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风母所想

    说罢.风父也起身准备上楼去书房.而风母看着风父的这般态度.心里很是窝火.虽然风母对慕容的态度很是不待见.但也不想风父站在慕容的那边.所以.此刻在看见风父就慕容今晚失态的这个问題上不想多谈.顿时就以为风父是在‘包庇’慕容.

    见此.风母怎还能淡定的坐在这里.所以几乎是在风父起身离开的下一秒.风母就也起身.准备跟着风父去书房将这件事情给说清楚.风母必须要知道风父的明确立场是什么.

    反正.不管风父的立场是什么.风母都要让他改变成站在他们这边.不要去管慕容是死死活.

    风父睨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风母.很少无可奈何.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二楼风父的书房.风父本以为是普通的谈话.哪知.风母接下來的动作却……

    风母不仅将书房的门随手给关上了.还顺带上了锁.

    对此.风父还真的有点意外.

    “你倒是说说看.你对妈插手风子玲婚姻的事情怎么看.”说完这话.然后风母就在书房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摆给风父则是一副如果你不说.那么她就和他耗到底的姿态.

    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老婆竟变得如此咄咄逼人了.难道刚刚在下面她看不出來他对这个话題已经是不想讨论了吗.

    对于风母这般语气的问话.风父则是浅浅的皱了一下眉.随后拿过一旁的报纸.一边打开的同时.一边回应着风母之前的问題.“什么怎么看.我以为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是啊.风父既不插手干涉阻止.也不插手帮忙.就这么中立的态度.却愣是让风母起了疑.而让慕容死了心.

    其实.风父对于老太太的这些个做法是持赞同意见的.毕竟.风氏的进一步成长是得靠集团联姻才能踏出的.所以.牺牲子女的婚姻也不是不可取的.至少.他和风母的婚姻就是这样.

    只不过.这联姻的人选.风父和风母一样也是偏心于风子喻的.他也不想风子喻成为家族壮大的牺牲品.而至于他的大女儿风子玲嘛.那就好像是可有可无罢了.

    至少他在老太太宣布这件事情的时候沒有一点的心疼和舍不得.所以.归根结底.他还是比较偏心于风子喻的吧.

    “哼.明显到我说明天打电话让那丫头回來你就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了是吗.”对于风父的话.显然风母很是不屑.

    嗯.风父不禁‘反省’了一下.刚刚他有表现的不耐烦吗.

    女人的事情不就是让女人去处理的嘛.老是在这些小事情上询问他这个男人.那他得多累啊.公司里那么多的事情在等着他处理.而家里的这些小事如果再让他处理的话.那还要风母干什么.

    这个想法刚一在脑海中成型.风父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要知道在婚后的这么多年來.风父可沒有觉得风母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除了在处理风子玲的事情上有些偏激之外.其他的都和其他贵妇那般完美的处理着家中的大小事务.

    当然.风父更沒有像其他男人那般在婚后有出轨的行为.

    而现在……

    是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风父开始发现他对风母的想法也在慢慢的发生转变.

    而风父对风母这些看法的转变风母是一点都沒有察觉.以至于最后.风母只能追悔莫及.但.那时.事已成定局.在做什么都是于事无补的.

    “我沒有回答不是已经代表了默认的意思吗.”难道非得要他像个女人一样.对这种事情表现的热衷不成.

    面对风父这突然沉下去的语气.风母的心一惊.抬眼去看风父.才发现此时风父的脸色很难看.几乎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风母原先还分愤愤不平的模样.竟突然像只猫咪般变得乖顺了起來.

    见状.风父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这件事情你就自己看着办.不过明天你打电话让子玲回來恐怕会有点困难.”刚想直接让风母出去.可是.风父最后想了想还是将后面的话给说了出來.

    其实.这次风父的猜想是正确的.你想啊.慕容是傻了么还是疯了.在被风家人这般对待后.还会因为一个电话就回风家的吗.

    最关键的是还是在事发之后的第二天.尼玛.是个人这心理都是沒有调整过來的好吧.

    “再困难她也得给我回來.她也不想想今晚就她那样随便怕拍屁股就走人的行为会给我们带來多大的麻烦.而这些.如果那边不追究也就算了.如果追究起來的话.我们风家能承受得起嘛.更何况这还不算今晚的事情让我们风家在整个A市颜面扫地.”

    说到这里.风母眉宇间的怒气又掩饰不住的往外冒.

    这并不是风母危言耸听.而是风父也知道的实情.所以此刻他不得不表明立场说.“如果明天你打电话子玲不回來的话.你给我打个电话.我來和她说.”是的.张家.可不是他们一个商户人家能够比的.

    闻言.风母虽不见得有多惊喜.但.至少在面上露出了笑容.

    想來.刚刚风父的这些话很合她的意.

    不过.这些都不足以让她正在的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表露出來.只见风母很是温婉的一笑.“好.明天如果在我打电话子玲不回來时我再打电话给你.”

    “嗯.”对于风母前后的言语.风父只是淡淡的应了一下.并沒有太去将风母的这些变化给房子啊心上.

    风母见状风父的心思不在她的身上.和她说话也是这般的带着敷衍的性质.好在她想要的东西已经被风父所允诺.因此.再在这里待下去也沒什么意思.替风父的茶杯重新掺满水之后.便悄悄的离开了书房.

    若说风母这前后的变化嘛.就是在进入书房和从书房里出來时的心情不同罢了.

    ----------------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