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可是.奶奶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刚刚对我说了什么.

    万分委屈的慕容偏过头不再去老夫人.慕容不知道该怎么去和老夫人解释.像这种老人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后辈的身上真的是一种很不道德的事情.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啊.居然还要联姻.

    不知道是不是慕容谨然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彻底惹怒了风老夫人.最后风老夫人干脆一拍桌子.直接拍板定下.“我不管你同不同意.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而今天我只不过是通知你一声.”

    “奶奶……”她怎么可以这么霸道..

    风老夫人根本就不理会慕容瑾然的抗议.在说完这些她该说的话就直接起身.准备出门.然.刚起身走了几步又突然停下转身看着慕容瑾然说道.“不要妄想着说要逃婚之类的话.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人24小时跟着你.”

    慕容瑾然绝望的想.所以.她现在是连自由都沒有了吗.

    而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风母在风老夫人离开之后也是格外有深意的看了慕容谨然一眼后也离开了客厅.

    至于客厅里的另一个人嘛.则是很高兴的继续呆在那里.

    沒错.那人便是风子喻.像一只高傲孔雀的风子喻.

    “姐姐.祝你即将新欢愉快.”啊.真是沒想到啊.突然被老妈叫回來就是为了看刚刚的这幕好剧啊.不过.真是精彩.

    沒想到慕容瑾然在奶奶的专权下还真的是不敢吱声.她很期待接下來慕容瑾然的反应.风子喻看着慕容瑾然最近的变化.想着慕容瑾然应该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让奶奶得逞吧.如此的话.那到时候奶奶又会被气成什么样呢.

    啊.为什么她是越來越期待着接下來即将要发生的一切呢.

    对于风子喻这完全的幸灾乐祸慕容瑾然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她之后也起身准备离开.刚一出门的慕容就发现之前强制性的押她回來的那几名黑衣人保镖又再次出现在她的身边.看來这几个人就是奶奶口中刚刚所说的要24小时跟着她的人吧.

    所以说啊.慕容瑾然你看看你现在到底是有多可悲.居然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不.应该是连这个家里的佣人都不如.

    至少家里的佣人在做好某件事情又或者是那件事情很对主人心意时还会得到主人的嘉奖.又或是一个笑脸.哪里像她啊.做的再好.别人也会觉得不怎么样.当然.这都还算是好的.因为至少沒有在以此为基础的去打击她.

    此时的慕容谨然在走出风家时可比上次要绝望的多了.而此时慕容也不想管她的身边到底有几个人跟着.不.是监视着.此时的慕容瑾然只想要好好的找个地方醉一场.

    是啊.现在这种情况还怎么能去找翟墨呢.与其让他担心.还不如自己先一个人躲起來自舔伤口.

    沒有交通工具.也不有要打车的念头.慕容瑾然就这么一个人失魂落魄的沿着公路往前走着.像极了之前几次心情不好时所做的事情.但是这一次却足够让她心死.

    慕容瑾然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等到她回过神來时.她已经是在一片繁华的商业街旁了.可是她还记得风家的位置是很安静的.所以.她到底是走了多久才走到了这里呢.

    看着眼前的这些灯红酒绿.慕容根本就沒有那欣赏夜景的心情.转过了两条街.看到了她目前所想要找的地方.酒吧.

    几乎是沒有任何犹豫思考的慕容便随便进了一家离她最近的酒吧走了进去.沒办法.此时的慕容瑾然真的是太想买醉了.

    本來她也是可以回到家自己一个人喝的.毕竟现在家里还是有蛮多酒的.可是如果她要是回家的话.那么翟墨就会知道.然后就会为她担心.再说.家里喝酒也沒有在外面这么有气氛呢你说是吗.

    进入到酒吧的慕容直接在吧台坐下.谢绝了酒保为她推荐的酒水.而是点着她自认为可以将她自己灌醉的伏特加.点这个酒不光是因为它的度数高.很大一部分是慕容喜欢这个酒的名字.还有它的颜色.

    虽然还有一些酒水的的名字比伏特加更好听.更美.但.慕容就是喜欢它.

    孤注一掷的喜欢着.

    就好比她对风家人的那份渴求的爱.

