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5章 吏部天官倒了

    柳淳突然出现,还说要去拜寿,让郁新大为惊讶。他很清楚柳淳的习惯,这位辅国公大人轻易不会参加婚丧喜庆的。

    哪怕是成国公朱能之子成亲,柳淳只是送了礼物,根本没有露面。

    他郁新何德何能,老妻过生日,柳淳竟然登门

    如此反常,莫非说郁新的心越来越往下坠,整个人都好像调到了冰窟窿里,瞬间僵住了。五官呆滞,神思飞扬倒是吴中,一脸谄笑,还是一副状况外的模样,他抚掌道“有辅国公临门,尊夫人这个生日过得真有趣啊只是我的四盒礼怕是送不出去了。”

    柳淳笑道“郁大人为官清廉,用不着太贵重的东西,我也只是准备了点心,还有一根崖柏手杖。”

    柳淳冲着郁新一笑,“走吧”

    扑通

    心猛地一跳,郁新很想立刻就变成一只小鸟,赶快飞走了。柳淳的语气太过奇怪,在他听来,就像是猎人在对猎物招手。

    难不成真的要完蛋么

    他不甘心,可又能怎么样呢他不过是一个衰朽的老者,别说柳淳,就连吴中,都能把他拿下。

    郁新只能领着两个人回府,坐在马车上,柳淳和吴中一边一位,大有防止郁新逃跑的架势。

    另外车外不时有马蹄声掠过,郁新努力保持平静,可是他的手指不受控制地颤抖,完全出卖了他惶恐不安的内心。

    车马终于到了郁府,作为户部尚书,总掌财税,住的地方,竟然格外淳朴,穿过甬道,就是三间正房。郁家的院子只有前后两层,房子逼仄,院子里有一株巨大的槐树,枝干粗壮,树皮斑驳,透着岁月的沧桑,据说这是前朝留下来的古树,年头多了,有灵气,能够保护主人家平平安安。

    只不过从今年入春开始,古树就没有出多少叶子,主干已经枯死,只剩下几个枝桠还在撑着。

    郁新每次面对这棵古树,都心中纷乱,唉声叹气。他向柳淳说准备辞官回乡,也并非空话。

    树神不再庇佑,或许真的到了急流勇退的时候了。

    只不过这个希望越来越渺茫了郁新走到了大树的旁边,顿了顿,这才请柳淳进入客厅。

    吴中像是个狗奴才似的,笑嘻嘻道“郁大人,快请尊夫人出来吧,让我们给她贺寿。”

    郁新脸色凄苦,摇了摇头,“吴大人,只怕不方便吧”

    吴中道“怎么会不方便,同朝为官,又有辅国公在,总不能不见吧”

    郁新无奈,只好让家丁去通知后院。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郁新的夫人才出现。

    她一露面,就让人吃了一惊。

    印象中的尚书夫人,该是何等模样呢

    要么贵气逼人,要么美得惊天动地,总而言之,要有一些不凡之处可眼前这个老妇人,别说不凡了,就算扔到一堆老太太里,都未必分辨出来。

    她年轻时候身量就不高,上了年纪,就更老了,脊背弯曲,脸上皱纹一道挨着一道,就像是普通老妇人似的,还冒出了许多黑色的斑点。

    尤其是目光,不敢抬起瞧人,总是向两旁看。

    听说家里来了贵客,见了面,话却堵在喉咙里,竟然开不了口,急得额头都冒汗了。

    柳淳看出了郁夫人的尴尬,就主动道“这事要怪我,临时起意,过来给夫人贺寿。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过来瞧瞧,这还有几样小礼物,请夫人收下。”

    听到柳淳开口,郁夫人喉咙里的压抑散开了不少,她连忙万福,“多谢国公爷瞧得起,老身何德何能,敢承受大人的礼物”郁夫人顿了顿,又道“老身今天都六十了,普通的妇人,哪里能有我这个寿数。”

    “老爷心疼我,这么多年,贵为尚书大员,也没有纳妾,他知道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做不好。纳妾进门,就会欺负我。夫妻携手四十年,我也知足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盼着,就希望吾儿能娶个媳妇,在我死之前,能抱上孙子,就含笑九泉了。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能有今天的福报,老身真是高兴坏了。”

    老妇人仰起头,冲着柳淳歉意道“瞧我这个人,一张嘴就管不住了。国公爷来拜寿,我,我请国公爷吃寿面,我亲手做老爷往常最喜欢了。”

    郁新咳嗽道“辅国公身份尊贵,长寿面太简陋了。”

    柳淳摆手,“不然,郁尚书,你弄错了,我还就喜欢吃家常饭菜。若是嫂夫人愿意亲自下厨,那就再好不过了。”

