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鲜血神殿

    沙雕群7703720)

    另一边,完全不知道北壁发生了什么的月夜一行人,终于穿过密林,来到了鲜血神殿的面前。

    “看上去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吓人啊。”月夜耸了耸肩,“看起来和阿布辛拜勒神庙差不多……挖空山体而成的建筑物吗?”

    “里面可不会是这个样子了。”梅林说道,同时抬头看向了天空,“贞德·alter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了啊。”

    天空上,巨大的空中庭园悬浮在众人的头顶上。那柄大得夸张的马尔杜克之斧被月夜用海量的金丝牢牢地固定在了空中庭园的正下方,斧刃正对着地面,在他们的角度看,这斧子压迫感十足。

    “角度和位置……嗯,都很完美。如果自由落体的话,应该能直接劈在山门上……”月夜用手大概测量了一下,“大家准备好了吗?”

    梅林依然保持着轻松的笑容,安娜则是用握紧了的武器作为回答。玛修和立香对视了一眼,随后答道:“嗯!”

    “好。那,三、二、一……落!”

    月夜用手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所有的金线和空中要塞同时消散。巨大的斧子直直地砸了下来,以摧枯拉朽之势劈塌了山门。至于门口的禁制,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砸得七零落。

    “轰!”

    与崩塌声一同响起的,还有一声少女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月夜你个混蛋!”

    月夜腾空跃起,准确地抱住了天上那个随着马尔杜克之斧一起自由落体的身影:“好啦,alter酱,我这不是接住你了嘛。”

    “你想摔死我吗!?你这混蛋!”贞德·alter并不领情。虽然被月夜公主抱,但她还是腾出了一只手掐在了月夜腰上。

    “嘶——!”月夜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一点都不疼,但为了安慰你,我还是装一些吧!”

    “那就给我老老实实闭嘴啊!”贞德·alter不断地蹬动着自己的两条美腿,“可恶,为什么踢不到!”

    月夜轻轻松松地落回了原位。刚被月夜放在地上,贞德·alter就飞起一脚踢向了月夜的小腿。当然,村姑的丢人飞踢几乎就没有奏效的时候。月夜轻轻一扭就躲开了贞德·alter的攻击,若无其事地说道:“好啦,人已经齐了,我们进去吧。”

    “明白了。我来带路吧。”安娜率先迈开了步子,“请跟我来,我知道戈尔工的寝室位置。”

    众人跟着安娜,进入了戈尔工的鲜血神殿。最开始还好,只有淡淡的血腥味,地面和墙壁也没什么异常。但当他们转过一个弯后,玛修、立香还有贞德·alter的表情瞬间就精彩了起来——月夜毫不怀疑,如果不是有梅林和自己这两位男性在这,这三位少女可能会当场吐出来。

    进入众人视线的,是宛如地狱一般的光景:混杂了腐烂器官腥臭味和血腥味的味道铺面而来,取代地面和墙壁的,是深紫色的肉壁。大量的卵状物寄居在肉壁表面上,脉动的血管和宛如心脏跳动一般有规律的光芒仿佛是在昭示着生命的存在——但这等丑陋的生命,确实让人难以接受。

    “前辈……呜呀!?”

    玛修刚想找月夜寻求慰藉,她身边的一个卵突然动了一下,吓了她一跳。透过半透明的外壳,众人依稀能看到一个人型物体在卵内挣扎。

    “原来如此……所谓的鲜血神殿,就是戈尔工的产房……”月夜轻声说道,“虽然早就从乌伽尔口中听到了这个事实,但听闻和亲眼目睹,带给人的冲击力果然相差甚远。”

    月夜召唤出鸣鸿,干脆利落地一刀插进了刚刚动了一下的那个卵里。卵中的人形物体猛地抽搐了一下,随后便再也不动了。

    “月夜先生!?”立香大吃一惊,“你干什么!?”

    “我杀了他。”月夜平静地抽出了刀。鸣鸿的高温瞬间发动,整颗卵在几秒内就化成了灰烬。

    “你!”立香愤怒地抓住了月夜的衣领,“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是啊!就算发生了变化,大家可还都活着……”玛修也有点难以接受。

    “你说错了,立香。那曾经是个人。”月夜淡淡地说道,“既然已经无法作为人活下去,至少要给他人类一样有尊严的死亡。你觉得他会想要看到自己一点一点变成怪物?或者想要看到自己变成的怪物杀害自己的同胞?”

    立香被月夜反问得说不出来话。她盯着月夜的眼睛看了很久,月夜也丝毫没有逃避地与之对视。几十秒后,立香颓然地松开了月夜的衣领,低下头,闷声说道:“也许您是对的。”

    “还是不要再看了,那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东西。”梅林少见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喂,御主。”贞德·alter少见地用正式的称呼叫了月夜,“给我一个指令……让我把这里烧光……还有,答应我,我要让那个戈尔工死。”

    月夜点点头,说道:“没问题,我答应你。”

    他把手放在了心口:“哪怕这样做会让这里很危险,我也答应你——我会让戈尔工变成碎肉,我会让她死得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敌人都惨。”

    “没错。”贞德·alter露出了危险的笑容,“先把敬畏任何生命和尊重敌人立场之类的大道理放在一边,计划和理智也都给老娘滚蛋……”

    “……遵循内心的愤怒和恨意,以人类的身份先发泄一通再说。”月夜轻声说道,“我允许了。”

    贞德·alter伸出手,紫黑色的火焰像是魔龙一样席卷了一切,沿途的东西都被烤成了焦炭,落在地上就变成了灰烬随风飘散。干净的墙壁和地面再次露了出来。

    “走吧,安娜。”月夜说道,“带我们去戈尔工的寝室吧。”

    “……嗯。”

    众人一路走,贞德·alter一路烧。幸亏马尔杜克之斧给山劈了个裂缝,不然月夜还得头疼氧气的问题。几分钟之后,随着安娜转过最后一个弯,一个巨大的空间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地方就像是某种生物的胃的内部一样,让人浑身不舒服。在地面的最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血池。根据魔力反应来看,戈尔工显然就在血池里。

    月夜把鸣鸿插在了地上,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戈尔工,滚出来。”
其他书友在看:小俏媳,超凶哒全职斗神都市之至尊魔主轶闻诡事我的徒弟全无敌混元十二代传人诸界最强铲屎官都市之无敌圣帝花开花落一地伤小说请回答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