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负责

    安静的病房中,翟墨双手环胸的靠在窗边,看着正在病床上熟睡的慕容,突然,一股不知明的电流从他的身体中划过。由于太快,以至于,让他什么都没有来得及抓住便已消失。

    深邃的眼神,复杂的看着床上那抹瘦小的声影,苍白的小脸,正控诉着主人遭受的所有的冤屈。

    男人的双唇紧抿,回想起之前在酒店以及浴室发生的那一幕幕,翟墨的脸色是愈发的阴沉了起来。

    一向沉稳如斯的他是真的想不透也想不通,到底是怎样的坏境才造就了她这样的性子,倔强、迷糊什么的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她还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情样……

    就在这时,正处在沉思之中的翟墨被推门而入的人给打断了已经跑远的思路。

    来人是一名身着白大褂的妖孽男子,之所以说该男子妖孽,唯一的原因便是因为他长的实在是比女人还要来的柔美。

    如果让他换做女装混迹在女人堆里的话,估计不是熟识他的人,是绝对不会知道他真正的性别的。

    听见开门声,翟墨仍是矗立在原地,没有将多余的视线转向门口,看看来人究竟是谁。

    对于屋内人这不算反应的反应,来人也没有见外的说是要转身出去或是其他,只见这位刚刚进门的美人径直的向病床边走来,很是熟练的在离床边还有一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双手潇洒的插在衣服两边的衣兜里,性感的双唇在看见床边站立的男人一脸担忧的模样,顿时不厚道的勾起了一个欠扁的弧度,“哟,这是什么风把我们墨少给吹到这里来了。”

    对于好友如此热情的‘关心’,翟墨抿了抿唇,并没有过多才去和好友计较什么,只是一味执着的看着床上的人儿。视乎是怕错过她醒来的那一瞬。

    对于好友这样刺果果的无视,妖孽视乎已经习以为常,带着一脸明媚的笑容,厚脸皮的向翟墨的身边靠去,

    对于妖孽这样如此明显的小动作,翟墨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只是他没有去理会罢了。待隔了几秒钟之后才对站在自己身边从未消停过的妖孽说:“她的情况怎么样?”

    闻言,妖孽先是一愣,因为没有料到翟墨会突然和他说话,于是乎,神经有点脱线,一时之间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直到翟墨将视线彻底的投注在他的身上时,他才清醒过来。

    看着翟墨那冷冷的眼神,妖孽顿时觉得很委屈,拜托,他虽然是个医生,但是和床上现在这个人的病情神马的是丝毫不搭边的好吧,人家,人家,人家顶多就是能让床上的这位在医院里过的比一般人舒服,享受罢了。

    不过,这样的想法妖孽可不敢直言不讳的告诉翟墨啊。

    只见,妖孽装模做样的翻了翻一直被他拿在手中的病历夹,半响,才说道:“没什么大碍,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此时他的神态是那样的认真,认真到别人会以为他就是正躺在床上的那个人儿的的主治大夫。

    对于好友这如此敷衍的回答,翟墨在看向他的眼神是变得更加的凌厉起来,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妖孽此时已经死翘翘了。

    (喵的,妖孽这个医生当的也太没有那啥的职业道德了吧。

    真是的,幸好慕容目前的情况不是妖孽所擅长的,不然……)

    接收到翟墨那凌冽的眼神,妖孽当下身体便是一个大哆嗦,看着好友眼神里那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妖孽这才收起之前的看戏之心,赶紧解释道:“呃,她是真的没事,真的,睡一觉之后什么都好了。”当然,除了心理上可能会有点什么不正常的地方之外。

    好吧,看着翟墨此时那阴沉的脸色,妖孽为了保命,自然是没有胆量将后面的这句话给说出口。

    “你确定你要这样回答?”

    闻言,妖孽懵懂的歪着脑袋,反问道:“不然?”

    (好吧,其实妖孽这样的动作是很那啥的白痴的对吧。嗯,其实俺也是这么看待的。

    不过,这样的他在做出这样的动作时,真的好萌……)

    “不然……”翟墨一声轻笑,若有所思的将妖孽的这两个‘不然’放在脑海中,好好的拿捏了一下妖孽这话的用意,不出三秒,翟墨便冷着脸色继续道:“不然,你以为我会对你怎样?”

    虽然翟墨的语气和平时说话那般不二般,可是为嘛妖孽此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发凉呢?

    莫非,他翟墨还真的会因为床上的这个女人而对他这个兄弟做出什么手足相残的事情来不可?

    &nnsp;
其他书友在看:好莱坞大亨刀剑神皇蚀骨强宠:恶魔夫君别碰我花花相公是禽兽乱世魔姬穿越魔皇武尊重生之如锦妖魔劫之天仙录首席的天价娇妻惑君心:克夫弃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