    郁夫人欣然笑了,十分灿烂。

    “老爷,你瞧见了吧辅国公怪不得那么大的名声,真是会说话我今天用鸡蛋和面,保证做得好吃。”

    老妇人快步下去,浑身上下,透着喜气。

    “郁尚书,能不能跟我讲讲你和尊夫人的事情”

    郁新叹了口气,“辅国公要听,那我就说说。”郁新也是起于微末,他年轻的时候穷困潦倒,夫人为了家里头,起早贪黑忙活,做饭、洗衣、种菜、耕田、织布、绣花几乎没有一刻空闲。

    一年到头忙活,凤阳是个穷地方,郁新能安心读书,多亏了夫人的帮忙。等到他考上进士,入朝为官,夫人也老了,满脸皱纹,成了黄脸婆。

    “她是为我变成了这幅样子,她没读过书,也不识字,什么都不懂。不少人都劝我,要纳妾,换个更体面的夫人。可我总是忘不了,她年轻时候,彻夜绣花的样子。她其实不丑的,当时在油灯之后,绣花到三更,一个手帕还卖不了十文钱,想买一本书,就要她忙一个月,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

    “她是为了我,熬成了这幅样子,我,我就算到了什么时候,也不能负了她,否则我连人都不要做了。”

    柳淳微微颔首,一旁的吴中也瞪大了眼睛真没有料到,那个矮小甚至还有些粗鄙的妇人,竟然有这么了不起的一面郁新夫妻如果能善始善终,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郁尚书如此深情,真是让我佩服。”柳淳顿了顿,“那我请教郁尚书一件事,这么多年,你就没有遇到过动心的女子没有什么风流韵事吗”

    郁新老脸微红,忙道“辅国公,你开玩笑了,老夫怎么敢啊”

    柳淳意味深长一笑,“没有最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等会我自罚三杯。”

    说话之间,郁夫人又忙活起来。

    她亲自摆好了桌子,放上来几样小菜,又抱来了一坛子酒。郁夫人笑道“这是我儿生下来的时候,埋的酒,本来等他考状元的时候,拿出来喝,可谁知道他没有福气,考了一次,竟然没考上,这孩子就是不听话,学堂的先生也不好好管,他爹又忙,我什么都不懂,真是愁死个人”

    “咳咳”

    郁新连忙咳嗽,拦住了夫人,老太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傻愣愣瞧着丈夫。

    “你不要胡说八道,是咱们儿子不好好读书,可不是鸡鸣山学堂没有本事。辅国公就是鸡鸣山学堂的第一任山长。”

    郁夫人一听,顿时闹了个脸红,慌忙摆手道“国公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给国公爷赔罪”

    柳淳道“嫂夫人,这个或许是学堂那边疏忽了,我有错,回头一定督促。”

    郁夫人依旧不好意思,手脚都没地方放,忙道“长寿面快好了,我去盛面。”

    又过了一会儿,一大盆热气腾腾的面条,送到了大家的面前。

    还真别说,郁夫人的手艺的确不错,一盆面,全都是一根不到头的长寿丝,又细又匀,加了葱花香油,热气腾腾,香气喷喷。

    郁夫人热情招呼,吴中接过了面碗,怎么也吃不下去。他虽然穷,可每顿也是鸡鸭鱼肉,这郁家过生日,光吃面条,怎么看都太寒酸了。

    “嫂夫人,过去我从来不知道,没想到尚书大人竟然如此勤俭持家,真是让人五体投地啊”

    郁夫人沉着脸道“唉,我也听说了,这些年好多人山珍海味的,一顿饭要吃好几十两,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花的”

    “我们老爷是凤阳人,别看凤阳出了皇帝,可凤阳穷啊我一直劝他,把俸禄都拿出来,给家乡的穷学生,让他们读书识字,有朝一日,也能替朝廷效力。咱们改换门庭了,可不能忘本啊”

    郁新微微咳嗽,“夫人,这些事情你老提起来干什么”

    郁夫人终于把脸沉下来,忍不住了。

    “辅国公也在,我不能不说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咱们儿子都没来拜寿。还不是我前些天说了他,让辅国公评评理,他一个二十几岁的人了,在外面养了好几个女人,弄得乌烟瘴气,就是不肯好好过日子。把媳妇也气跑了,这个家啊,也不成个家了”

    郁夫人泪水涌出,痛心道“老爷,你再不管管咱们儿子,他就成了纨绔子弟了”

    老太太痛心疾首,正在说话之时,突然有人从外面跑进来,到了柳淳耳边,低声道“我等奉命拿下了郁晗,请大人示下”
其他书友在看:疯狂:青春该有的样子魂穿之空间种田玩转网游:蜜宠暖心小萌徒呆萌小青梅,腹黑竹马求放开打死那个主角绝色女神的贴身高手随缘铁匠铺梦魇侵蚀最强开挂少年云星河忆心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