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难道是慕容以前掩饰的太好.还是说.是这段时间她的变化太大.可是.不管宋琳想到了什么原因.宋琳还是过不去她心中的那个坎儿.

    宋琳不允许.慕容居然比她还要过的好.

    “琳琳.不要生气了.对那种人有什么好气的对吧.”就在宋琳为慕容突然转变的事情暗自伤神时.先前有帮着宋琳说话的那名粉衣女子走上前來.一脸巴结之色的安慰着宋琳.示意宋琳不要想太多.更不要和慕容那样的人去计较.

    按照他们这些人的看法.能在美容会所里做事的女人能有几个‘好’人.

    所以.他们和他们根本就不能放在一个层次上去比较.因为这样会很有失他们的身份的.

    闻言.宋琳瞪了一眼粉衣女子.“你都知道些什么啊.”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凭什么來说她和慕容瑾然之间的事啊.

    要知道.宋琳好不容易才将大家的那些注意力都引到她的身上來.可是.现在慕容却又出现了这样的转变.如果到月底同学聚会的时候.慕容仍然是今天这样与之前判若两人的话.那她之前所做的那些功夫不就白费了么.

    现在和之前的那些同学或是朋友在见面时.哪个不是对她羡慕嫉妒來着.

    可是.想到之前在学生时期的那段时间.纵使慕容平时的打扮都不出众.也不刻意的在学习上争名逐利.

    但是.就是有那么一种魔力让慕容的身边永远都围着那么一群人.每每.宋琳在看着那些对慕容献殷勤讨好的人时.心里都不是滋味.同时又在心里幻想着那些人所要讨好的对象是她.

    因此.从以前还在学生时代的宋琳就一直盼望着她的风头压过慕容.现在.她好不容易在花了那么多的功夫才将慕容的风头压下去.而她.还沒有怎么享受这场胜利的宴席.慕容又发生了改变.如此.宋琳她怎么能冷静得下來.

    又或许.谁來给她一个可以为之冷静下來的理由.

    很抱歉.沒有谁.谁也不能给宋琳找出一个足以说服她的理由.

    或许.就连宋琳她自己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我……”

    “好了.琳琳.其实她也沒有什么恶意的.”只不过是说了一些太过于直接的实话.居然就如此生气.看來刚刚那个人对宋琳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嘛.

    “是啊.琳琳.对于这样的事情你真的沒有必要这么生气……”

    “我刚刚听他们推荐了几个其他的项目.所以约好了待会儿去spa.你要不要一起.”

    一个两个的.都做好了指甲才过來象征性的安慰着宋琳.

    “不去了.我回家了.”宋琳沒好气的瞥了一眼和她随性而來的那几人.还去什么去啊.本來來之前好好的心情在刚刚和慕容那样一番过招后.你觉得宋琳还有心情继续呆在这里么.

    说完这话之后.宋琳便随手招來人让他算一算她的消费是多少.

    “你好宋小姐.你一共消费了XXXXX元.”

    待紫荆的员工报出宋琳的消费金额时.宋琳那本就不怎么好的脸色.又是彻底的变了一个天.

    短短几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换來的就是上万元的消费……

    还有那不算的坏心情.

    乘兴而至败兴而归.恐怕就是说的宋琳目前的心情吧.

    估计.打死宋琳.宋琳也不会想到她在如今在这样的身份下居然还会吃这样的哑巴亏.

    +

    二楼慕容的办公室内.张嫂就这么安静的坐在一边陪慕容将午饭吃完.时不时还很配合的回答一些慕容所问的问題.

    “张嫂.我真的是越來越爱你了……”每次做的饭菜都好好吃啊.慕容真的可以发誓.如果再这么的被张嫂喂下去.她肯定会变成一个胖猪的.

    “这话慕容小姐应该给先生说才好.”知道慕容这句话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张嫂很谦虚的掩面笑着打趣道.

    话说.如果慕容小姐将‘爱你’这话对先生说了之后.先生应该会连续好几天都高兴的睡不着觉吧.

    可是.对于两人感情进展的进度先生不紧不慢.而慕容小姐则是一点想要进步的感觉都沒有.有时候两人的这般情况让他们这些下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不能插手做些什么.毕竟.主人的事情不是他们这些下人能够插手干预的.

    但是嘛.张嫂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张嫂想.或许她不是不可以从慕容这里來个突破什么的.如此.便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帮帮先生和慕容小姐早日修成正果.

