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6章 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思睿几人将床搬到房间中央,便在外屋候着

    杨靖儿与秦医生戴上医用手套,口罩下,是她紧紧咬着下唇的牙齿。

    秦医生抬起眼皮,看着她饱含泪水的眼睛,低沉着嗓音道“少夫人,对于我来说,病床上没有男人、女人之分,更没有好人、坏人之分,但我知道,您和少当家的是好人,必会有好报,所以,我会尽全力救他,也请您全力帮助我。”

    杨靖儿看着他目光如炬,吸回了眼中的泪,用力点头“谢谢你,秦医生,我们开始吧”

    “好庆幸的是,你们没把弩箭拔出来,否则,少当家的根本撑不到现在。”秦医生道。

    杨靖儿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这个位置接近腋下,我不确定有没有伤到动脉,所以,我拔箭的时候,你要用足量的纱布堵住伤口”

    秦医生紧锁的眉头令杨靖儿的心又悬了起来,她没再多问,只是木木地点头。

    墙上的钟“滴答滴答”,简直每一秒都不能放松

    “少夫人,我要拔了,你准备好”秦医生道。

    杨靖儿将一整盘纱布放在离伤口最近的地方,整个人从脚底蹿上一丝紧张,直到每一根发丝,似乎心脏都要骤停了。

    她呼着气,极力控制着“好了,我准备好了”

    秦医生的手缓缓握紧弩箭尾端,眉间的“川”字叠落在一起,看得出来他的紧张一点儿也不亚于杨靖儿

    “三二一”

    口令结束,秦医生干脆利落,没有半点迟疑,拔出了弩箭,杨靖儿随即将纱布按压在他伤口

    “嗯啊”许是拔箭牵动着熊智宸的痛觉,他猛的抬头,哼出闷声,一瞬间后,又无力倒下。

    “智宸智宸”杨靖儿呼唤着着他,可没有一点作用。

    秦医生长长呼了口气“呼没有打量血液喷涌,少夫人,看来没伤着动脉,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杨靖儿听话地后退,看着满手还有一丝温热的鲜血,又望向熊智宸苍白的脸,终于绷不住了,眼泪决堤

    可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害怕影响到秦医生治疗,只是一颗颗泪珠不间断地涌出,滴落,涌出,滴落

    不知过了多久,秦医生粘上最后一块胶布,用手肘擦擦额头的汗水,这才抬眼看见了泪流满面的杨靖儿。

    “放心吧少当家的命丢不了”秦医生收拾医用工具,看似随意地说着,希望这样能让她的心别再那样沉重。

    杨靖儿没有动,更没有大哭,只是摘掉口罩,齿间道出两个字“谢谢”,无比真诚。

    秦医生没有抬头看她“哎我是挣你们钱的,不需要谈谢,如果非要谢呢就多给点儿”

    说着,还搓动手指,眯起双眼,总算逗得杨靖儿一笑

    “那是一定的”杨靖儿道。

    秦医生的笑渐渐收拢,与杨靖儿四目相对,变得像刚刚手术时的严肃模样“少夫人,我知道你们都是干大事的人,我秦某人佩服之至,但还是要劝您一句,刀枪无眼,不是每一次都能侥幸逃脱,您要知道,生命是最重要的”

    杨靖儿嘴角微扬“秦医生,活着的确很重要,但是在这个命如草芥的世道,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呵呵呵”秦医生苦笑着,“所以我只是个普通人,而你们是时代的先行者”

    “不”杨靖儿依旧面带微笑,“你不普通,你救了我们,不止一次谢谢,真心的”

    二人相视微笑,有些话不必说明便已了然于胸,就好像秦医生,表面贪小便宜,实则正直善良,表面指责他们不爱惜生命,实则佩服他们忠于信仰

    “啪”思楠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什么跟丢了那么大的两个活人,你说你跟丢了”

    伪装成车夫的手下缩肩低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说到底怎么回事”思楠声如洪钟,令人不寒而栗。

    手下咽了咽口水,吭吭吧吧道“一大早,白白会长就就接了安桐去了碧水轩挑选首饰,大概大概选了十分钟就出来开车走了我继续跟着,但但他们一直开,一直开,虽然开得不快,可就是不停,足足开了两个多时辰,我我实在实在跑不动了,停下来擦汗的功夫,车就就不见了”

    “废物”思楠目露凶光。

    手下头更低了,片刻,说出了自己的怀疑“说来也奇怪,这白会长和安桐大清早也没吃早餐,竟然是去买首饰,还带着遮阳礼帽,一大早,哪儿来的太阳啊”

    “买首饰嗬”思楠冷笑,“你怕是不知道,碧水轩可是白家的产业,戴上遮阳礼帽,不过是让你看不清脸罢了”

    “看不清脸”手下疑惑。

    “你被人耍了追了一上午,根本就不是他俩愚蠢”思楠有些气急败坏

    “呦这是怎么啦什么事惹着你了这么大动干戈”门口进来的柴伯庸满脸问号。

    见思楠怒火中烧不愿说话,便将矛头对准那手下“你来说什么事没办好政府培养你,就是让你在这儿充饭桶的吗”

    手下瞥了眼思楠,默不作声

    熊智宸挑眉,大概明白了她在做什么秘密的事“不说是吧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不敢呀柴科长,只是只”

    “你先下去吧”思楠没等他说完,便命令道。

    手下也似乎如释重负,对他俩敬礼后,便匆匆出了门,生怕柴伯庸叫住他究根问底。

    柴伯庸椅坐桌边,阴阳怪气道“思楠,虽说我们是未婚夫妻,可毕竟我还是你的上司,有什么重要行动,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擅自决定,万一出什么事,我都不知道上哪救你”

    思楠挑眉,迎上他的目光“怎么升职坐了调查科科长,就是不一样了,行下次行动,一定汇报,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柴科长”

    “嗐我这不是新官上任嘛你就别挖苦我了,”柴伯庸见思楠变了脸色,忙谄媚起来,“行动的事,当然是你自己说了算的,恐怕整个情报局都不敢说个不字,包括我”

    能让他变脸这么快的,恐怕只有思楠了
其他书友在看:婚不顾身植魔师雾隐忍者传大明国运我的肚里有乾坤重生之佳茗天成许你一世倾城凤九儿心灵成长随笔重生之我的1999我在女权世界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