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三十六章 通灵术初显神通

    “小玥玥,小卓子!”扶尤激动地冲出来,一把抱住千玥想要使劲地蹭一下脑袋,却被她无情地推开。

    “你怎么进来的,兔子呢?”

    “那个杀千刀的不要脸的灵修,竟然偷袭我们。”扶尤一见到“亲人”,立刻添油加醋地骂起来,“我只是跟他打听一下你们的下落,没想到他就把我们抓到这里来。小玉的元魂更是被他锁住,已经睡了整整三个月了。要不是我每天给她渡一点灵力,现在都已经是风干的腊肉了,呜呜呜……”

    “那你怎么没事?”裴卓奇怪地问道。

    千玥白了他一眼,“好歹也是渡劫期的妖修,元魂岂是谢瑜能左右的?”

    “对哦,差点忘了。”

    “岑灵还有行天宗那些人也在这里吗?”

    “都在里面。”扶尤语带委屈,恨不得再拉住他们骂个三天三夜。

    然而千玥很果断地推开他,抬脚往里面走去。

    “唉,等一下!”扶尤这一声喊得太晚,千玥已经触到屋子的门槛,一道强大的吸力从屋内传来,恍惚间似有一只钩子袭到面前。

    那一刹,凤火盾与风翼同时张开,飓风带动烈火卷动强大的气流,立刻将身后的裴卓掀翻出去。

    凭借气流的冲击,千玥飞速退开七八丈之远,才堪堪避开这忽如其来的危险。

    空气陷入诡异的寂静,屋内的风浪渐渐平息,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场幻觉。

    “呀,你们没事吧?”某蛇后知后觉地问道。

    千玥摇摇头,倒也没有怪他,“这屋子里究竟有什么古怪?”

    “锁魂术啊,只要修士进入这间屋子,元魂就会不受控制地被吸走。”

    “哎哟卧去,差点没被吓死。”裴卓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尘土惊魂未定地说道,“这么可怕的地方,你怎么不早说?”

    “我喊了呀。”扶尤一脸委屈。

    “既然这间屋子有问题,你之前为何一直待在里面?”

    “哼,我就是要气死他,看他恨得牙痒痒又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就开心。”

    千玥默了默,心累地问道,“那其他人你为什么不弄出来?”

    “啊,为什么要弄出来?”扶尤满脸不解,“外面很危险的。”

    “哪里危险?”裴卓好奇地往边上看去。

    千玥也不解地查探起来,这附近连个阵法都没有,怎么会有比屋子里的锁魂术更危险的地方?

    “喏,来了。”扶尤指着天边乖巧地说道。

    二人抬头看去,顿时吓得脸色大变。

    高空中一片乌压压的妖兽俯冲下来,俱是形容凶恶、羽翼巨大的飞禽,叫嚣声盖过整座府邸。

    “这都是什么修为!”裴卓紧张地喊道。

    “我……看不懂。“千玥憋着气,艰难地回道。

    “怎么办啊,这可有十几只大妖!”裴卓叫苦连天。

    千玥抿着唇,迅速抛出二元御雷阵,元晶不要钱似地投进去。

    怎么说也是能抵御天雷的阵法,挡这些妖兽一时半刻的不是问题。

    紫光一闪,化作光幕在屋顶上方支起一个防御罩。几息后,乌压压的妖兽如潮水般撞到在光幕上,撞击声此起彼伏。

    她一边往里填补元晶,一边心痛地喊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我明白。”扶尤一脸认真地说道,“里面那些人也是这样,没有撑过多久就破产了。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抓来的妖兽,数量很多呢。”

    千玥脸色更黑,他们破产了,那自己的好处不是也没了?

    “混蛋!!”她怒骂一声,吼道,“裴卓,你来护持阵法。”

    “哦!”裴卓立刻顶替她的位置,看准元晶消耗的间隙就往里面填补。

    流朱玉笛遁出,笛音如流水,轻轻浅浅,忽地一转,天际闷雷作响。

    “轰!”紫雷精准地落入妖兽中间,炸起一波尖利的嘶鸣。

    然而修为悬殊之下,十数道雷电下去竟也只能将它们的速度劈慢一些。

    千玥绷着脸,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笛音转换,下一道天雷直直落在屋顶。

    不是要锁灵吗?劈了你的屋子,看你还怎么锁!

    撞击防御罩的妖兽齐刷刷一愣,忽而变得出奇焦躁,争先恐后地往屋顶飞去,似是想要阻拦她的行为。

    千玥面上一喜,体内灵力快速流转,七道自雷同时落向屋顶。

    浓黑重紫的雷光划过,雷声阵阵,屋瓦倒塌,妖兽暴走。

    “它们疯了,快退到院子里。”千玥左手握笛,右手拉着裴卓飞退至空地之上。

    “糟糕!”扶尤跑了两步,忽然想起自己的兔崽子还在屋里,急得一头钻了回去,“小玉啊!!”

    不会已经变作烤肉了吧??

    千玥额头抽了抽,没空搭理他们,心中飞快盘算着下一步动作。

    裴卓则加快速度往各个方位填补元晶,声音急得有些发颤,“这些妖兽疯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可撑不了多久。”

    “我们来了,快打开阵法。”某蛇扛着壮硕焦黑的兔子冲过来,眼中好像完全看不到发狂的妖兽,只是坚定地要和大家待在一起。

    正是这时,千玥期待已久的家伙终于钻了出来。

    “竟敢毁了我的锁灵屋,简直是找死!”谢瑜出现在妖兽后面,气得脸部肌肉都隐隐抽搐。

    “谢瑜!”千玥肃声喊道。

    对方轻蔑地扫了她一眼,冷哼道,“原本还想让你们多活几日,如今看来妇人之仁真是要不得。”

    千玥嘴角轻勾,额间缓缓显出一朵半开的永生花,随着功法运转,灵花肆意绽放。

    “谢瑜听令,速速放掉所有修士和元魂,不得有违。”

    清冷庄重的声音传入耳中,谢瑜面色一僵,身体不受控制地俯下,“诺。”

    凶狠的妖兽飞离,本命卷轴在院中打开,一道明显的撕裂痕迹展露在众人面前。

    千玥眼神一闪,心道这条痕迹大抵就是岑氏父女所为,只是不知以谢瑜的修为是如何被那二人所伤的。

    白卷的中央画了一座府邸,一笔一画描绘的多半就是困住他们的卷内乾坤。

    随着府邸的大门缓缓打开,四周卷起微弱的气流。

    再睁眼,众人已经回到洗笔山上。

    千玥粗略扫了一眼,元魂无误,便迅速带着他们飞出洗笔山,“差点就来不及了,还剩一刻钟通灵术就会失效呢。”

    死里逃生的裴卓为什么还有这种弊端,简直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搜狗
其他书友在看:巧媳妇,好日子厨娘有点田天命之子模板你好,我的冥夫大人妃扬跋扈:鬼王,老实点穿书之小富婆快穿之我家夫君死要钱时光微微甜地球是个大U盘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