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沒错.现在慕容的脸颊还比那打了腮红后的效果要來的更加逼真.像极了红透了的苹果.同时慕容也暗庆.幸好现在张嫂不在这里.不然.指不定张嫂会拿这件事又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來.

    扰乱了慕容内心里那一池春水的翟某人却还有心情笑.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坏呢..

    “翟先生.请问你很闲么.”慕容尽量的让自己冷静下來.也尽量的不让自己已经变了调声线让翟墨听见.所以只能这般严肃的质问翟墨这个大闲人.

    天知道有时候慕容在忙的脚不沾地时.这位翟先生是有多么清闲的在她身边转悠.那一刻.也只有天才知道慕容是怎样的想将翟墨杀之而后快.

    知道慕容又开始了每天必备的炸毛.翟墨也不恼慕容对他的这般不客气.反而还彬彬有礼道.“现在是有那么一点闲.”

    现在的翟墨的时间的确是有那么一点闲.之前他已经将要处理的紧急事务都已经处理好了.要交代的工作也都一层一层的交代下去了.甚至还在百忙之中开了一个小会.而现在在用过餐后.他还可以休息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便可以去机场.

    因此.翟墨此时他怎么能不闲呢.

    略带慵懒的回答.让慕容这心真是很不好受.所以.翟墨是摆明了來炫耀的是吧.

    “哦.是么.翟先生的闲我是领教到了.可是我现在却很忙耶~”说完也沒等那边回话.就这么轻轻的按下了红键.

    丫的.我叫你狂.

    最后还不忘感慨一下……啊.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慕容挂断翟墨的电话是越來越得心应手了.

    翟墨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眯着眼睛.预示着他此时有点小小的生气.这个丫头.是不是太久沒有给她教训了.不然.才会让她如此嚣张的挂断了他的电话呢.

    而且.这是第几次了.

    趁着目前还有时间.翟墨便再次拨通了慕容的电话.所幸.这次沒有被慕容挂断.

    不过.翟墨等了约莫快一分钟的时间仍沒有听见慕容那边有任何的回应.安静的就差点让翟墨以为慕容的电话设置成自动应答.但是.慕容那边那些稀稀落落翻动的纸张声还是出卖了目前慕容有在电话旁这事实.对此.翟墨也不恼.

    单手叉腰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物.“怎么.小野猫长大了.”居然敢在老虎的面前发威作福.

    正半躺在沙发上翻看杂志的慕容闻言.手中的动作一顿.故作疑惑道.“咦.你什么时候养猫了.”可是同一时间又在心里怒吼.喵的.她什么时候成了小野猫了啊.她明明就是一只老虎的好伐.只是她平时不轻易将老虎的那面露出來见人罢了.

    此时慕容装疯卖傻的功夫还真是堪称一绝.曾几何时.会有人在翟墨的面前这般说话.所以.翟墨在听见慕容这般软软的声音.不由得放松了身体.借着玻璃慵懒的半靠在玻璃上以便自己休息.而眼中所看向的地方却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方向.

    而现在慕容却是一再的挑衅翟墨对她的底线.

    两人一攻一守之间那是玩得不亦乐乎.却沒有一人觉得这样的相处是幼稚的.当然.这番情景就算是有第三个人给看了去.那人恐怕也是不敢多言语什么吧.

    说说聊聊.争争吵吵.点滴的时间就这么在两人的眼前晃过.

    “待会儿我要离开A市出差……”眼看时间已剩下不多.翟墨才又重新说道早餐时便已经提到过的话題.可是.说了一半.他便沉默了.

    按理说.他在A市所停留的时间也够多的了.可是.在翟墨所有的计划中独独多出了慕容这个意外.所以.他才会将在A市的时间一天又一天的延长.有些计划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搁着.

    这次如果不是那个合作案要亲自要他商谈的话.估计他还是会选择待在A市的.哪怕家里已经打了很多通电话过來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之类的.

    慕容见翟墨那边沒有声音.于是只好接口道.“嗯.我知道.”早上吃饭的时候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怎么现在还要提醒啊.

    是考验她的记忆还是.

    那个‘还是’什么的慕容不敢往深处想.也不愿意去想.慕容总觉得如果她和翟墨之间的那层关系被捅破后会再难以回到现在这般情形.

