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当下经理通过办公桌上的内线拨打了一个电话给助理告诉助理要准备的东西后又对翟墨说请翟墨移步到监控室查看他想要知道的信息.

    几乎是在翟墨和经理出了电梯门就看见从安全通道那边赶过來的总经理助理.而助理的怀中还抱着几分文件夹.这些都是刚刚他在接到总经理电话之后去各部门取的.

    翟墨只是冷眼扫了一眼助理后转而在总经理的指引下走进了监控室.根本就沒有给助理一个多余的眼神.

    虽然他对于他的员工办事效率很是满意.但像今天这样的场合他是真的沒有那个身为顶头上司的心情來评价他们.

    一进到监控室正在里面值班的工作人员一见这个阵势有点被吓到.飞快的站起身.因为不知道翟墨的身份.所以只是和总经理打过招呼后便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候总经理的话.要知道这么兴师动众的來到这里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來看看而已.

    而果不其然的是在正在工作的两名员工在和总经理打过招呼后翟墨就对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吩咐道.“我要查看今天在我们酒店举办婚礼的所有相关视频.”

    话音刚落.翟墨又快速的补充道.“听清楚.是所有.”说完又将视线放到几乎是占据了整个墙面的屏幕上.

    闻言.工作人员为难的看了一眼总经理.因为总经理沒有向他们介绍翟墨的身份.所以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听从翟墨的话.所以就把翟墨给当做了酒店的一名普通客人.毕竟能让翟墨进來这里就已经是他们的最大限度通融.而此时翟墨竟然还要查看他们的监控系统.如此命令他们还真的是沒有权利就这么让翟墨查看.

    工作人员得到总经理允许后.在键盘上快速的按下几个键后.当中最大的屏幕上便出现了目前宴会厅上的实时图像.

    可是看了一会儿后却仍然沒有发现他想要找寻的身影.随即又吩咐工作人员将时间往前面调了调.顺带的让另一个人将最开始他们到酒店门口时的画面给调出來.

    画面转转换换间.翟墨突然在某个一闪而过的画面里看见了慕容的身影.当即叫停工作人员手中的动作并且让他将画面倒退回去.可是慕容在他眼前的画面还未他看出个因为所以然來.让翟墨心惊的一幕便出现了.

    慕容她……竟然从窗户上跳下去了……

    ……

    为了婚宴的方便.所以给慕容提供休息的地方也就离宴会厅不远.三楼靠近走廊里边的一个休息室内就是慕容目前所处的地方.

    风子喻双手挽着风老夫人來到休息室后果然看见慕容已经醒來.而且情绪如短信中所说的有点激动.

    风老夫人和风子喻在进门时所看见的场景便是慕容厉声质问屋内三人的情景.当下风老夫人便拉下了脸.对着屋内的这一团混乱的场面沉声道.“都在吵闹些什么.

    ”

    风老夫人的一句话犹如是拉下了时光的缝隙.让画面瞬间定格.

    负责照看慕容的那人在看见风子喻和风老夫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下意识的松了

    一口气.而两外两个化妆师和助理也同样有松口气的态势.要知道在这样被慕容给追

    问下去的话他们也不知道该要怎么去回答慕容的问題.

    而慕容则是有点惊讶的转过身看着门口出现的人.

    在看到风子喻眼里的那抹嘲笑后.慕容突然很心凉.

    风子喻.又是风子喻.

    她和风子喻之间到底是有怎样的深仇大恨才会让风子喻这样來算计她.

    “你看看你这样像个什么样子.还有沒有风家大小姐的修养.”

    接二连三的责问让慕容的心很疲惫.连她自己本人都还沒有搞清楚她此刻为什么

    会穿着这些东西站在这里.而她的奶奶却这样责备她丢了风家的脸面.请问.她活着

    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给风家提供这身躯壳不成的吗.

    “奶奶您不要生气.姐姐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是被今天的这个惊喜给吓到了吧.”

    哼.沒想到竟然这么早就醒來了.看來那药的剂量还是下少了嘛.

    不过这么早醒來也好.为待会儿的演出预热一下也不是不可的.

    风子喻看着风老夫人对慕容动气了.虽然心里高兴.但面上还是围着慕容说话的

    .站在风老夫人旁边拍了拍风老夫人的手臂.示意风老夫人不要生气.毕竟像今天这

    样的日子可是慕容的大喜之日.有什么事情绕过今天难道不行么.

    更何况还是当着外人的面.

    对于风子喻这样的好心慕容可是一点都沒有把风子喻的这点好心给看在眼里.因为在

    慕容这里觉得风子喻根本就不配.

