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920章 如坐针毡的吕夷简

    王曾听到了寇季的说法有些头疼,他盯着寇季埋怨道:“能不能不要总是想着动用兵马,兵马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的。”

    寇季笑着道:“你很认可自己的说法?”

    王曾几乎毫不犹豫的点头。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一下寇季动不动就想动粗的错误念头。

    寇季见王曾点头,继续笑着问道:“你可读史?”

    王曾翻了个白眼。

    看不起谁呢?

    我王曾,大宋朝立国以来,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的三元魁首之一。

    论治国方略,我或许不如人。

    但论对诸子典籍、史册孤本的熟悉,大宋朝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你祖父也不是我对手。

    以前也就丁谓能在这方面跟我争锋,因为那家伙过目不忘,有异于常人之能。

    现在,我王曾敢认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寇季通过王曾的反应,就知道了王曾心里的答案,他笑着道:“你既然读史,那你就应该知道。

    几乎所有的革新,都是建立在王朝更替的基础上的。

    想要维持王朝的稳固,又想革新,几乎是不可能成功。

    即便是成功了,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

    就像是隋立的科举制,打破了世家门阀对朝中高位的垄断。

    但也因此被世家门阀所针对。

    所以才有了十八路反王进京。

    若是隋没有立科举制,你觉得进京的反王能有几路?”

    王曾皱起了眉头,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寇季见王曾不说话,就笑着道:“三五路撑死了……不可能有十八路……真正导致十八路反王出现的,就是科举制。

    科举制的出现,打破了世家门阀对王朝的掌控。

    世家门阀看到了危机,所以才群起而攻之。

    最后李唐得了江山。

    李唐踏着前隋的残骸,再次推行了科举制。

    为了推行科举制,李唐的好几位皇帝也是出了大力的。

    他们跟世家门阀斗了几十年,直到世家门阀的力量削弱以后,才正式的将科举制彻底推广了下去。

    再他们彻底推广科举制之前。

    那些个学子们想要参见科举,可是需要名门望族,以及一些朝中官员点头推举才行。

    李唐败亡以后。

    我大宋立国。

    我大宋立国以后,也推行了科举制。

    而我大宋的学子,不需要那些名门望族点头,也不需要朝中官员推举,便能参加科举。

    只要他有才,只要他没有作奸犯科。

    他就能进入到科场。”

    说到此处,寇季看着王曾笑道:“所以,想要革新,不流血是不可能的。我们要革新的制度,比科举制要大、要多,产生的影响也必然超过科举制。

    所以我们要面对的困难,或许比推广科举制还要多。

    所以我们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

    王曾咬着牙道:“你想让官家自己造自己的反吗?”

    寇季摊开手,反问道:“那你说说怎么办?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蛀虫们趴在大宋身上敲骨吸髓,直至大宋败亡?

    让官家自己造自己的反,总比让别人造官家的反要好。”

    王曾瞪着眼,盯着寇季道:“事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寇季淡淡的道:“事情严不严重,你王曾心里清楚。大宋民间的造反率,可是历朝历代最高的。

    大宋若是没有问题,民间百姓为何要造反?

    嫌活的太舒服?

    还是觉得活着浪费粮食?”

    王曾被怼的说不出话。

    寇季继续道:“问题已经很严重了,它就像是星星之火,在大宋的每一个角落不断的闪烁。

    现在,我们能压得住它,所以可以当它不存在,也可以说它不严重。

    可当它彻底连成一片,形成了燎原之势的时候。

    你告诉我,到时候那什么去熄灭它?

    谁又能熄灭它?”

    王曾咬着牙,没有说话。

    寇季瞪着眼道:“满朝文武,遇到了问题,最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去解决它。而是想着躲开它。

    若是牵扯到太多人利益的话,不仅会躲开它,还会隐瞒它。

    它就像是病症,发现了就得治。

    若是不治,总有一天会成为要命的病。

    地方官中间一直传着一句话,叫做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这一句话并不适合我们。

    但是我们应该借此领悟出另一句话。

    那就是为宰一任,安邦百年。”

    说到此处,寇季顿了一下,盯着王曾郑重的道:“所以……我一旦出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我不会对任何人客气。

    谁阻挡我为国为民做事,我就杀谁。”

    王曾握起了拳头,颤声道:“你杀的完吗?”

    寇季毫不客气的道:“辽国举国上下足足有一千万户人,除了战死的,以及他们自己折腾死的,剩下的全是我大宋的俘虏。

    我当初在辽地的时候,只要点点头,他们全部都能身首异处。

    你觉得我大宋豪门大户的人数,能凑齐一千万户吗?”