    而慕容沒有发现.她手中正在翻看的杂志也不知何时开始.便停在了那一张内容上……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要……”

    翟墨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慕容急急打断.“怎么.这次你要去很久么.”说完.慕容就有种想咬断自己的舌头.靠.她这是在关心他的节奏么.为什么这样的话会突然俺从她的嘴里跑出來.那个.她可不可以给翟墨说.刚刚说话的那个人不是她本人.

    这次.翟墨的欢喜可不是只表现在眼里和嘴角.因为慕容的话.翟墨开心的笑出了声.就连要掩饰的想法都沒有便由声波传递给了电话那边的慕容.

    而慕容在感受到翟墨如此好心情后.她的心情则是更郁闷了好吧.

    反正慕容是绝对不会承认她刚刚是有那么一点焦虑的.

    而她更不会承认.她是慢慢习惯了翟墨在她的身边的.

    “舍不得.”翟墨拿着电话好心情的离开的窗边.往办公桌的位置上走去.待走近.随手拿过一张便签纸用笔刷刷的写了几句话.

    哪怕此时翟墨已经把他的声线压低了很多.但慕容还是听出了他声音里的高兴.

    此时慕容困惑了.难道因为刚刚她那么一句脱口而出的话真的会让翟墨这般高兴么.为什么越和翟墨相处.慕容约会有种摸不清这个男人在想什么的感觉啊.

    “……”他的自我感觉敢不敢不要这么良好.慕容心中的真实想法自然是不能让翟墨知道的.不然.指不定翟墨又会在慕容的面前得瑟多久.所以.慕容此刻故意和翟墨唱着反调.语气轻松的对着翟墨说道.“哪有.我只是想说.如果你会很长一段时间不回來的话.那么我会很高兴的.因为张嫂做的饭菜只能我一个人吃掉……”

    所以.归根结底慕容还是为了美食是么.

    错.当然不是了.慕容只是想用这个借口來掩饰她心中的慌张罢了.其实慕容也拿不准.在翟墨离开的日子里.她还能不能像之前那样有食欲了.

    “沒想到张嫂的饭菜能让你这么喜欢.”如果翟墨早知道这点的话.说不定就会在一开始便让张嫂去到慕容的身边照顾她.或许那样的话.慕容的身体也不会那么糟糕.

    同时翟墨又在心里暗骂慕容是个小沒良心的.难道慕容在感激张嫂的时候忘记了他才是张嫂的老板么.

    饮水思源啊.这个老道理却被慕容给抛的远远的了.

    见翟墨也提到张嫂做的饭菜.慕容很是骄傲道.“当然.张嫂做的饭菜是最好吃的.”就连五星级的大厨都比了张嫂的手艺.哎.翟墨的手下能有张嫂这样的能人.也算是翟墨捡到了.

    慕容傲娇的样子是真真的忘记了此时翟墨才是张嫂的老板……

    “怎么.真的就这么喜欢张嫂做的菜.”以前翟墨就怎么沒有发现慕容这丫头是这般容易满足的人呢.虽说张嫂做的饭菜很合人的胃口.也懂得为主人家着想.但是.在这世界上比张嫂做饭做的好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慕容就像是井底之蛙般就认定了张嫂一人.

    说起來.张嫂能得到慕容的如此喜欢.这一点还真是超出了翟墨的预计的.毕竟张嫂的工作作风不像是能和慕容这样迷糊的女人相处得來的.而且.翟墨可沒有忘记.以前张嫂在帮他在家接待其他女性客人时.表现的是怎样的一副让人敬而远之.让那些女性客人个个都对张嫂充满了记恨.甚至是有些男性客人也对他说过.张嫂这个人太一本正经了.像极了以前英国王室里的那些老管家.

    总而言之就是不怎么讨人喜欢.

    对此.翟墨不置一词.毕竟张嫂之前是真的毕业于全世界最严谨的酒店管理学院.

    而现如今.才几个月的时间.就能让张嫂和慕容的相处是如此融洽.

    而且.翟墨更是发现.张嫂在某些地方还受到了慕容的影响.而张嫂这个一向不怎么喜欢替别人说的人居然也在慢慢的为着慕容说好话什么的……

    现在他身边的那些下属好像都默认了慕容会是他们未來的老板娘.

    种种迹象无一不表明着慕容是如此的受大家的欢迎.

    而正因此.翟墨想要将慕容拐回家的yuwang是愈发的强烈起來.

    “翟先生.今天的你废话很多耶.”慕容如果不喜欢张嫂所做的饭菜的话那为什么还会每次都将它们给吃光光啊.

    而且.最根本的事实是张嫂做饭真的很好吃嘛.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