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拜见九荒大人!

    ‘咔嚓!’

    江鱼一脚踏穿洪断崖金丹肉身,半只脚,几乎踩进地面,无数符文法阵光芒黯淡下,似被江鱼一脚,完全踩碎。

    柳亦菲呆了,妖妖呆了,刘俊宇呆了,所有人都在此刻呆住。

    通天塔顶,一片死寂。

    在场众人,觉得心脏都快炸裂,洪断崖可是出自沧澜天域的天君道统,不但修为恐怖,便连着身后的背景,都足以吓死人。

    ‘哒哒!’

    刘俊宇两排牙齿不断打颤。

    想起自己刚才出言陷害江鱼,再看他此刻残暴的模样,整个人吓得魂飞魄散,瘫软在地,提不起一丝力气。

    众人看江鱼的视线,如看疯子。

    视线汇聚处,江鱼眸中神采飞扬,气吞云天,负手而立。笔直的背影,宛若天剑,只是往这儿一站,便如撑破了天地般,璀璨锋芒,难以直视。

    柳亦菲心中苦涩,早知道江鱼如此强悍,刚才由他坐下就好。

    “还有谁觉得江某没有资格入座?”

    江鱼环顾四周,但被视线扫来,众人无不眉眼皆低,心虚的不行。

    连洪断崖都被他一脚踩杀,众人的修为虽有强弱,但总体差距不大,最多就是伯仲之间。江鱼既然可以一脚把洪断崖踩死,换做他们上,结局也是一般。

    “道友修为威绝千古,之前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道友自然有资格,与我等同席落座。”

    柳亦菲欠身作揖,语气之间,充满敬意。

    江鱼再看刘俊宇,当视线投来,刘俊宇磕头如捣蒜:“真君饶命,小人刚才有口无心,并非故意陷害真君。”

    至于妖妖。

    她整个人早就呆若木鸡,犹如做梦般,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

    江鱼轻哼:

    “冒犯上人,你应该知道有什么后果?”

    随着江鱼双眼猛地一睁,眼内璀璨神芒寸寸暴涨,化作一束天剑神兵般,透眼射出。周身数丈内,虚空破碎,一片混沌。

    半步金丹的刘俊宇,全身须发倒竖,满脸绝望。

    长芒拉过虚空,穿身而过,把刘俊宇体内元丹,完全击碎。随后带着刘俊宇钉射而出,直冲长天,射出千丈方才停下。

    “冒犯上人,本该当诛。看在这几日一路同行的情分上,我便废你修为,留你性命。”

    百年修为,今朝尽毁。

    对于一个半步金丹而言,这样的惩罚,比杀了他还要残忍百倍。

    从高高在上的半步真君神坛,瞬间跌落凡尘,他失去的不光是修为,还有尊崇的身份与地位。以后连着一个炼气小修士,都未必把他放在眼中。

    “唉,我只是想坐下来喝杯酒,你们这是何必呢?”

    江鱼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看的众人心惊动魄。

    明明杀伐决然,连着天君道统和诸多天骄的面子都不给,直接一脚踩下洪断崖,却在这会儿,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道…道友说笑。”

    柳亦菲勉强拉出一丝笑容,这位绝艳倾城,空灵若仙的女子,满脸吃瘪。

    其余几位同性天骄,脸上也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江鱼再次坐下,酌酒自饮。

    三分钟前,众人训斥喝骂。三分钟后,大家面带畏惧,束手立在江鱼左右,无人敢言一语。

    “坐吧。”

    江鱼又恢复成之前人畜无害的模样,身上气息,也一路掉落先天,宛若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但再没人敢小看。

    刚才就是这只看起来没有一丝危险的小绵羊,忽然撕碎羊皮,变成一只太古暴龙,把洪断崖这个大真君,生吞活撕。

    “江鱼,你到底是谁?”

    妖妖一双美眸,光芒大作,似媚出水来,好奇的打量着江鱼。

    然而无论她怎么看,江鱼身上始终无一丝奇特,宛若凡人。

    能够一脚踩下洪断崖的强者,又怎么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只是妖妖和众人,想破脑袋,都没有翻找到,各大天域中有个叫江鱼的猛人。

    “江真…真君,奴家敬你一杯。”

    妖妖纤长玉指端起酒杯,眼神妖娆,好似一汪盈盈秋水,勾人心魄。

    江鱼一口慢饮下,并无什么架子,妖妖这才放心,嘴角笑容愈发浓郁。有这么一位狠人,哪儿还需要结交其他天骄,看林惊鸿的脸色?

