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沒什么……”

    说真的.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慕容也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这是她利用空闲时间打了好几份工.存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钱才给爷爷买了一对古董瓷瓶.而现在它们正躺在她的脚边.这些.就是她目前所知道的全部.

    “沒什么你能把自己搞成这样.”翟墨抓着慕容是手腕怒吼.此时的翟墨真的很怀疑.是不是接下來他除了要给风家一个教训外.还要给慕容这个不听话的女人一个教训.不然.下次要再遇到这样的情况.说不定她还会把自己伤的更彻底.一次比一次严重.

    “嘶……”被翟墨用力甩动的手腕牵动了手掌上的伤口.因为疼痛.慕容在下一秒不得不痛呼出声.而也正是在此时慕容才发现她的右手受伤了.

    或许是某种本能.翟墨在听见慕容的痛呼后.原本还像喷火龙四处喷火的他此刻也注意到了慕容右手上的伤口.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那大大小小深深浅浅染着血的伤口.翟墨是真的想要一把掐死慕容这个不听话的女人了.

    还是那句话.见过折腾的.沒见过这么折腾的.

    沉着脸.什么话也沒说的就扯着慕容将她扔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

    “我的东西……”见翟墨是真的生气了.可是慕容又不能不管那堆碎片.于是.在心中小小的权衡了一下.还是弱弱的开口.希望翟墨能让她把那些碎片带走.不然.可浪费了她花了那么多时间把它们全都捡在一起了.

    本來已经发动好车准备掉头的翟墨在听见慕容弱弱的声音后.偏头扫了一眼车窗外.看见一包东西散落在路边.本想不去理会.可是又受不了慕容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无奈.他只好继续沉着脸下车去将那些碎片捡起.

    “谢谢.”接过翟墨扔给自己的碎片.慕容和翟墨道谢.

    “如果你真想谢谢我.就让自己以后不要再受伤.”说完.一踩油门车便唰的一声窜了出去.

    速度快的让慕容有点承受不了.可是.看着翟墨那想要杀人的脸色.慕容还真的是沒有几个胆量敢开口去打断翟墨.让他将车开慢点什么的……

    不过区区十來分钟的时间.翟墨便载着慕容來到了医院.

    刺耳的声音(刹车声)在医院门口响起.翟墨根本就沒有理会从四周投來的好奇的目光.径直的将还窝在副驾驶上的慕容给扯了出來.然后再一路扯着她去了去外科包扎伤口.

    如果旁人不是被翟墨的气场所吓倒.指不定现在会有多少人上前去将慕容给‘解救’出來.

    沒办法.谁让翟墨和慕容他们两个的形象像极了强抢民女被逼那啥啥的……

    苏荛姿态优雅的靠着门框.嬉笑的看着刚刚处理好伤口的慕容.对着翟墨说道.“你们两个是來我的医院里过家家么.”不然怎么可能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要知道医院这个地方可是人们最避之不及的地方啊.这两人倒好.每次都像是來这玩儿似的.

    “怎么.最近这里很闲么.”闲到苏荛可以來管他的事情.

    对于翟墨的威胁.苏荛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随后给了翟墨一个眼神示意后便转身离开了.

    “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的.真的.”迫于翟墨眼神的压力.慕容开口求减刑.其实.慕容是真的不知道手为什么会被碎片划破啊.要知道她在捡那些碎片的时候沒有感觉到疼啊或是什么的.

    “不用解释了.你的信誉在我这里已经变为了负数.”翟墨一边听着护士的医嘱.一边收拾这两天慕容所要用到的药品.根本就沒有把慕容的解释当做解释.在他这里.慕容的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他宁愿相信眼睛所看见的一切.也不愿意去听慕容那些本不该有的解释.

    至少.翟墨认为.如果慕容真的对她自己的身体用心了.那又怎么会让自己三天两头的受伤呢.

    慕容在心中腹诽:独裁.

    可是在看着翟墨一脸认真的听着护士交代的事宜.和看药品说明书的专注样.慕容是愈发的觉得自己理亏起來.

    是啊.这是她在认识翟墨之后第几次受伤第几次來医院了啊……

    慕容刚被翟墨带回家里.风子喻的电话來了.

    一接通.便传來的是风子喻的责骂.“姐姐.你怎么回事啊.爷爷奶奶都吵架了你居然还不在家……”

    啪啦啪啦的一大堆话全都通过听筒传了过來.而慕容就这么静静的听着.沒有出声反驳.任风子喻一个人在那里自以为是的沒有礼貌的用责备的语气说着这些话.只不过听着风子喻的那些说辞.慕容还是皱起了眉头.

    翟墨看着慕容皱眉.心知是因为此时的这通电话.所以.也沒有等到慕容的同意便伸手讲电话夺了过來.

    “哎……”看着被翟墨夺走的手机.慕容不高兴的瞪着他.真是的.他怎么这样啊.

    几乎和慕容一样.翟墨在拿到慕容的手机也是放在耳边静静的听着.直到风子喻说完了.询问慕容为什么沒有声音时.翟墨才将电话毫不留情的挂断.

    “以后不要接这种垃圾电话了.”挂完电话还不算.翟先生还很好心的建议道.

    “……”

    风子喻一脸不可思议的拿着电话举在半空.刚刚她给慕容打电话被挂了么.是么.

    哈……

    这个慕容还真是一段时间沒接触.变胆大了是吧.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也难怪刚刚她会那么大胆的离开了.

    因为慕容的右手再次受伤.翟墨不光找來了张嫂來照顾慕容的饮食.就连他自己也在慕容的这个小窝里住了下來.哪怕主人根本一点愿意的意思都沒有.

    一连几天慕容都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怪异.她的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这也就算了.最关键的是对方还是一个男人.这点.她可有点接受不了.总觉得有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而且.她的有些习惯根本就是被活生生的打断了的.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