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1章 边荒奴隶分殿(给这个男R加更)

    阴气迷雾的荒原上,辰凌山在看到夏拓的刹那,浑身气息紧绷,体内的血气同样迸发起来,屏住了自己的气息。

    辟地

    这一刻,他的心思顿时一沉。

    同源的甲骨令的气息,让他心中有些忐忑。

    奴隶殿内的派系错综复杂,深邃如渊,他虽说是大奴隶主,但依旧接触不到殿内的那些元老间派系。

    在奴隶殿内能够成为元老的,每一位至少都是一尊辟地境强者。

    辟地境元老他也见过,气息远比面前的之人更加的深邃如渊,加上同源气息的甲骨令,应该是一位大奴隶主晋升到了辟地境。

    一时间,辰凌山紧绷的神色中,露出一抹羡慕,辟地境同样是他梦寐以求的境界。

    这一刻,感受到面前奴隶殿武者的防备的气息,夏拓没有着急说话。

    “阁下是西北大地的大奴隶主”

    终于,相持了数息后,辰凌山率先开口,他抱拳示意,毕竟虽说都是大奴隶主,但面前的人毕竟是辟地,远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边荒还是一个看实力的地方,辟地境的大奴隶主在奴隶殿中也有,也是一步步从奴隶主走上来的,甚至有些大奴隶主比元老还要强势。

    说完这句话,辰凌山略微有些心虚的看向夏拓,毕竟这里是西北大地,而他以往并不在西北活动,来西北大地上寻找机缘,遇到本地的大奴隶主,关键人家实力还比自己强,这就相当尴尬了。

    可惜,夏拓还是没有出声。

    这让辰凌山心思一下子又沉了下来,瞳孔深处迸溅着血光,不过被他都压制住。

    看来今天是难以善妥了。

    眼中神色变化了几下后,他再次开口说道“这次前来西北大地,没有事先打招呼,是在下有错在先。”

    闻声,夏拓依旧没有出声,他实在是不知道说啥,不过看样子面前的大奴隶主认出了他奴隶主的身份,却不认识他,而且并没有感到意外。

    难不成,大奴隶主之间本就不认识

    甚至,这人也不是西北大地的大奴隶主。

    看着夏拓依旧冰冷的看着自己,辰凌山一时间摸不清楚夏拓的套路,这是什么意思。

    要动手就直接动手,这不说话也不动手是几个意思

    “阁下,同为边荒分殿万奴尊者麾下,算是有同门之情,难不成阁下今天真要如此不讲情面。”

    “边荒分殿。”

    “万奴尊者。”

    闻言,夏拓精神世界泛起涟漪,看着这个大奴隶主肚子里还有点货。

    对于遍布荒土九域的大奴隶殿,不要说他了,就算是大殷王庭坐镇中域,都剿不灭,和长生教一样,奴隶殿太庞大了,关系盘根错节。

    对于这样的大势力,与他们为敌是最蠢笨的想法。

    “阁下真的不念同门之情。”

    看到夏拓依旧不说话,辰凌山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身上凌厉的血腥暴虐气息环绕,倒不是说他面对辟地敢出手。

    这是他成为大奴隶主以来,生杀掠夺养成的习惯,这一刻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机。

    “万奴尊者可是有过告诫,禁止边荒同门之间的厮杀。”

    最终,辰凌山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像奴隶殿这样殿内武者可以相互厮杀,甚至相互奴役的势力,数遍边荒独一份,但偏偏却发展的如此庞大,让人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

    辰凌山的话,倒是让夏拓有些明白过来了,联想到当年几位奴隶主之间关系和一些零星话语,似乎奴隶殿大奴隶主之间不认识正常,毕竟谁知道哪天哪一位大奴隶主就被干掉,换上了新的。

    一念至此,夏拓身上的气息收敛了一下,略微嘶哑的声音响起,说道“我刚出关许久没有外出走动。”

    感受到夏拓身上气息舒缓,辰凌山微微松了口气,压制住了身上迸溅的暴虐气息,不过并没有掉以轻心。

    “敢问阁下是西北大奴隶主火疆。”

    接着,辰凌山尝试着问道,他也有些不敢确定是不是,西北大地上持有甲骨令的大奴隶主有两位。

    实力最强的就是火疆,只不过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出现,应该是为晋升辟地境闭了死关,怕是死在里面了

    相比之下夏拓的年纪过于鼎盛,不过既然是辟地境,寿元远比神通境悠长,所以他才有此一问。

    “不是。”

    “阁下是蛟魂大人”

    “也不是。”

    闻言,辰凌山先是一愣,接着抱拳说道“恭喜阁下成为西北大奴隶主,尊者要是知道咱们奴隶殿有大奴隶主晋升辟地境,一定会很高兴。”

    辰凌山出声恭维,才不管夏拓从哪里得到的甲骨令,是在山间捡到的,还是杀人越货得到的,眼下甲骨令在手就是大奴隶主。

    沉默了数息后,辰凌山拱了拱手,说道“阁下是来查探荒原阴地的吧,在下就不耽搁阁下的时间了,告辞。”

