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好吧.那肖小姐回去的时候小心开车.”

    “沒想到翟先生竟然也是这般细心的人.不过.这些温柔还是用到慕容的身上去吧.她

    比我更需要.”

    待送走了肖沐.翟墨在厨房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之后才上二楼.

    回到卧室看着慕容和他离开时的睡姿一样一样的.翟墨不由得一笑.盯着慕容的容颜看

    了几分钟后才终于起身去浴室放水洗澡.当然.顺便还有慕容的清洁.

    次日.慕容是在头痛中醒來的.醒來第一眼发现不是家里但却又是那么的熟悉.瞬间她

    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揉着太阳穴.强撑着身体从床上爬起來.就在这时翟墨推门而

    进.

    慕容循声而望.在看见是翟墨时还未來得及欢喜就被翟墨的面无表情给震慑到.

    呃……

    天啊.她昨晚喝酒了.而且还忘记了去找他.现在……

    不知道现在求饶.待会儿可不可以死的轻松点.

    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毫无生气的半趴在膝上.作死状.

    “既然起來了.就洗漱一下准备吃饭.”至于其他的嘛.等吃完饭再算账也不迟.

    埋在被子中的脑袋左右摇了摇.她不要起來啊.起來会沒有好果子吃的.而且昨晚的事情她都不知道了好吗.鬼知道有沒有在喝醉的时候发什么酒疯.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那她真的是沒脸见人了.

    所以.她不要.她不要起來.

    翟墨见慕容这幅鸵鸟心态的逃避模样.不由得出声威胁道.“怎么.不想起來是想让我现在就和你算一下昨天的账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是不介意的.

    “不.不要.我马上就起來.”废话.要是让他在这个时候找她算账的话.那么她可真就是自寻死路了.

    先不说其他.就拿目前她所处的地方.拜托.要是待会儿她因为某件事而死掉的话.那么她还真的是很不值啊.

    嗯哼.既然这么听话的话.那么刚刚又是在干嘛呢.

    翟墨见一溜烟儿的裹着床单跑浴室去的某人很是无奈的摇头.随后自己走去衣帽间去给慕容拿她待会儿要穿的衣物.

    而慕容在跑进浴室后就后悔了.该死的.她沒有拿待会儿要穿的衣服啊.天.待会儿不会又是要让她再裹着床单出去吧.

    就在慕容想要拿脑袋撞墙的时候.翟墨在外面开始了敲门.

    “什么事啊.”一听敲门声.慕容的心里立马拉起了警铃.他这又是要做什么.

    “你的衣服我放外边了.待会儿你自己拿进去.我先下楼让人去给你准备早餐.”得到里面的应声后.翟墨才放下手中的衣物.顺便对着门内的人说道.其实相较于这种方式.他更喜欢直接将衣物拿进去.但是想想那丫头目前的状况.他想还是算了吧.

    要是真的将那只小野猫给惹生气了.那么哄回來的人还会是他.

    “哦.好.”呼.幸好他不是说要帮她拿进來.

    慢吞吞的花了差不多半小时才把自己捯饬好.慕容才下楼去.

    “我错了.”几乎是在走到餐桌前的瞬间.慕容就态度很好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且还很小学生的在说完这话之后将头低的低低的.活生生的衣服人见犹怜的感觉.

    “然后呢.”翟墨很是淡定在坐在位置上.也沒有说让慕容坐下先吃饭.就这么老神在在的翻着报纸.连多余的眼神都沒有给慕容一个的就接下了慕容的话.

    然后.还有什么然后呢.慕容一脸茫然的望着翟墨.显然慕容此时还沒彻底的意识到她到底错在了哪里.

    其实慕容除了背着翟墨悄悄的在外面喝酒外.还有其他事情做错了吗.慕容想.

    “还沒意识到自己到底都有什么错.”

    呃……她可不可以回答说是啊.可是看着翟墨这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这些想法不过是转眼间就被慕容给深深的压制在心里.

    哎.见慕容是真的不知道她到底都错在了哪里.翟墨是沒有办法了.无奈的将手中的报纸放下.对着慕容说道.“先吃饭吧.”免得待会儿又饿的胃疼.

    “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会像昨晚那样一个人跑去喝酒了……”其实像昨晚那样肆意放肆的机会慕容也是不会给自己了.包括其他外在原因的刺激.她都不会去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或许此时那些正等着看她笑话的那些人正在暗处守着她呢.

    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她是真的不可能在做了.

    慕容以为此时的翟墨对她这般不理不睬的原因是还在为昨晚她一个人跑去喝酒而有所生气.所以对翟墨的一言一行都很紧张.这不.见翟墨刚让她吃饭.她就担心的上前去扯住翟墨的衣服对他解释道.

    慕容真的怕翟墨就这件事情而对她有所其他的看法.又或是他们两个因为这件事情而真的有什么隔阂.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來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翟墨付出的比较多.如果连翟墨都要将她放弃的话.那么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挽回翟墨对她的那份信任.

    但其实翟墨此时根本就不是为她偷跑去喝酒而生气.而是觉得慕容在很的是沒有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咱先不说昨晚那件被跟踪的事情.就单单是慕容现在的身体.她居然敢喝那么烈的酒.对此.翟墨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來对她说教了.

    还是说慕容从根本上就沒有意识到身体健康对她的重要性.

    “先去吃饭.”说完翟墨就招手让一旁的佣人将给慕容准备的早餐端上來.可是扯着他衣服的慕容仍是不依不饶.“我不吃.除非你答应我不生气了.”

    他一定要这样吗.她都已经解释也认错了好不好.他到底还有什么好气的啊.真不知道原來他竟然也有这么小气的一面.

    闻言.翟墨在看向慕容的眼神时是更加的冷了.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