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7章 喇嘛肉的火候

    穆恩没有较真,推测这个胖子就是这里对外的招牌吧,估计以后还有用,所以只让挖了一颗眼珠。

    “赶紧带路,别墨迹了。”

    中年胖子像是受到了特赦,赶紧起身带着穆恩去治伤。

    这里毕竟是寺院,不是医院,简单的处置了一下伤口,换了一身相对得体的衣服,穆恩再次回到了大厅。

    此时,举钵罗汉正在用餐,压根没等穆恩。

    看到穆恩梳洗干净,顺眼了一些,举钵罗汉强迫自己,稍微热情一下,就算是给灵子母面子。

    “坐,一起吃吧。”

    人家给你脸,你必须得接着,穆恩心里明白,再装客气就有点自虐了,坐在炕桌旁边,端起了碗。

    桌上的菜肴很是简单,一盆炖菜,白米饭。

    这个伙食标准,与居住环境的奢华相比,有点不符啊。

    疑惑的看着那盆菜,难道有什么说道?

    五花肉炖白菜,很朴素啊。

    看着穆恩盯着菜不吃,举钵罗汉明白了她的心思,像是主厨一般,开始了讲解这盆菜的不凡。

    “咋地,嫌菜不好啊?

    你也没见过啥市面,知道这叫啥不?”

    穆恩端着碗,也没敢吃,都不知道叫啥名,有啥脸吃?

    “请大舅明示,这盆菜叫什么?”

    “喇嘛肉炖酸白菜,听过没?”

    穆恩强忍着心里的惊讶,这举钵罗汉现在咋还好这口了呢?

    按照这盆菜的分量,这一寺的喇嘛,也不够过冬的啊。

    虽然没有什么道德上的约束,穆恩觉得这辈子生而为人,还是有点禁忌的好,默默的放下了碗筷,抱歉的一笑。

    “大舅,我来的时候,刚吃完。

    最近还在减肥,就不陪您吃了。”

    完蛋,这幅样子肯定是误会了。

    举钵罗汉如果是以前的脾气,早就把饭桌给掀了,可是现在毕竟不是以前,自己在小辈面前,也得注意形象不是。

    “你以为这喇嘛肉是啥?”

    没等穆恩帮着找借口搪塞,举钵罗汉夹起了一块,举在穆恩面前。

    “这是乳猪从下生开始,每天灌人参虫草等熬制的汤药,不可杂食,单独喂养,健身美容听音乐缺一不可。”

    原来是猪肉啊

    穆恩放下了心,只是听到健身美容的时候,心里有点膈应。

    “长得太大,肉就不嫩,长得太小油脂不全。

    一个月催熟到一百斤,误差控制在一百克内。”

    举钵罗汉说到这,看着筷子上的五花肉,就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自豪之意,无以言表。

    “每头猪只取三五斤前胸梅花肉,再用我独门秘法,腌制二七一十四天,方可入锅,此为重点。”

    穆恩对举钵罗汉的讲解,惊为天人,本来以为只是他道听途说,故意炫耀。

    按照这个手拿把掐的熟练程度,他隐藏在瑞雪寺,难道一直在养猪吗?

    接下来,举钵罗汉坐实了穆恩的推测,只是,看样不只是养猪。

    五花肉讲解告一段落,举钵罗汉把那大块猪肉塞进了嘴里,一口下去,猪油顺嘴直流,看着就香腻可人。

    只是配上那张像是核桃一般充满皱纹的老脸,让穆恩没有任何食欲。

    咽下喇嘛肉,举钵罗汉又夹起了一块白菜。

    “你知道这是啥不?”

    “白菜?”

    “错!”

    “酸菜?”

    “错!是酸白菜!”

    穆恩真想抽自己的嘴,刚才都说是喇嘛肉炖酸白菜了,自己咋就记错了呢?

    “酸白菜,不是白菜,也不是酸菜。

    它的存在,就是我给白菜的逆天改命。

    精选有机白菜,在她风华正茂的年纪,砍下来用正午的至阳之气,暴晒二七一十四天。

    然后放入缸内,按照秘法,依靠至阴之气,腌制二七一十四天。

    少一天,白菜不酸,多一天,白菜变酸菜,这其中火候的把握,还有这日月交替的控制,非常人可为之。”

    穆恩的表情彻底呆滞了,把腌酸菜说得这么高大上,不亏是罗汉尊者,打死自己,也没法整出这么多门道来。

    看来,这位罗汉尊者,在这隐藏的这些年,相当无聊呢。

    一点正事没干啊,除了喂猪就是腌酸菜来着?

    穆恩不敢再多说一句,害怕人家继续给自己科普,端起饭碗,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好像八辈子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一般。

    看着穆恩这么迫切,举钵罗汉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只是笑了一下,就充满了遗憾。

    “可惜,你婆婆不知道我在这,真想给她送点去尝尝,我这些年苦心专研,还不是为了让她吃口新鲜。”

    “大舅,那我去告诉婆婆。”

    “不可,我要隐藏行踪啊,不能去告诉她,只能依靠她自己发现了,这也是无奈之举啊。”

    这是什么逻辑呢?

    穆恩对于他们兄妹之间的扭巴简直无言以对。

    算了,饭也吃了,人家也显摆完了,自己还是说正事吧。

    “大舅,我这次来,真是冥冥中的安排,佛祖的

    您别瞪眼,我说重点。

    那就是,我发现太清沟里有萨满教的大秘密,只是我实力不济,干不过萨满教,所以才这幅模样。”

    说到太清沟的萨满教,举钵罗汉连眼皮都没抬,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穆恩猜测,同在一个城市,这点事举钵罗汉应该了然于心吧,那他咋就忍住没有动手呢?

    “本想着得到萨满教的秘密,也算是大功一件,然后把功劳往婆婆身上一按,也算是我尽点孝心。

    这些年,婆婆虽然不待见我,但是我不能没了良心不是?

    再说了,您那么多外甥不知何处颠沛流离,我也想多立功,有了依仗,慢慢解救小叔子们出那水深火热啊。”

    栓对,必须把这个事情和婆婆栓上对,下面的话才好继续说,穆恩对这一点,非常明确,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灵子母好,必须的。

    举钵罗汉听这穆恩好像背熟了一般说出了这些话,沉思了良久,又夹起了一块喇嘛肉。

    “你说,做出这喇嘛肉,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打机锋就不会说人话吗?

    大人物的通病,穆恩最看不上这点。

    小猪?

    不杂食?

    灌草药?

    还有啥来着?

    对,秘法腌制,穆恩眼前一亮。

    “是大舅的独门秘法。”

    “错,是火候,二七一十四天的火候。”

    穆恩脑子很灵光,太清沟的火候不到吗?
其他书友在看:异世巨枭遥知夏梦未知过往快穿攻心,反派勾勾来混沌的龙魂之歌盛世宠妻:封先生有点暖重回懵懂少年我从古代穿过来龙血圣莲冰山美人的特种老公漫威里的lol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