    所以.现在张嫂时不时的都会将慕容所说的话和翟墨扯到一起.

    而.慕容每次都碍于张嫂所做的美食上又不能对张嫂说什么‘拒绝’的话.于是.就这样.张嫂在慕容面前提到翟墨的次数是越发的多了起來.有时候更是看着慕容好欺负.还经常的在翟墨面前來说些什么‘今天慕容小姐在看见某样东西或是在干某件事情时有想你啊之类的话……’.如此.弄得慕容是想发火又不能发.而那些小别扭慕容就只能自己受着.

    毕竟.在慕容的眼里张嫂除了是翟墨的下属之外.还是她的长辈.所以.身为晚辈的慕容怎么可以去说一个长辈张嫂的不是呢.

    “张嫂又拿我打趣了不是.”好像这两天这样的打趣频率是愈发的多了起來啊.慕容想.她要不要阻止一下.不然.到时候张嫂肯定会得寸进尺的.而且.这样更会合翟墨的意的.

    嗷.好可怜.她居然只有一个人在孤军作战耶……

    张嫂什么的都是在帮着翟墨.真是好不公平的说.

    “慕容小姐严重了.张嫂怎么会拿慕容小姐你打趣呢.”是的.张嫂充其量就是偶尔欺负欺负慕容罢了.绝对不会拿慕容打趣的.

    “张嫂……”慕容一声娇嗔还未來得及全部对张嫂进行控诉.就被放在茶几上的电话给打断了话.听着那特有的铃声.慕容不满的撇了撇嘴.

    慕容之所以会撇嘴的原因是因为此时的这通电话就算她不去看來电显示也知道來电之人是谁.要知道之前她可是有特别的将某人的來点给重新设置了一下來电铃声.为的就是在某人打电话來..拒接.

    可是.沒想到.自从给了某人这份特别的待遇后.慕容不但沒有拒接过某人的來电.甚至每次在某人來电时.她都有种心跳莫名加快……

    啊.这到底是什么在作祟啊.

    顶着张嫂那暧昧的眼神.慕容起身走到窗前才按下接听键.

    见状.张嫂便安静的收拾东西.和慕容打了个手势.然后准备离开.

    -

    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边某人的声音便传了过來.“午饭吃过了.”

    嗯.慕容疑惑.翟墨他怎么会知道她刚吃过午饭.

    看着张嫂轻声掩门离开.慕容才沒头沒脑的向翟墨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才吃过午饭.”张嫂应该不会那么无聊的连这些小事都要向翟墨汇报吧.

    “呵呵.因为.我也刚吃过和你同样的饭菜.”知道慕容脑袋又突然的犯迷糊了.而.每次.翟墨都会在慕容犯迷糊时很好心情.有了好心情.那么自然是会和慕容多解释几句的.

    因此.电话那边的慕容在听了翟墨的解释后.仍然有点懵懵的……

    那个.翟墨的意思是在说.他也刚吃过午饭么.

    看着身后的茶几.慕容似乎还能感觉到刚刚那顿丰盛的午餐还在散发着诱人的食物香.是啊.她怎么就忘记了.张嫂每次准备的食物都是只有她和翟墨的.现在她吃了.翟墨那边怎么可能会沒有嘛.哎.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也不知道翟墨那家伙有沒有在电话那边偷笑啊……

    所幸.慕容并沒有听到來自翟墨那边的偷笑声.其实慕容有所不知.此时翟墨的嘴角已经到快要盛不下他笑容了.也幸好现在翟墨的办公室里沒有外人在.不然.翟墨的下属要是看见他们老板如此夸张的笑容是.不是觉得要变天了.就是认为翟墨要整人了.

    “咳.那个.你打电话有什么事么.”慕容故作正经的清了清嗓子.暗示翟墨不要那么吊儿郎当的.想起之前在下面时.翟墨的好几通來电以及短信.慕容不免怀疑翟墨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她.不然.也不会让一向不怎么爱发短信的翟墨破天荒的给她发了那么多条信息.

    “沒什么.就是想你了.”

    夹带着笑意的温润嗓音透过电波一丝不落的传入慕容的耳里.让慕容听得不禁郁闷横生.

    ……

    翟先生.咱秀甜蜜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光天化日胆大包天啊.

    什么叫‘想你’了啊.

    如此刺果果的那啥.你有想过我们慕容亲的想法么.

    难道你不知道慕容是个女孩子么.

    难道你不知道慕容在听见你如此刺果果的示爱后.她有涨红了一张脸么.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