主。”

    寇季和刘亨齐齐点头。

    一个人一旦亡故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更没办法做活人的主。

    毕竟,一个人亡故了,有可能连自己埋在哪儿,都做不了主。

    寇季在点头过后,感慨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牛马……”

    赵祯跟着道:“这一点刘亨做的是最彻底,比我们两个人都强。”

    刘亨张了张嘴,但却没发声。

    寇季、赵祯、刘亨三人躺在竹院里感慨人生。

    吕夷简却忙的没时间歇息。

    由于他派遣出去的人数量足够多,权力也足够大。

    所以他的人一到江南和河东,就摆出了一副猛龙过江的架势。

    然后,不可避免的就跟当地的豪门大户掐了起来。
其他书友在看:盛宠甜情:娇妻爱不离美女的近身狂兵我家居然没破产杀死那个女神夙传燕北篇浑蛋,不可以剑武逍遥无限光阴蜜宠娇妻:洛宝贝最喜欢你浮世忆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