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所以.在慕容和翟墨前后离开的这几分钟之内.风老夫人很好的将自己的真实情绪给隐藏了起來.留给外人的只是一脸慈爱的笑容.

    好像是她根本就沒有因为慕容这丢了礼节的行为而有所生气.

    慕容自出了风家的大门后.连车也沒开就一直顺着公路跑着.穿着长裙和高跟鞋让她的身体在跑步的过程中踉踉跄跄.看着很是让人担惊受怕.

    天知道慕容会不会在下一秒就因为鞋子太高的关系而摔倒.

    当翟墨跑出风家的大门后.向周围巡视了一圈之后愣是沒有发现慕容的身影.按理说她穿着那么高的鞋子.又是这么短的时间.应该跑步了多远啊.怎么他这才出來就不见了踪影.

    急切的看了一眼公路两边.最后选了一个右边的方向追了过去.

    所幸.皇天不负有心人翟墨在向右边的方向追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在某处草坪上发现了正埋头坐在草地上的慕容.

    慢慢放下脚步.也慢慢放下了那颗担心她的心.待调整了一下呼吸之后才向慕容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慕容太过投入的哭泣 又或是不想理会翟墨.待翟墨在她面前蹲下将手放到她的肩上时.慕容才反应过來.抬起头.满脸泪水的望着翟墨.起初.因为泪水的缘故.慕容沒有看清來人是谁.待满框的眼泪掉落后.她才发现此时蹲在她身边的人是翟墨.

    翟墨见慕容抬头看清是他时.便将慕容给拥在了自己的怀中.

    他不允许他的女人独自一人哭泣.

    如果可以.他更不允许他的女人哭泣.

    自小家族的教育都是说遇事流泪是懦夫的行为.他虽然不这么赞同.但是却沒有万事否认.

    而此刻.面对慕容的眼泪.他只是控制不住的心痛.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面对突來的温暖.慕容竟失控的推搡着翟墨.想要让他远离自己.

    “你放开我啊……”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在她如此狼狈的时候出现.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失声痛哭的慕容此刻尽显示出她从未展露出的软弱.慕容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但是.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受不了.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明明可以很温馨的.开开心心的庆祝一场一年只有一次的生日.可是.为什么这么美好的一天会让这些俗事所破坏.

    既然掺杂了这些俗事也就罢了.可是为什么要未经她的同意对她的人生做出这般重要的决定.难道她活了这20几年都沒有一点人权可言吗.

    哈.她终于知道刚刚风子喻将她拦在二楼走廊想要说的话是什么了.呵.其实风子喻根本就不是好意的提醒她吧.而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话.而现在.这些不都实现了么.想必.风子喻现在正在风家的某个角落里开心的谈笑风生吧.

    慕容的挣扎在翟墨这里只能算是以卵击石.沒有一点的可行度.

    紧紧的将慕容拥在怀中.翟墨想要以此方式來告诉慕容.有他在.想要以此方式來给慕容安全感.

    其实他也有很多话想要用來安慰慕容.但是他怕他一说话.她的情绪反而更激动.闹的更凶.他沒有忘记刚刚他还未触碰她之前.她是怎样一个人安静的埋头抱膝坐在那里哭泣的.

    风家的客厅里.

    “奶奶.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什么叫‘年纪也不小了.随便找个人嫁了吧’.啊

    .难道她的婚姻大事在长辈的眼里就是这么的微不足道.难道风家的整个企业比起她的

    后半生來说就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居然用她的后半生幸福來壮大企业的辉煌.那子喻

    呢.风子喻呢.为什么他们不让风子喻随便找个人嫁了.

    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她.

    就因为她习惯了逆來顺受.就因为她从小受了委屈不在大人面前抱怨.

    所以.他们就认为她是一个软柿子.可以任人拿捏.

    哈.这可还真是笑话啊.

    也真是够可悲的.沒想到她活了这么久.和他们相处了这么久还是沒有看清他们的

    本性是什么.

    也是.商人嘛.哪有让自己吃亏的时候啊.哪有不算计别人的时刻啊……

    【

    “沐沐.有时间么.出來陪我喝一杯吧.”在肖沐惊讶的追问下.慕容告诉了她目

    前所在的地址后就挂掉了电话.并且直接关机.她现在只想好好的买醉一场.她不想再

    让那些琐事來打扰了.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酒吧门口便出现了肖沐匆匆而來的身影.

    因为慕容所在的地方很显眼.所以.即便不用刻意的去寻找.肖沐也能第一眼看见

    慕容在哪里.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想喝酒了.”肖沐走到慕容的身边.随手将包往旁边一放.

    伸手招來侍者叫了一杯鸡尾酒.刚将视线转到慕容的身前.便看见一堆已经数目可观的

    酒杯……

    看样子她來的有点晚了是么.

    【【【【

    次日.

    “董事长.有位姓翟的先生找你.”

    “沒有预约.”正在处理公务的风起手中的动作一顿.想了一下.似乎今天秘书给

    他的行程里并沒有这个人.遂.不确定道.

    “对.不过翟先生说他是宋氏集团宋总的朋友.”

    “请他到我办公室.”

    翟墨走进风起的办公室.沒有过多的打量其装饰.径直的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时还

    不忘将自己带來的报纸给风起递过去.

    “翟先生这是.”风起看着翟墨的此番动作.一时不知该做如何解释.现在风起除

    了知道他眼前的这位姓翟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就连翟墨此时前來的目的都不知道.

    所以.面对着种种.风起还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风董事长.我也就不耽误你的时间有事直说了.照片上所拍的两人正是我和令媛

    两人.”

    “敢问翟先生目前在哪儿高就.”

    “目前本人闲云野鹤四处游历.期间并无任职.”

    “既然如此.那你有什么资格來娶我风家的女儿.”

    风起的话.直白一点就是说.你丫沒钱沒权.凭什么來高攀我家的女儿.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