    一杯接着一杯.好似沒有任何感觉只是拿杯子的手机械的动着.本來之前还有几个客人在慕容坐下來后不久想要过來搭讪的.可哪知在看见慕容这般凶猛的灌酒后竟心生怯意的退回到原位.唯独只有酒吧是不是在给慕容递上下一杯酒水的时候劝阻一下.

    而慕容瑾然猜想酒保之所以会劝阻她的原因估计是怕她喝多了出什么意外或是闹事吧.

    眼前的事物开始慢慢模糊.但是脑海里的记忆却在慢慢清晰.甚至像是有人在拿着放大镜和扩音器在一遍又一遍的向她重复着之前所发生的那些过往.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慕容突然将喝到一半的酒杯半举在眼前.看着杯中那透明的液体.想象中下一秒在滑入她喉咙中的快感.忽然.慕容笑了.

    可是笑容并未持续太久.准确的说只是昙花一现的功夫便已消失.将酒杯重重的放回到台面上.慕容伸手揪住了自己的衣服前襟.虽然已经喝了这么多的酒.但是怎么办.她的心还是很痛啊.

    快要痛到不能够呼吸了.

    “沐沐.有时间么.出來陪我喝一杯吧.”在肖沐惊讶的追问下.慕容告诉了她目前所在的地址后就挂掉了电话.并且直接关机.

    在按下关机键的那一瞬间慕容很庆幸.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翟墨居然还沒有打电话來找她.

    也幸好.她现在只想好好的买醉一场.不想再让那些琐事來打扰了.所以.就让她彻底的放肆一回吧.

    明天.明天她一定会改变自己.找回自己的骄傲.从新做只属于她自己的慕容瑾然.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酒吧门口便出现了肖沐匆匆而來的身影.

    因为慕容所在的地方很显眼.所以.即便不用刻意的去寻找.肖沐也能第一眼看见慕容在哪里.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想喝酒了.”肖沐快速走到慕容的身边.随手将包往旁边一放.伸手招來侍者叫了一杯鸡尾酒.刚将视线转到慕容的身前.便看见一堆已经数目可观的酒杯……

    看样子她來的有点晚了是么.

    就在接到慕容电话的那一刹那.肖沐就觉得是慕容的电话被偷了.又或者这根本就是慕容本人.以往的那些个见面聚会的.有什么时候是见到慕容在面对喝酒时是这么积极的.慕容半路不落跑或是直接放任他们去疯就已经很不错了好吗.

    怎么今天反而一反常态的给她打來电话说自己在酒吧.让她过了陪她.

    好吧.在來之前的所有疑问看着面前的这些酒吧就已经很好的给肖沐了一个解释.

    见到是肖沐來了之后.慕容在脸上挂了一个很是灿烂的笑容说.“沒什么.就是突然想喝吗.“随即慕容摆了摆手.让肖沐放心她是真的沒事.

    可是慕容瑾然她到底知不知道她此时的笑容是有多么的难看.而这醉酒的样子又是多么的让人心疼.

    “翟先生呢.怎么沒有看见他人.“肖沐坐在椅子上找了一圈都沒有见着翟墨.便问慕容.肖沐不知道翟墨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敢如此放任慕容一个人住酒吧喝酒了.而且还喝了这么多.

    “嗯.翟先生貌似还在加班吧.唔.我也不知道.貌似他这两天又开始忙了.“嗯.他现在估计是在忙吧.不然怎么就沒有打电话來关心一下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见慕容那因为醉酒而神志不清的模样.肖沐不禁怀疑是不是他们两个的感情出了什么意外.但却又在心里很快的打消这个念头.翟墨对慕容的宠爱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如果说这段感情出了什么问題.那么错误大部分会出在慕容的身上.但是此刻这丫头在酒吧里喝成这样.肖沐还真的不敢怎么去下定论.

    “所以你就趁着翟先生在忙而你就出來鬼混.你就不怕翟先生知道后会狠狠的收拾你吗.”

    “嗯.收拾.谁还会那么在乎的要收拾我啊.”现在她的身边除了他和肖沐他们还

    会有谁会那么在意她的死活啊.连至亲的人都对她讨厌至极.她又有什么权利去要求对

    人來对她好啊.

    想想.慕容瑾然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好可悲的.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