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看我现在给你解释了.等到晓柔回來我不是还得向她解释一遍么.与其这样.还不如……”看着肖沐那较真的神情.慕容就知道肖沐误会了.抱着以解释为前提而对方会理解的念头向肖沐讲解着她目前的想法.可是.这越往后说.她的声音越变得如蚊吟.甚至到最后干脆就沒声了.

    上帝请原谅慕容的心虚.沒办法啊.这肖沐的气场真的是太强大了.以慕容这样的小女人姿态是无法抵抗的.

    “你想听哪段.”得.破罐子破摔吧.反正现在她沒事了.而且.一直以來她的时间蛮多的.既然肖沐现在想听.那么她就现在解释吧.

    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肖沐的选择.

    肖沐一听慕容这说辞.瞬间觉得她的头又大了好几圈.“怎么.这事还有很多段么.”还是说.这女人是把她这些天的经历当小品拍呢.这一句一个快节奏啥的.还要不要人活啊.

    “唔.差不多吧.反正这件事情总得來说还是蛮复杂的……”至少在慕容这里看來.这个复杂还不是一丁半点.

    就这样.慕容坐在沙发上嘀嘀咕咕的和肖沐讲诉了半天.直到最后肖沐的脸色开始多变起來.

    不过三分钟的时间.慕容捡了一些比较中意但是又不怎么重要的内容告诉给了肖沐.让她以此安心.而和之前告诉翟墨的那样.她一样也沒有将遇到邵雷这件事告诉肖沐.

    不知道是出于对邵雷的保护还是他们的约定.总之.慕容不想将关于邵雷的任何消息告诉给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人.

    在她们刚谈完话不久.不知道何时飘到书房的翟墨.再次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她们的视线范围内.

    一看见翟墨.让还未彻底消化掉刚刚慕容所告诉给她的那些话后.肖沐仍是很有气势的站起身.虽然和翟墨的身高相差有那么一点距离.但这却沒有对肖沐此时的勇气有任何影响.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张小茶几.面对面的看着.对于这突然而至诡异的一幕.慕容这位身为屋子的孩纸是被彻底的无视了.想要在一旁上前插话吧.可是又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你说她要是任由其放着不管吧.万一要是这两人因为她的关系而结下什么梁子的话.那总归还是不好的.

    最后.在想法左右摇摆之际.慕容很理智的决定.先在一旁观察着.待会儿要是有任何异常.那么她再上前去调理.

    嗯.就这样.

    这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啊……

    两人面对面看了半天.人家翟墨愣是一点反应都沒有.直视着肖沐的目光沒有一点心虚之处.相较于翟墨的淡定.肖沐还是一个性子比较急的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垂在身边双手紧握.

    “翟先生.对于刚刚无意甩你的那一巴掌.现在在我觉得是已经沒有必要向你道歉了.”居然敢让慕容遭遇这种差点被人严重非礼的不幸.关于这点她是说什么都不会原谅的.现在想想.刚刚在进门时不小心甩到他的那一巴掌还真是便宜他了.

    好.对于她的话沒什么反应.不说话是吧.那么.肖沐便再次一个人在那继续说.“之前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的照顾慕容么.现在让慕容遇到那样的事情.这就是你所说的‘好好照顾’.”如果早在那次和翟墨的对话时.知道慕容会被人这么对待.那么.肖沐是绝对不会说什么让翟墨好好的照顾慕容之类的话的.

    “肖小姐.虽然你是然然的好朋友.但我还是觉得目前我沒有必要向你解释这点.”

    相较于肖沐这毫不客气的质问.当事人之一的翟墨可就随和的多了.在说话之际便很是随意的绕过茶几.坐到离慕容最近的沙发上.

    在他的眼中只有慕容的存在.而对于像肖沐这样身为慕容朋友的人.他只不过是看在慕容的面子上才去搭理的.不过.今天他沒心思去搭理这些有的沒的的人.

    于是乎.肖沐就被翟墨给……

    如此慵懒的回答.丝毫沒有有一丝输掉气场的前奏.对此.肖沐很是火大.这个男人.还真是倨傲的可以啊.

    不过她肖沐也不是一个好任人打发的主.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她不找翟墨讨个说法的话.那么今晚的晚饭..她请了.

    咳.肖沐真是好气魄.

    “oK.既然翟先生这么说.那么身为她的好姐妹的我在这一刻通知你.以后少在我们家然然的眼前乱晃.要是晃花了然然的眼你能负得了这个责么.”

    翟墨坐着.但是肖沐还是站着的.这样一來.肖沐在说话的时候.便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看人的气势.

    对此.肖某人很满足啊.

    “肖小姐.你认为对于一个女人來说.到底是她的男人重要还是她的朋友重要呢.”

    就连翘着腿却依然可以优雅迷死人的翟墨对于肖沐的刁难回答的那是一个游刃有余啊.丝毫沒有一点的难度.给人的感觉甚至是沒有思考般就脱口而出.即便是这样回答.依然能给对方带來不小的压力.

    对于两人这你來我往一句又一句的交锋.身为目标最中心的某人.拿着薯片.津津有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而被摊放在腿上的杂志此时已经被她忘记到姥姥家去了.嗯.突然发现.原來人和人之间的相处还能如此精彩啊……

    长见识了.

    而显然此时神经粗线条的某人沒有注意到翟墨刚刚话里的用词是怎样.慕容沒有注意到.可是这并不代表肖沐沒有注意到.

    所以.现在肖沐在亲耳听见翟墨说他慕容的男人这句话时.站在原地惊讶的连开口都成了困难.

    不得不说.一向精明如此的肖沐在惊讶到极点时也会有这么傻里傻气的一面呈现在外.

    再看看引起这场‘轩然大波’的翟先生呢.人家是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沒有.好似刚刚说那话让肖沐变成这样的人不是他一般.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