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1章 我不是召唤兽

    蔡根挂上小孙的电话,心情舒畅,

    “纳启,快跑,第三圈有好吃的,小孙给你留了大餐。”

    纳启有点消极怠工,跑的越快,烧的越快,他又不想自虐,

    “啥东西啊,好吃吗”

    这就是惯的臭毛病,蔡根一脸鄙视,

    “咋地,你还想点菜啊有啥吃啥就得了呗。

    别好像你有功似的,你把油喝光,这事还没完呢。

    这群人都在为你的过失买单,你长点心吧。”

    纳启绝对不会往心里去的,就当没听见,这点小事算个啥

    放到漫长的岁月中,按照时间尺度去衡量,这些事在纳启心里连个小浪花都激不起来。

    但是,有吃的在下圈,比饿着强,纳启还是提速了。

    如果贞水茵开他的时候是撒欢跑,那么现在应该叫成尥蹶子跑。

    再面对障碍的时候,也不再用技巧去应对。

    炮弹坑压平,所有的坑包全压平。

    深水坑喝光,所有水全喝光。

    单边桥踹折,所有不平整都不好使。

    纳启过后,投资千万制作的各种障碍,全都变成了流光大道,就像压路机碾过一样。

    现在也就是有黄尘遮挡,上边的观众和组委会看不到。

    如果看到纳启这修复性破坏,都会郁闷得吐血。

    那是钱啊,那是人力物力啊,那是巨大的时间啊。

    蔡根本来想阻止纳启,让他快点,有没让他搞破坏。

    但是反过来一想,这算不算变相增加了阳仔的工作量呢

    工作量就是工钱啊,越多是不是越好呢

    反正有归去来赞助,他们有钱就花呗。

    巨灵暴跳的跑了一阵,纳启的新鲜劲又过了,确实这么跑比较累,又变成了正常模式。

    蔡根慢慢的发现了问题,这第二圈跑了有一多半了。

    一辆对手的车都没看到,难道都被人霍霍了

    不能吧,自己是第九组,前面有八十辆车呢,难道一开始都很顺畅,幸运的跑到了下面的几圈

    那自己那一百万,好像够戗能拿到啊,心里有点着急了。

    “纳启,要不,咱们直接坑下开超个近路”

    为了钱,一点体育精神都没有,纳启没有从这点上埋汰蔡根,无所谓的说,

    “直接往下开也行,就是多消耗点,只是,你没发现吗

    遮挡视线的扬尘都在赛道,你离开赛道,可就被人看到了。”

    虽然可以早一点揭露谜底,见到那个对自己魂牵梦绕处心积虑找麻烦的月宫仙子。

    但是什么时候见,或者见不见,蔡根倒是不很迫切。

    尤其那就是在众目睽睽下作弊,跑第一也不算吧

    那不就白折腾了会耽误大事的。

    老话说的真好,成功果然没有捷径,好事老老实实跑吧,

    看这又是黑眼睛,又是式神的,谁想夺冠都是九死一生。

    啸天猫和贞水茵连续下坡,来到了第四圈,运气很不好,贞水茵土遁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目标。

    正在土里尽力的搜寻,突然有了结果,她们被人发现,从土里炸了出来。

    攻击很突兀,贞水茵真没想到在土里还能被发现,看样对方是高手。

    灰头土脸的滚了很久,贞水茵才站起来,啸天猫的反应比她快了很多,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前。

    要说逃跑啊,耍脾气啊,摆臭脸啊,贞水茵很专业。

    战斗力来说,唯一有亮点的一次,就是想拿命换阴雷,结果可能对方感觉不合适,还没跟她换。

    刚才被炸出来,贞水茵还是晕乎乎的,泰然的站在啸天猫的身后,

    “小天,怎么了”

    啸天猫没有回头,警惕的盯着一个方向,

    “就是那个货把咱们炸出来的,是高手。”

    那个货是哪个货,贞水茵顺着啸天猫的视线望去。

    周围乱糟糟的,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战,赛车的残骸都很零碎,稍微大块一点的零件都没有。

    地面上有很多血痕,还都是人形的,难道是经历了超强的打击,瞬间把人打爆了打没了

    然后就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穿着赛车服,躺在地上,四肢都已经扭曲变形,胸口有一个碗口大的洞,看情况已经凉了。

    另一个人,站在旁边,姿势松松垮垮,穿着也是松松垮垮,残破的蓑衣,破旧的武士刀,大冬天还穿了一双木屐,比较显眼的是背后好像还有一对翅膀,只是看毛色有点杂乱。

    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很长,遮挡了大部分的脸,只是露出来的下巴很方,还有支出来的鼻子很长,红色的,一看就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正常人。

    刚才就是他发现了土遁的自己,并且把自己炸了出来

    用什么炸的看着也没有背火箭筒,难道是用拳头

    “小天,这个货,是什么东西天使吗”

    啸天猫很重视眼前的对手,警惕的的说,

    “好像是召唤出来的什么大妖怪,至于什么妖怪,我没印象,应该不是本地的。”

    看样他算是唯一的幸存者了,周围这些血痕应该也是他造成的。

    贞水茵脑子清醒了很多,终于想明白了自己是被攻击了,这还了得

    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土遁,还让人轻易给破了,仅存的自信无处安放了。

    “长鼻子,你谁啊炸我们干啥”

    长鼻子也很警惕啸天猫,听到贞水茵说话,有点迷惘,可能是没听懂。

    贞水茵一想也是,自己都被气迷糊了,明知道人家不是本地人,自己应该说外语的。

    重新用外语说了一遍,对方听懂了。

    结果一开口,说的竟然不是外语,

    “我看你们鬼鬼祟祟,必有图谋,说明身份和来意。”

    “我在我家的里土遁咋就鬼鬼祟祟了呢

    你明明会说人话,为什么假装听不懂

    我叫石火珠,你是谁”

    一看就是外地人,本地人没有报名字的习惯,谁跟谁也不熟,谁知道谁有啥下作的手段啊。

    据传有邪门的法术,知道名字就可以隔空克死。

    长鼻子自动过滤了贞水茵抱怨似的墨迹,嘴里默念石火珠的名字,真难听,

    “我乃鞍马山僧正坊大天狗,这只是你的召唤兽吗

    看似是猫,灵魂本相也是天狗,请赐名。”

    看样误会了,啸天猫紧着翻白眼。

    召唤兽我和贞水茵谁召唤谁啊

    赶紧开口解释,

    “不,我不是召唤兽,我是数码宝贝。”
其他书友在看:异世巨枭遥知夏梦未知过往快穿攻心,反派勾勾来混沌的龙魂之歌盛世宠妻:封先生有点暖重回懵懂少年我从古代穿过来龙血圣莲冰山美人的特种老公漫威里的lol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