    王曾盯着寇季道:“在辽地的时候我就说过,你这么做的话,会让很多人枉死的。”

    寇季冷笑了一声,“杀百万人,可让数千万,乃至超过数千万的人安稳度日的话,我一定不会客气。”

    王曾猛然坐起身,喝道:“他们都是我宋人,不是异族。”

    寇季瞥了王曾一眼,冷冷的问道:“我们当他们是宋人,可他们当自己是宋人了吗?为了自己的私利,连我大宋的安危都不顾,连子孙后代的安乐都不顾。

    我们留着他们做什么?

    留着他们吃的脑满肠肥,将大宋吃空了。

    然后等着别人来宰杀他们?

    顺便再祸害了百姓?”

    王曾恼怒的道:“我大宋如今四海无敌。”

    寇季讥讽道:“大汉也差不多。但汉末的时候世家门阀一个个厉害的没边,互相之间为了争帝位,斗的是水深火热。

    却忽略了外人在暗中坐大。

    最后的结果就是,衣冠南渡,汉人沦为了两脚羊,成了别人口中的肉食。

    现在不给那些豪门大户立一立规矩,以后他们就是新的世家门阀。

    而我大宋最终的下场跟大汉也差不了多少。”

    “如今四野之内,再无敌手,我大宋兵锋所向披靡……”

    “你能保证我大宋一直无敌下去?还是你能保证我大宋周遭的那些势力不会坐大?我大宋初立的时候,西夏是什么?只是一个拥有两个州的藩镇而已。”

    “……”

    寇季用西夏举例,王曾彻底说不下去了。

    西夏算是大宋一手养肥的。

    王曾深吸了好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我始终不赞成下杀手……”

    寇季打了个哈欠,不咸不淡的道:“那你就祈求那些豪门大户的人都乖一点。让他们别跟朝廷作对,跟朝廷作对没什么好下场。

    我大宋可不是大隋。

    别说是十八路反王了,他就是一百八十路,我也能让他有来无回。”

    若是别人听到寇季这话,可能会觉得寇季是在吹牛。

    可王曾却清楚,寇季这不是在吹牛。

    这是大实话。

    大宋如今的兵马,四海无敌。

    而这些兵马都掌控在赵祯手里。

    寇季需要调迁的话,赵祯肯定不会阻拦。

    更关键的是,随着寇季和赵祯对兵制不断的革新,大宋兵马在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中不断的获益。

    如今军中称得上是悍卒的,几乎都变成了一个个大小地主。

    军中将士的人心,早就被赵祯和寇季收买了一个干净。

    他们如今和赵祯、寇季是一条心。

    其他人想造反的话,根本没办法策反大宋最精锐的兵马。

    没有大宋最精锐的兵马支持,你凭什么造反?

    一帮子拿着破刀片子的人,凭什么跟拿着火枪和火炮的禁军刚?

    在实力绝对碾压的情况下,十八路和一百八十路有什么区别?

    大宋在征讨辽国的时候,辽国数百万乱民涌到了长城边上,还不是被击溃了,变成了俘虏,如今在大宋各地劳动赎罪。

    民间若是有人鼓动着百姓造反,聚众不管多少,下场几乎一模一样。

    禁军一旦出动,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本。

    而禁军对他们动手,绝对不会有任何顾虑。

    因为大宋九成的禁军家眷,如今都相继迁移到了大宋边陲,在大宋边陲做小地主。

    所以禁军的家眷绝对不会出现在乱军中。

    王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会盯着他们的,希望他们别做傻事……”

    寇季撇了撇嘴,道:“你最好期盼他们中间有人尽快动手。如此一来,朝廷也可以杀鸡儆猴,震慑一下其他人。

    到时候说不定流的血会更少。”

    王曾张了张嘴,突然发现他没办法反驳寇季这个说辞。

    谁都不愿意看到流血事件发生。

    但当流血事件必然发生的时候,先发生一部分小规模的流血事件,总能震慑一二,减少流血事件的发生。

    寇季见王曾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当中,不咸不淡的道:“该说的我几乎都告诉你了。以后你也不用继续再为此事跟我交流。

    因为没有意义。

    我绝对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说完这话,寇季不等王曾继续开口,就开口赶人,“你在此处待的时间也不短了。该离开了。

    吕夷简如今忙着算计我,没多少时间处理政务,政事堂必然堆积了一大堆政务需要你处理。”

    王曾闻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小院。

    刘亨在王曾走后,才缓缓开口,“王曾是朝堂上少有的好人,你这么吓唬他,就不怕他受不了?”

