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你干嘛.”他这是要干嘛.她才刚刚默许承认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就要傲娇吗.

    “不-准-去.”翟墨好憋屈.他的身份好不容易被慕容正式拿到台面上來.还未等他好好的享受这一殊荣.她的朋友居然來凑热闹.所以.他不准她出去.

    “为什么.”对于翟墨这突來的奇怪想法慕容还真的是摸不透.

    “然然.我们才刚刚确定了关系难道你沒有发现应该再花点时间给它稳固一下吗.”翟墨耐心的拉着慕容的手让她再次坐到他的身边.给她一一解释他为什么不想让她出去的原因.

    其实说白了翟墨就是吃醋.吃慕容好朋友的醋.翟墨不喜欢因为慕容朋友的一个电话就能够把慕容给叫离他身边.这样翟墨会沒有安全感.

    “翟先生.对方可是我的好朋友耶.”现在已经身为正式男友的他怎么能这么小心眼.

    “我知道.可是你认为你现在合适去安慰一个刚刚失恋的人吗.”

    她怎么就不合适了.虽然安慰人这个事情她不常做.但.陪着秦晓柔说点话.让她吐吐苦水应该是好的吧.

    “你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你觉得你这么去刺激她合适.”

    怎么说翟墨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呢.这样的理由都被他给扯出來了.还真是为了慕容无所不用其极啊.难道他不知道他的这般做法很不像他平时的做事风格么.

    “好了.好了.我让你也一起去可以吗.”不就是把他介绍给她的朋友么.有什么困难的.以前的确是她不想.但是现在不同了啊.既然想要和他好好一起.那么就得有个在一起的样子.

    闻言.翟墨气馁的长叹一声.随即将头埋在了慕容的颈窝里.哎.他的这个被女人哦.怎么就笨的这么可爱呢.本來他以为她在听他说了那么多废话后.会了解他话里的意思.沒想到……

    “怎么.你不想去.”如果想去的话.干嘛还这幅表情.

    “沒有.只是今晚你朋友是让你去陪她的.我去不合适.我送你过去可以但和你一起去见你朋友就算了.”说着.翟墨准备起身去换件衣服送慕容出门.

    “啊.那个既然你不想去的话.就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打车去就行了.”让翟墨送她这不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么.而且她还沒有暴殄天物到让他來给她当司机.

    “说什么呢.”他们之间有必要用麻烦这个词吗.还真是见外的不喜欢啊.

    翟墨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挠乱了慕容的头发后才进了衣帽间换衣服.留下慕容嘟着个嘴以表示慕容此时的不爽.

    最后慕容还真是被翟墨给送到秦晓柔目前所在的酒吧的.酒吧外面.翟墨将车停在门边.皱着眉看着外面的霓虹灯闪烁.或许.此时他有点后悔之前和慕容说他不进去了.

    翟墨打量外面的环境时.慕容也在观察他脸上的表情.看见翟墨微微皱起的眉头.偷偷的笑了一下.看來.他不喜欢这样的地方.嗯.是好男人的标准之一.

    可是在看见他那纠结的小眼神时.慕容又有点不忍心.遂开口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去.”人多力量大嘛.万一待会儿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幺蛾子.有翟墨这个男人在.她的心里也有底不是.

    翟墨感动的扯了扯嘴角.“不用了.这是你们小姐妹之间的谈心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待会儿回家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來接你.”

    “好.那你开车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其实慕容也不知道接下來她会和秦晓柔聊多久.但.现在既然翟墨不进去.那么就让他先回去吧.如果让他一直等着外面的话那也很不好.

    一直到慕容进入酒吧好久.翟墨还在外面待着.

    相较于外面街边四起的汽车引擎声.酒吧里面的声音可要纯净的多了.‘清’(酒吧)里可就要安静的多了.清不像一般酒吧那样喧闹.來里面喝酒的人也沒有那么疯.就连音乐都是选择比较偏温和的.里面的装修几乎和咖啡厅里差不多.除了正中间有个大大的舞台提供给客人唱歌跳舞之外.

    慕容是在二楼的一个偏角落的包厢里找到秦晓柔的.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推开门的慕容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她的朋友.而是那摆了一桌的酒瓶.随后才是在沙发上毫无形象的躺着的秦晓柔.这也还真是多亏了秦晓柔目前处的地方是包厢.不然.要把秦晓柔目前的这幅样子给放到外面去.指不定明天报纸头条上会刊登出些什么内容來.

    直到慕容走到秦晓柔的身边.秦晓柔都沒有发现此时她的面前正站了一个人.慕容无语的踢开几个被倒在沙发边的酒瓶.随后又踢了踢秦晓柔垂在沙发外边的小腿.

    此时.秦晓柔才迷迷糊糊的回过神來.看着正站在她面前的慕容.很是费力的撑起躺在沙发上的身子.歪歪扭扭的靠在沙发上.用手指着慕容.愤怒道.“你怎么现在才來啊.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再晚來一会儿的话就见不到我了……”这沒良心的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的心已经难受死了.真的.真的.如果慕容再晚來一会儿的话.是真的就见不到她了.

    因为秦晓柔已经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恋爱这个东西真的是太荤淡了.

    不管是事业还是其他.都一向顺风顺水的秦晓柔根本就不会想到她在沾染上这个东西后竟是如此狼狈不堪.不过是一个失恋而已.居然想要通过结束生命來让自己脱离痛苦.

    慕容有点被眼前的这个秦晓柔给吓到.当即便坐到了秦晓柔的身边.语无伦次的解释道.“那个.你别生气啊.这不是堵车么……”

    ╮(╯▽╰)╭慕容这个理由找的真是很得翟墨的真传啊.大半夜的.堵车……

    慕容眼见秦晓柔伸手去拿放在旁边的酒瓶.还沒让秦晓柔的手触碰到瓶身时.慕容便将酒瓶给转移到了别处.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