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碎银子

    陈远冲着朱厚照的方向,高声说出那番话之后,目光又朝着跪在他面前的指挥同知李飞虎望去。

    看到眼前此景的他,一时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继续下去了。

    军营之中白日饮酒;

    公开行贿;

    别的不说,就这两个罪名,就可以让眼前这些人丢官罢职,享受一把牢狱之灾。

    可是让陈远一直有些迷糊的是,对方是究竟为何,才能胆大至此啊。

    而且陈远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眼下这些千户和指挥同知指挥佥事,身上根本没有一点酒味。

    难不成真如这指挥同知李飞虎之前所言,在这之前,指挥使武云龙听到了什么噩耗不成。

    而就在陈远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进行下去的时候,在他身后突然出现了马蹄的声音。

    听到这个动静的陈远,下意识的就朝着身后望去,结果一转身,就看到一直跟在朱厚照身边的刘瑾,此刻正骑马朝着这边走来。

    到了近前的刘瑾,朝着陈远看了一眼之后,就将目光直接转向跪在地上的指挥同知李飞虎身上,道。

    “把你手中的那个布包给我。”

    刘瑾轻轻的说出了这句话语。

    可是跪在地上的指挥同知李飞虎,却没有搭理刘瑾,而是将视线朝着一旁的陈远望去。

    此刻的陈远一脸的苦涩,在听到刘瑾的话语之后,他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太子殿下要插手此事了。

    瞧见对面指挥同知李飞虎朝着他望过来的询问眼神,陈远也就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这边的指挥同知李飞虎看着陈远的这般模样,神情变得疑惑的同时,还是将手中的布包朝着刘瑾双手递了过去。

    而这边的刘瑾,伸手去接这布包的时候,因为对这布包重量的估计不到位,在接过来的一瞬间,更是差一点掉在地上。

    接着用力托住手中布包的刘瑾,看着对面差点害的自己出丑的指挥同知李飞虎,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才转身朝着来时的队伍行了过去。

    而这边的指挥同知李飞虎,看着眼前的情况,感觉越来越迷糊起来,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一脸探寻的朝着一旁的指挥使武云龙望去。

    可是此刻的指挥使武云龙也是一脸惛懵,眼前到底是何情况,身处其中的他,越发的看不清楚起来。

    面前的陈远,自是不必多说。

    可刚才跑出来的那人,又是何人,为何在指挥使武云龙看来,这新晋上任的陈大人,好像还有些怵他一般。

    而且指挥使武云龙还惊奇的发现,对面陈远大人的视线,经常会朝着身后的队伍望去。

    越来越看不清楚眼前状况的指挥使武云龙,心中疑惑的同时,目光更是朝着方才从这边拿走布包的刘瑾望去。

    此刻的刘瑾,正捧着布包来到了朱厚照的身前,一脸谄媚的说道。

    “公子,拿过来了。”

    朱厚照看着刘瑾手中的布包,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的他,轻声说道。

    “打开。”

    这边的刘瑾得到命令,快速的解开了手中的布包,并将袋口朝向了朱厚照方向。

    随着刘瑾的动作,朱厚照定睛朝着布包之中望去,看着那布袋之中白花花的银子,朱厚照的脸色顿时就开始变得冷若寒霜起来。

    愤怒的他,抬起头就要朝着对面的武云龙等人骂去,可是话语还不待出口的他,眉头就是一皱,接着又低头朝着面前的布袋仔细端详了起来。

    片刻之后,皱着眉头的朱厚照,就开始在身边的众人身上扫视起来。

    几遍之后,就在众人都开始因为朱厚照这怪异的动作,而变得有些头皮发麻的时候,朱厚照的目光在张仑的身上停了下来,轻声问道。

    “张仑,你见过送礼送零碎银子的吗?”

    朱厚照此言一出,一边张仑的脸色顿时就变的苍白起来,看着对面的朱厚照,仿佛像是自证清白一般,急促的解释道。

    “公子啊,我真是没送过礼啊,当然也没有收过礼。”

    “这个问题您问我,我是真不知道啊。”

    朱厚照听到张仑的这般话语,眉头就是一皱,直接不耐的说道。

    “我就是问你一下,又没说你送礼收礼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的朱厚照,感觉这般有些说不清楚的他,直接转头看向一旁的刘瑾,道。

    “刘瑾,你把这布包里的东西给张公子看下。”

    这边的刘瑾听到朱厚照的话语,赶紧将布袋的袋口调转了一个方向,而这边的张仑自知朱厚照这般询问,肯定是有他的缘由,所以也不再装作不知的他,就顺势朝着这布袋里面望去。

    当他看到这布袋之中整碎都有、规格不一的银两时,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惊诧的神情,抬起头诧异的朝着远处的指挥使武云龙等人看了一眼之后,才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是给人送礼呢吗?我怎么看起来这像是在埋汰人呢,按理说送礼的银钱都花了,那也就不差将他们熔成银锭的那点火耗钱了。”

    “哪有像他们这般的,好像是多少人凑出来这么些钱银似的。”

    说完这句话的张仑,更是提马上前,在那布袋之中翻看了一会之后,随意拿出几块碎银子的他,返回到了朱厚照的身边,说道。

    “而且像这几块,明显就是成色不一,这包银两就是到了银铺之中,也要核算半天。”

    “拿着这样的东西去送礼,我估计不被人骂就是好事了,还想讨好?”

    说完这些的张仑,忍不住又是诧异的朝着远处的指挥同知李飞虎等人望去,一脸的莫名其妙。

    而这边的朱厚照听到张仑的答复,之前他到是没有想到这成色的事情,不过方才看到这整碎不一的银两时,朱厚照下意识的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如今听到张仑的解释,他也越发感觉眼前这事情越来越儿戏起来,想到此处的朱厚照,干脆对着一旁的刘瑾吩咐道。

    “去,把那个指挥使,还有那个刚才拿着这个布包的人都叫过来。。”

    这边的刘瑾领旨离去叫人去了。

    而远处的指挥使武云龙和指挥同知李飞虎等人,一直注意这面情况的他们,自是看到了方才那查看布包的举动,尤其是在看到一人更是进布包之中翻看了一番之后,指挥使武云龙和指挥同知李飞虎的脸上更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要知道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的陈大人才应该是面前这支队伍中官衔最高的存在。

    可是经历了方才的一切,为什么在众人看来,眼前这陈大人,怎么仿若是最小的那个呢?
其他书友在看:骑士与血全球最红之天王金大小姐的末世之旅英雄学院之吉岚吉羽随机超武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张小驴从商记独家记忆之感情心理学穿越之争战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