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各公子

    院子里的人都忙碌起来,庄先生忙着领着学生们复习,周立重忙着领着弟弟妹妹们抄册子,周六郎则负责将这一张张纸裁开然后装订起来。

    周五郎则找了刘贵了解了一下其他应招的学子情况,比如住在哪儿,大概家境如何,年纪几何。

    他也拿了一个小本子详细的记下。

    刘贵看了一眼他的字后道“五郎,你的字比你四哥的强多了。”

    周五郎自豪道“那是自然,我们兄弟几个中,我和老六的字最好了。”

    毕竟当初跟满宝学认字和读书,他和老六年纪最小,也是最认真的。

    刘贵看了眼他那狗爬似的字,暗暗的道至少他认出来是什么字,不像周四郎,他写快了,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

    周五郎细细的记下,然后看着本子上记的东西,琢磨出味道来了,“这在京城里有宅子的都是很有钱的人家吧然后住在这两个客栈的是有钱的人家,住在这些客栈里的则是家境不怎么样的人家”

    刘贵冲他竖起大拇指,“不错,这其中有一个还特别些。”

    他道“我打听到有一位公子是带的族兄进京的,他家境更不好,连来京的路费都是族兄出的,听说他是把另一个恩召的名额卖给了族兄。”

    周五郎张大了嘴巴,然后竖起大拇指道“这位公子可真厉害,他叫什么名字呀,明天一定要把册子卖给他才行。”

    刘贵“他这么穷,能买得起吗”

    “连进京的路费都出了,还在意这三两银子吗就是节衣缩食也得买呀。”周五郎代入他家幺妹,觉着要是他幺妹,她一定舍得花这个钱,读书人的心思就只能用读书人去猜。

    周五郎摩拳擦掌,“明天我们就先去找这位公子,如果连他都买了,其他公子还会舍不得花这个钱吗对了,他叫什么”

    “冯晨翔,”刘贵将剩余四十六位公子的消息都打探得差不多了,一天的时间就能打听出来当然不是他多厉害,而是因为这算是京城这一月来最热闹的事,陛下体恤功臣,准不够品级的功臣之后也能进国子监读书,近来民间都是称颂之声,所以被提名的四十八位公子的家世来历都不难打听。

    当然,白善的身世自然也不是秘密,封宗平回家不久便也打听出来了。

    “应召入京的功臣之后,姓白的只有一家公子,小的查过了,其父是前蜀县县令,是因剿匪而亡,只有一位独子,而这次入京的还有他的一位堂兄。”

    封宗平问,“他堂兄叫什么名字”

    “报到国子监衙的叫白诚,他叫白善。”

    封宗平就扭头和两个好友道“看来就是他了,还瞒我,哼,既然知道我祖父是刑部尚书,这个难道很难查吗”

    云信没理他,笑着问下人,“他们多大了,住哪儿”

    刘贵也在八卦别的公子,和周五郎道“这冯公子的父亲叫冯敬,曾是军中司马,大贞元年北地叛乱,他最先发现,身中数箭依旧坚持将信送到凉州,可惜信送到人却没了。陛下赞他高义,冯公子是他的遗子,今年十七岁,听人说,朝堂的恩旨再晚去几日他就要定亲娶媳妇去了。”

    “不过我打听了一下,最厉害的应该是彭志儒公子、卢晓佛公子和任可小公子,”刘贵顿了顿后道“你知道任可小公子今年才多大吗”

    周五郎“多大”

    “十三岁”刘贵道“比我家公子还小两个月呢。”

    周五郎不太能理解,“两个月很小吗”

    “可我家公子多厉害呀,他年纪比我家公子还小,看着还挺厉害的模样,你不知道,他在晋州一带可有名了,听说他是卢氏的人,虽然是旁支,但卢氏呢。”

    周五郎不太能体会,他挠了挠脑袋道“我幺妹比他们都小。”

    刘贵那能一样吗,满小姐是姑娘家,他们家少爷可是要考国子监的。

    不过很显然周五郎不太能理解他这份自豪,相反,他更骄傲,因为他觉得满宝比他们年纪都小,却是他们的师姐,现在白二郎都是满宝在指导功课呢。

    周五郎没在本子上记下这些八卦,只过脑不过心的听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问的了,他便起身问,“你打听出来的这些不去告诉白善吗”

    刘贵迟疑道“自然是要告诉的,但我刚才进去看过了,少爷还在读书呢,我不好打搅。”

    周五郎就看了一下时间后道“今天很晚了,算了,一会儿我告诉满宝,让满宝告诉白善好了。”

    刘贵就松了一口气,笑道“那我先谢过五郎了。”

    周五郎点了点头,进二院后见满宝他们都在书房里点着灯努力,便先转身去看了一下大头他们。

    周立重也领着两个弟弟妹妹在房间里点着灯的奋笔疾驰。

    他们写字少,抄写的速度远比不上满宝,但这会儿也写了好几册下来了。

    周六郎看了一会儿道“明天早上我先拿几册去客栈里看看,你们在家抄写,要是卖得出去我再回来和你们拿,卖不出去咱就不抄了。”

    周立重“卖不出去,那已经抄好的怎么办”

    “留着呗,就当是你们练字,还能怎么办”

    周立重噎了一下,周立君抬头道“肯定能卖出去的,再不济还有明年的大考呢,小姑说过,对于读书人来说,从来只会少卷子,不会嫌弃卷子简陋和重复的。”

    周五郎道“读书人真复杂。行了,你们再抄两册就睡觉去吧,我去找满宝说说话。”

    满宝刚给白二郎讲完一段释义,等着他理解和背诵呢,扭头见五哥在窗外晃荡来晃荡去,便放下书出来。

    周五郎道“我刚去找刘贵说话了,他不好进来打搅你们,他让我告诉你们,应召进京的公子中有三个特别厉害,一个叫彭志儒,一个叫卢晓佛,一个叫任可,那个任可年纪比较小,就比白善小两月。”

    “对了,这里头还有位公子特别惨,叫冯晨翔”周五郎简单的将冯晨翔的惨说了一遍。

    满宝瞪了一会儿,见他不说了,就抬头问道“没了”

    “没了。”

    满宝暗道出去了一天就打听了四个人

    刘贵没有,他没有,他明明是每个人都打听到了的。
其他书友在看:天衍道主豪是技术活穹武帝子陆先生,你命里缺我大天离莫世界铁血柔情在都市剑道与阴谋雪刃寒霜乱世婚宠:少帅,夫人要退婚长生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