    寇季瞥了一眼刘亨,质问道:“谁吓唬他了?”

    刘亨哭笑不得的道:“我知道你今日所讲的一些,都是你的肺腑之言。可你心里应该也清楚,局势绝对坏不到你说的那个地步。

    毕竟,你和官家布局了这么久了。

    不可能一点儿成果也没有。”

    寇季见刘亨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就坦白道:“慈不掌兵,慈亦不理政。你真以为王曾是什么慈悲之人?

    从他出仕到如今,该杀人的时候,绝对不会手软。

    他之所以跟我争辩,他之所以摆出一副慈祥的面孔,是因为他不希望太多无辜的百姓牵连在其中。

    他现在是在为那些无辜的百姓争取活路,而不是那些为富不仁的豪门大户。

    你信不信,若是只杀豪门大户的人,他绝对比我杀的要痛快,要果断。”

    刘亨一脸愕然。

    寇季继续道:“每一个做大官的人,心里都有那么一点点底线和坚持。王曾心里的坚持是为百姓谋福,底线就是不把屠刀放在无辜百姓身上。”

    刘亨沉吟着道:“就没有法子让无辜百姓摆脱此事?”

    寇季摇头,“文制革新,涉及到大宋的方方面面,而大宋一切的根基都源于百姓,你告诉我,如何让百姓置身事外?”

    刘亨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开口。

    寇季感慨道:“我之所以跟王曾说的那么可怕,就是要让他做好对百姓下手的准备。”

    刘亨盯着寇季道:“你不是说,不把屠刀放在无辜百姓身上,是他的底线吗?即使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做好对百姓下手的准备?”

    寇季的话明显前后矛盾。

    寇季听到了刘亨的话,感叹道:“我如今将一切的后果都告诉他了。他若是能突破自己的底线,就能跟我们一起做事。

    若是不能,那就只能帮我们扫扫尾。

    一些涉及人命的大事,肯定不会让他参与。”

    刘亨沉声问道:“就没有办法减免百姓的伤亡?”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我和官家又不是什么刽子手,不可能以杀人为乐。需要杀的时候就杀,不需要杀的时候,发配就好了。

    如今大宋东、北、西,都缺人。

    真的把人杀干净了,谁去种地?

    没人种地,那我们打下的那么多疆土,岂不是都荒废了?”

    刘亨听到这话,失声笑了,“既然你没有大肆屠戮的心思,又何必把话说的那么吓人。”

    寇季叹了一口气,“我是没这个心思,可那些为富不仁的豪门大户,不让人省心啊。”

    刘亨沉吟着道:“要不要我们先跟官家商量一下,将那些豪门大户先盯上?”

    寇季摇头,“此事不用我们操心,武德司的人会去做。”

    刘亨疑问道:“那我们现在就这么闲着?”

    寇季沉吟着道:“先看看吕夷简能做到什么地步吧。”

    赵祯留下寇季的目的就是为了文制革新,如今吕夷简不肯让位,那就只能拿吕夷简试试水。

    吕夷简要是扛得住,那皆大欢喜。

    吕夷简若是扛不住,那寇季再上。

    ……

    翌日。

    有关于寇季的流言蜚语,传的更猛烈。

    甚至还闹到了垂拱殿上。

    满朝文武就此议论纷纷。

    最终赵祯下了一道旨意,打破了流言蜚语。

    擢杨文广出任枢密使。

    王德用出任枢密副使。

    狄青兼任同知枢密院事。

    一瞬间。

    有关于寇季要再次出任枢密使的谣言,瞬间消声灭迹。

    吕夷简感觉到了火烧到了屁股上了,彻底坐不住了。

    吕府。

    吕夷简一脸阴沉的坐在首位。

    吕夷简的儿子吕公著站在他身旁。

    吕夷简一众心腹,坐在下首。

    “吕相,官家擢升了杨文广出任枢密使,咱们散布谣言彻底消声灭迹了。官家如今几乎是挑明了要让您给寇季让位。

    您若是再不想想办法,恐怕寇季就要取代您了。”

    刑部侍郎韩阳沉声开口。

    此人在史书上并没有留名,没做过什么大事。

    如今已经年近五旬,身子骨不太好,刑部侍郎应该是他仕途的终点了。

    吕夷简咬着牙道:“老夫能有什么办法,老夫若是有办法,还能在这里干坐着?”

    “要不要咱们一起上书给官家,奏请官家依照封王诏书上所言,让寇季离开汴京城?”