    “是林某看走眼,还请江真君莫怪。”

    林惊鸿犹豫片刻,最终端起酒杯,前来敬酒。而江鱼仅是轻抿一口,嘴唇一碰酒盏,便放下杯中里灵酒。江鱼何尝看不出来,这些人并非真心,只是畏惧他的实力罢了。

    “哼!”

    众人谈笑间,一道冷哼声,骤然响起。

    举目看去,只见一个俊美男子,双眼星光闪烁,满头黑发披肩,却是满脸怒容:

    “尔等趋炎附势,见这小子势强,便谄媚奉承,把我等真君榜天骄脸面,尽数丢完。莫非这一转眼,洪断崖才身死,尔等就不认识他了?”

    江鱼似笑非笑:

    “哦?你要为他报仇?”

    便见柳亦菲玉首从容,声音宛若玉珠落盘,清脆悦耳道:“叶凡,你我都看见,是洪断崖主动出手,事后还放言威胁。我等众人,已经不止一次提醒,是他自己技不如人,怨不得谁!”

    被叶凡挑言,大家脸色都不好看。

    妖妖等人,则安静喝酒,浑身修为提到极点,才勉强抵挡几尊大真君释放出的气息威压。

    江鱼面色如湖,巍然不动,仿佛对面的叶凡,只是空气般。

    “江鱼,你杀洪断崖,虽一时爽快威风。但等消息传开,云象洞天震怒,且看北斗百域,可有你的藏身之地?”

    叶凡眼神闪烁。

    便是正在低头喝酒的妖妖等人,都闻声抬头,看向江鱼。

    北斗数千年,还从未有过哪一个金丹修士,能在元婴天君的含怒追杀中,存活下来。

    江鱼摇头笑出:

    “今日不知多少元婴天君,都想取江某性命,再多一个云象冬天,又能如何?”

    此言一出,满堂寂静。

    ……

    这时的通天塔下。

    几道身影姗姗来迟,几名男女结伴而入。

    “云霄兄,你当真见过江九荒?”

    身旁男子好奇追问道。

    云霄体态挺拔高大,五官俊逸,龙行虎步的走入塔中,听闻同伴好奇开口,点头道:“那是自然,我曾跟随家师天霄道主,一起去王庭拜见过江九荒。只是那等场合,何等森严,便是我都只能位列末席,恐怕江真君,都没看过我一眼吧。”

    男子眸光大作。

    光凭云霄三言两语,便能幻想出那江九荒,究竟是何等气象万千!

    “快走吧,听说刚才通天塔顶,众多天骄爆发大战。我等快去看看,莫要让柳小姐等急了。”

    男子开口催促,几人连忙加快脚步,一路往通天塔顶赶去。

    “黄鹤,这次多谢你牵头引面,我才能见柳小姐一面。以后若有机会,我定让家师引荐九荒真君与你一见。”

    云霄笑道。

    黄鹤点头,比起云霄,则显得稳重,淡然道:“那最好不过,江九荒一名,流传百域。是北斗仙域,千年来,最瞩目之人。能与其相识,是我的荣幸。”

    几人谈笑往来,相互吹捧。

    其余他人,两耳竖起,好奇听着云霄嘴中,绘声绘色的描述出,江九荒斩真君,踏王城的神话事迹。

    “那等场景,只怕是惊天动地,百里王城都打碎。”

    黄鹤心中思量着。

    越到顶楼,大家心中越震撼,只见通天塔顶,几乎都被打碎。

    无数符文法阵,尽数破裂,就连着通天塔背后的存在,都没敢露面。也只有天地大真君,才能散发出如此威势。

    “不知上面可分出胜负?”

    云霄好奇道。

    黄鹤冷笑不止:“云霄兄,你太小看这些天骄大真君,最多就是让洪断崖吃些苦头罢了。至于胜负,若不动用底牌,就是打几天几夜,都未必能分出。”

    交谈间,几人跨入塔顶。

    举目看去,洪断崖的尸体,便落入眼底。

    云霄、黄鹤等人,当场愣住,随着云霄的目光,从洪断崖尸体上缓缓移动,投放在一道高踞上座,淡然饮酒的身影时。

    整个人当场僵住,接着在众人震骇的目光中,滑落倒地,瑟瑟发抖道:

    “云…云霄,拜见江九荒大人!”
其他书友在看:富豪继承人李凡林羽江颜小说无上附身九界邪神爱的抛物线修行一万年万界怒神李悟叶雪瑶小说武林极品公子三国军师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