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慕容遇险

    宋琳知道她们眼神是在说什么.下一秒.沒有一丝心虚的宋琳讪讪的一笑.对着众姐妹说道:“翟先生有事要忙.今天我就不介绍他给你们认识了.”

    众姐妹怀疑是怀疑.但.宋琳认识翟墨这个事实她们却不能否认.毕竟.刚刚宋琳上前去和翟墨他们说话是大家都亲眼看见的.即便现在有着那种怀疑的小心思.她们也不会直接开口戳破.

    双楠啊.她们可是沾着宋琳的光才有机会來这里认识一下的.要是现在把这位财神爷给得罪了.那.她们待会儿还进得去双楠的门么.

    --------------------------

    等慕容再次醒來时.她所处的地方已经彻底的变了.昏暗潮湿的小木屋一丝不落的正提醒着她目前的处境是多么的危险.

    该死的.她不过是走了个游人偏少的地方.怎么就遇到这么个破事了呢.

    说道这个慕容口中的破事那就得从三天前说起.从A市出來.她就一直乘坐火车旅行着.如果遇到感兴趣的、环境好的地方.她还会在那里多留几天.这不.三天前她在旅行的途中听说E市的风景不错.还有很多特色小吃小玩意儿什么的.于是慕容在逛完她所处的地方之后就一个人背着简单的行李來到的E市.沒想到刚來到E市还沒有五个小时.就遇到一群坏人.

    因为人生地不熟.再加上她喜静的性子.看着人來人往的街道后.特意选了一条比较人少的街道.可哪只就是这个特意.让她很好的体验了一把神马叫做惊心动魄.

    不小心倒霉的撞见毒品交易这也就算了.可为什么最后她还会被他们绑票啊.难道她还很值钱不是.乖乖.她又不是小白粉.为什么这些人还要如此特意的将她给捎上啊.

    为什么.

    因为毒贩里有卧底.而慕容那时的出现.除了打乱了他们交易的计划外.还打乱了毒贩头头准备捉出卧底这件重要的事情.因此.这也难怪毒贩会将慕容这个意外出现的人物给控制起來.所以.要怪就只能怪慕容倒霉.偏偏撞在了枪口上.还是这么好死不死的在人家要揪出卧底的时候.

    三天來.这群人带着慕容躲來躲去.直到躲到这里才消停了下去.可是.这里的环境真心不是一般的差啊.

    抬眼望了望四周.喵的.怎么黑乎乎的沒有一丝光亮啊.唯一有光亮的地方还是那些木板缝隙所透进來的.真是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不过她是不是可以小小的庆幸一下.她被关的这个小木屋里沒有什么其他不该有的东西啊.

    比如蟑螂、老鼠、毒蛇什么的……

    正当慕容打量着木屋里的环境.胡思乱想时.外面有了声响.

    随后便听见一个略微粗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妈的.这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那群警察是真的吃多了沒事干还是怎么.怎么这几天追咱们追的这么紧.”

    接着.又是另一个响起.“别提了.老子为这事也觉得郁闷的很.你说咱们之前交易不说都沒事么.怎么这次这么玄乎.除去那个卧底和里面的那个女人不说.按照咱们和局子里的关系.不是本应该做做样子就撤了么.怎么这次抓了咱们那么多人还不见消停……”

    “谁知道这次怎么会这样……”

    听着他们的对话.慕容顿时觉得这个社会还真不是一般的黑暗.人民公仆不好好为人民服务.居然还勾结坏人欺负好人.这到底是个神马世道啊.荤淡.

    可.还未等她感慨完这世道的不公平.她的处境就变得危险起來.

    “都他妈的站在门口干嘛呢.有那精力聊天还不如去附近警戒.”

    “嘿嘿.是.是.是.虎哥教训的是.不过大哥交给我们的任务是将里面的那个妞儿给看好.所以……”

    “对啊.虎哥你看我们这也是腾不出手不是.”

    “一个娘们要你们两个大男人來看着.哼.老子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说完.那位叫虎哥的小头头.在两名看守不注意的情况下.一脚踢开了小木屋的门.慕容当下一惊.眼带怯意的看向门口.

    不过就是眨眼间的功夫.那人就已经晃倒了慕容的跟前.流里流气的让慕容一顿厌恶.

    “靠.这娘们长的还真是不赖啊……”

    两名看守一听虎哥对慕容用这般语气的评价.当即就觉得糟了.虎哥在他们这一堆人里面可是出了名的好色.要是虎哥想对慕容下手.那他们能拦得住么.思量一番.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一名看守不着痕迹的退出了小木屋去向老大报告此事.而另一名看守则是留在了木屋内.准备时时阻扰虎哥对慕容的色心.

    这名名叫虎哥的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准备去摸慕容的脸.就在他快要摸到慕容的脸的时候.被一旁的看守给挡住了动作.

    “嘿.虎哥.这个妞儿不能随便能动的……”

    呼……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只爪子被看守挡下后.慕容才大呼了一口气.但那颗担着的心却未能在这个时候放下.毕竟.她现在双手被人绑在身后.双脚也是被绑着的.要是这个虎哥真要将她怎么样的话.她还真不能够怎么反抗.

    虎哥见自己想要去摸慕容的手被看守给挡住.当即就变了脸色.恶狠狠的瞪着看守.意思像是在说.你丫找死啊.

    出來混的都是懂得起头头脸色的人.这不.看守仗着他是听从老大的吩咐.因此此时看守并沒有什么害怕.对着虎哥一通赔笑.并附上解释.“那个.虎哥.是真的.老大有交代.这个妞儿不要任何人靠近她.更不能把她给欺负了.你说你要是把她给怎么了.老大那里我要怎么交代.”

    “老子做事自有分寸.这事还轮不到你來指手画脚.再说.这娘们就是用來给男人们操的.老大不想用.难道还不准别人不用了.”说着就想动手将看守拨到身后去.让看守不要打扰他接下來办事.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