    “官家特地留下了寇季,又怎么可能因为你我的奏请,让寇季离开。”

    “那就诬陷他……”

    “愚蠢!诬陷他什么,他一不贪财,二不好色,如今又无官无爵,能诬陷的只有谋逆一条。

    诬陷他谋逆,万一成真了呢?

    别忘了,现在军中大部分的大将军,都是他的心腹。

    现在诬陷谁,都不能诬陷他。”

    “那怎么办?坐以待毙?”

    “……”

    吕夷简的心腹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说到最后,一个个都陷入到了沉默。

    寇季此人不贪财不好色,又没官没爵,想挑个刺都没办法挑,实在是让人为难。

    “要不……就把位置让给他?”

    吕公著见到了所有人陷入到了沉默中,犹豫再三,低声说了一句。

    吕夷简等人齐齐瞪着眼看向了吕公著。

    把位置让出去,说的轻巧。

    真要是让出去了,可就没有那么容易拿回来了。

    寇季若是铲除异己,将他们清理出了朝堂,那他们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历来权臣上台,最先做的一件事就是铲除异己,稳固自己的地位。

    所以这位置,只能占着,或者等赵祯亲口下令罢黜。

    赵祯若是亲口下令罢黜的话,那他们就有足够的理由将所有的文武一并拉过来,将寇季架空。

    唯有如此,他们才能自保。

    吕公著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迟疑了一下道:“我也知道让出去不妥。可寇季如今来势汹汹,官家又向着寇季。

    现在官家没有借口罢免您,所以没有开口。

    可一旦让官家找到了借口,再罢免您。

    那我们就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让出位置,更没有机会。”

    韩阳皱着眉头,沉声道。

    吕公著摇头,“那也未必……寇准在离京的时候,留下了那副字,就是我爹东山再起的机会。

    我爹让出了位置,可以效仿寇准,对外宣称说是给后辈机会。

    如此一来,我爹的名声会拔高许多。

    百官们,也会向着我爹。

    民间百姓亦是如此。

    有百官们和百姓们一起支持,寇季纵然要打压异己,也得找一个好一点的由头。

    到时候爹您称病在家,什么也不做,寇季自然什么借口也找不到。

    只要爹您不倒,其他人寇季也不好擅动。

    在寇季理政期间,我们可以徐徐图之。

    爹您在政事堂多年,应该清楚,政事堂的政务十分繁琐。

    所以的政务处理过后,不可能桩桩件件都完美。

    只要寇季出错,我们就能群起而攻之。”

    吕夷简等人听完了吕公著的话,齐齐一愣。

    他们一个个低头思量了一番后,觉得吕公著的话有道理。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寇季来势汹汹,几乎不可抵挡。

    现在他们死耗着,无非是垂死挣扎罢了。

    但即便如此,吕夷简也不能主动让位。

    一旦主动让位,那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可是依照吕公著的说法,主动让位的话,以后倒是有几分翻身的机会。

    吕夷简等人思量了一会儿后,觉得吕公著的提议有可行性,准备仔细讨论一下。

    但他们还没有开口,已经调任到户部出任户部尚书的陈尧佐不紧不慢的开口,“寇季此人做事,雷厉风行。

    他要铲除异己,可不会在意吕相。”

    有人要反驳,就听陈尧佐又幽幽的补充了一句,“你们别忘了,官家可是向着他的。吕相可以装病,官家为何不能装糊涂?

    当初王钦若诬陷寇准的时候,寇准去找先帝询问此事,先帝就在哪儿装糊涂。

    寇准因此被罢了相位,发配到了陕西府。

    王钦若因此坐上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位置。

    若不是出了丁谓这个谗臣,搬到了王钦若,给了寇准机会,寇准恐怕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寇季若是要铲除异己,甚至连吕相一起铲除,官家若是装起糊涂,你们又拿什么翻身?”

    吕夷简等人听完了陈尧佐一席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赵祯向着寇季,寇季一旦出任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就可以为所欲为,谁也没脾气。

    吕夷简等人沉默了许久以后,看向了陈尧佐。

    陈尧佐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不咸不淡的道:“别问我为何没有把自己算进去。我三弟如今在河西征战,无论是官家还是寇季,在处置我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顾及一下我三弟的面子。”

    说到此处,陈尧佐毫不客气的道:“若不是寇季哄骗着我三弟从戎,毁了大好的仕途,我也不会跟你们坐在一起算计他。”
其他书友在看:盛宠甜情:娇妻爱不离美女的近身狂兵我家居然没破产杀死那个女神夙传燕北篇浑蛋,不可以剑武逍遥无限光阴蜜宠娇妻:洛宝贝最喜欢你浮世忆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