    “哼.沒出息的东西.”对于风子喻的劝说风老夫人是更加厌恶的看着慕容.

    风老夫人的话让原本就强撑着站在屋子中间的慕容是更加的风雨欲坠.

    慕容沒想到她被人讨厌的程度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可是.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这场联姻又非得她不可呢.

    如果她沒有记错的话.上次和那位叫什么的先生见面时.那位先生对她的印象也只能

    说是一般般啊.再说.风子喻在各方面不是都比她优秀么.为什么奶奶他们就不让风

    子喻联姻呢.

    估计是舍不得吧.他们的宝贝女儿宝贝孙女的怎么可能要被用作在商业联姻上面來牺

    牲.

    “奶奶.您怎么这样说姐姐啊……”风子喻略带娇嗔的责怪风老夫人可是风老夫人却

    还是笑开了花.

    而屋内的另外三人在看见这样的场面后除了那名被用作來看守慕容的人.其余两

    人化妆师和他的助理竟然有点同情起慕容來.

    沒想到风家大小姐在风家是这么不招人待见.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同情心泛滥.他们更

    的有点后悔刚刚用那样的态度对待慕容了.

    慕容一动不动的保持着风老夫人和风子喻推门而入时的姿势.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这两

    人一大一小的表演着.

    最后在觉得她们说的差不多时.慕容才开口.“奶奶.在今天之前我想我已经很

    明确的向你们表达了我对这场婚事的不愿意.而您们……”而你们竟然还用如此卑鄙

    的手段來让她……

    说道一半的慕容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來描述她此时的遭遇.要知道像她这样

    的遭遇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恐怕还是第一遭吧.在这之前根本就沒有什么可比性.

    为了联姻竟然绑架.不.应该是软禁吧.最可悲的还是在婚礼当天对新娘下药.

    呵.看來他们对她的防备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浅啊.竟然连下药这样下三滥的手段都使

    上了.她就说嘛为什么再來这里之前她一点感觉都沒有.直到刚刚在风子喻和奶奶推

    门而入时.风子喻眼里的那抹得意.慕容才彻底的醒悟过來.

    “您们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对我.”难道她就不是风家的人吗.为什么身为长

    女就要被这样对待.

    为什么像他们这样的家庭里的子女就一定要走上联姻的路.

    难道为了一个企业的长远发展就一定要有这种牺牲.

    哈.还真的是荒谬.

    风子喻见慕容终于开始反击.于是她向屋内的那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出去.

    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至少在目前还是不要.精彩的事情一定要留在人多的时候.

    三人对风子喻的立马会意.快速的走出房间后还不忘体贴的将门给带上.所以现

    在房间里只剩下慕容和风子喻风老夫人三人.

    见沒有外人在场.风老夫人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來.对慕容所说的话也更加的

    不留情面起來.“身为风家的一份子难道你就不能为风家做点贡献报答风家这么多年

    对你的养育之恩.”

    “可是奶奶养育之恩不一定非要用这样的方式來报答啊……”

    慕容现在真可谓是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她沒想到风老夫人的思想是这么的顽固

    .最可悲的是她还找不出來其他的理由來劝说风老夫人所做的这个决定.

    慕容反抗的话让风老夫人当即就气的拍了一下身前的茶几.“那你想要用什么方式來

    报答.”

    一见风老夫人也发火了.风子喻在心里暗喜.可是面上仍然是一副乖乖女的姿态悄然

    的坐在风老夫人的旁边.劝说着风老夫人.最后还瞪了一眼慕容.“姐姐.你就不要

    说这些话來气奶奶了好吗.”

    呵.看吧.明明该委屈的人是她.这下反倒是她的不对了.

    不过风子喻.到底是谁给了你这个资格让你对慕容这么说话來着.

    不知道慕容此时是真的是被气着了还是突然不想再让风子喻这样对她沒有礼貌.“现在有让你插嘴了吗.”好歹她风子喻是她的妹妹吧.既然如此.那么风子喻的辈分是可以让她在长辈说话的时候插嘴的吗.

    要不怎么说慕容此刻是被气着了呢.在风老夫人的面前这么说风子喻的不是.先不说风子喻会不会对慕容发火.单是这风老夫人一听心里就不乐意了.风老夫人捧在手心里要宠的孙女儿怎么就能被慕容这么给欺负了去.

    所以.风老夫人根本就沒有管慕容是不是也还是她的孙女就直接对慕容责骂开來.“有你这么说妹妹说话的吗.沒教养.”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