    语罢,辰凌山转身朝着迷雾中冲去,然而下一刻瞳孔猛地一缩,在他面前百丈外,夏拓的身影屹立。

    “阁下这是何意”

    “来了西北,就这样走了”

    辰凌山气息紧绷,沉吟道“你想要怎样”

    “我成为西北奴隶主才百多年,多数时间都在闭关,对外面不甚清楚,你跟我讲讲吧。”

    听到夏拓吩咐的语气,辰凌山倒是没有恼怒,在奴隶殿中实力强大的武者大都如此,能够晋升辟地者,可以称得上顶级奴隶主,甚至可以奴役其他奴隶主。

    当然,被奴役的奴隶主,也有后来居上反杀的事情出现。

    在夏拓的示意下,两人落在了荒原上,就这样孑身而立。

    “阁下想要知道什么”

    “我继承了上一代大奴隶主的衣钵,可惜上一代大奴隶主不幸陨落,并没有传下多少有用的东西。”

    说着,夏拓拿出了自己的甲骨令,如龟甲一样,表面粗糙风化。

    辰凌山盯着夏拓手中的甲骨令看了一眼,并没有辨认出是属于谁的甲骨令,不过对于夏拓的话语他倒是没有过多的怀疑,至于上一代大奴隶主的死亡,他更倾向于被夏拓弄死了。

    他的甲骨令就是偶然获得的,然后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境地,摸清了边荒奴隶殿的事情,唯一意外的就是夏拓这个大奴隶主实力有点强的厉害。

    沉吟了片刻后,辰凌山开口说道“那在下就说说如今边荒奴隶分殿的事情吧。

    如今奴隶分殿只有一位元老,也就是万奴尊者,麾下的大奴隶主如今也不多,有踪迹的算上阁下如今也不过四人,而且大都处于蛰伏中,很少露面。

    万奴尊者也常年在奴隶殿闭关休养伤势,很少管理边荒分殿,如今边荒的奴隶殿处于一种半崩塌状态。

    造成如今这种事态的原因,是因为边荒奴隶分殿和妖域奴隶分殿的一场大冲突,据说万奴尊者的夫君万兽尊者,惨死在妖域奴隶分殿元老九婴妖尊手中。

    故此,万奴尊者为了给夫君报仇,尽起边荒奴隶殿麾下的大、小奴隶主,可惜被妖域分殿两位妖尊出手围攻,重伤而归,麾下也受到重创。

    这些年来万奴尊者都在养伤之中,对于边荒奴隶殿很少关注,都是洒落甲骨令来甄选奴隶主。”

    奴隶殿中有妖族

    一时间,夏拓眼中迸发出一抹凌厉。

    “另外两位大奴隶主是谁”

    “在中域一位显圣境妖族武者,是妖域分殿派来的,万奴尊者如今无力阻挡妖域奴隶分殿的侵蚀,只能听之任之。

    另外一位大奴隶主,在东域,不过已经两百年没有踪迹了。

    在下来自南域,阁下可以称呼我为辰凌山。”

    听到辰凌山这么一说,夏拓反应过来,合着边荒奴隶殿就剩下了一个空壳子,难怪要下令禁制互相残杀,这三瓜俩枣,外带失踪的,要是在互相厮杀,等于自己把自己给灭门了。

    边荒奴隶殿,也太寒碜了点。

    不过奴隶殿确实是恐怖,将人族、妖族汇聚在一起,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在他看来,奴隶殿之所以能够长久不衰,位列荒土大势力,靠的还是高层的这些强者,无论下面各殿奴隶主如何厮杀,但只要高层元老在,想要收取部众,不过就是撒一把甲骨令的事情。

    能够成为奴隶殿的一份子,对于荒土武者来说,绝对是天大的机缘。

    这个势力,有些恐怖。

    “在下告辞了。”

    就在夏拓露出思索的刹那,辰凌山身影朝着远方而去,随之夏拓踏步追了上去,一个显圣境武者而已,对他来说可以反手镇压。

    “散”

    感受着夏拓追了上来,辰凌山身上血气大盛,刹那间一道身影起身上飞了出来,分别朝着两个方向遁去。

    为了遁走,这一次辰凌山没有朝着荒原外而去,而是朝着荒原中央的阴气弥漫之地而去。

    这家伙突然遁走,让夏拓有些意外,不过想来也是怕被杀,毕竟杀同门是奴隶殿从古到今的优良传统。

    傀儡

    辰凌山分出来的一道身影,夏拓一下子就将其镇压,发现是一具和他当初的黑甲人傀儡差不多的存在。

    紧接着,他看着遁入浓浓阴气中的辰凌山,踏步追了上去。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娇:大将军肝好疼热血青春从不忘记天破界娇妻驾到之世子倾城虚灵之神穿越寻情穿越夫妇日常博弈论新婚太甜:总裁大人么么哒文昌阁大神,你家那位又在闹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