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精灵之C位出道 五

    “小丫头,你做梦!”女声冷笑。

    “怎么,不叫我道士了?”何灵语哈哈一笑,笑声未绝,手中刺魂针已经向陈文迪刺了过去。

    “陈文迪”忽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敏捷地避开何灵语的一击,双手伸出,宛若鸡爪,指甲忽然长出很长,如同十把尖刀,朝着何灵语抓了过来。

    何灵语急忙避开,可是身上的长袖t恤还是被抓破了,鲜血渗了出来。

    看着指甲尖上沾着的鲜血,“陈文迪”格格娇笑,她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一口,把鲜血尽数舔进嘴里。

    “味道真不错,处子之血啊,小丫头,可惜你不会唱歌,否则我就舍了现在这身皮囊要你了。”

    何灵语心里一动,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之所以夺舍在陈文迪身上,是因为他是艺人?”

    “当然,否则凭我这样一个美娇娘又何必屈身于男儿身上?”女声婉转哀怨,似有千般愁万般怨。不像是夺舍别人的是她,反倒是她在受委屈一样。

    “原来如此,那你活着的时候也是艺人吗?”何灵语好奇地问道。

    “哼,艺人?我是角儿!”女声倨傲,但是瞬间又像换了一个人,她翘起兰花指,柔情似水地唱道,“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

    唱毕,她斜睨着何灵语:“我唱得如何?”

    何灵语眨巴着大眼睛,连忙道:“好,唱得好。”

    这是她的真心话,虽然活了两世,她全都不懂戏,但是唱得好坏是能听出来的。

    “那你为何不鼓掌,不喝彩?”女声由温柔转为愤怒。

    何灵语明白了,这个女伶之所以要夺舍在陈文迪身上,她想要的是舞台,是喝彩,是掌声。

    “我就奇怪了,陈文迪又不是大明星,他上台的机会都不多。你为什么要找他呢?再说他和你也不是同行啊,他是唱歌的,你是唱戏的。”何灵语好奇。

    捉鬼是工作,八卦是本能,何灵语一向两不耽误。

    “傻道士,这懂个屁!”女人的声音虽然做作,但是婉转悦耳,听得何灵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些真正的大明星,即使我占了他的身子,他也还是他,不是我!我无法改变他的风格,他的一切,最终结果要么是他死,要么就是把我活活气死。”

    何灵语似懂非懂,她疑惑地问道:“你试过?被你夺舍的人死了?”

    “死了,白白浪费了一个好身子,他不但唱歌好,还懂戏,他若是专攻唱戏,当年的那些名旦也要被他比下去,可惜啊,他”女声说到这里,顿了顿,忽然语气又变了,“现在的这些明星啊大咖啊,几个有真材实料?脸是假的,歌是在录音棚里一句一句合成的,上了舞台,那身段那作派丑得不忍直视,全都是靠着公司操作,我千挑万选才挑中陈文迪,他太像谭冲了,太像了。”

    原来是谭冲啊。

    那个死去十几年的大明星。

    何灵语仔细回想谭冲的容貌,没觉得陈文迪和他相像啊,如果真的像,陈文迪的公司一定不会放过小谭冲这个噱头的。

    “他们不像吧?”何灵语问道。

    “你懂个屁!我说的又不是长相!”女声不耐烦起来,显然,与何灵语这种外行说话就是对牛弹琴。

    何灵语汗颜,她汗颜的不是她不懂行,而是她居然和一只鬼聊起天来了。

    还是一只正在打架的鬼。

    “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无论谭冲还是陈文迪,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如果不是被你夺舍,他们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谭冲不会早早死去,他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更大更炫烂的舞台,陈文迪正在参加一个很大的活动,这次活动之后他就能得到更多的演出机会,因为你,谭冲自杀了,因为你,陈文迪也自杀了,所幸他被救下来了,但是你毁了他,毁了他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你太自私了,你这种鬼不该存在于人世间,我现在就把你送去你应去的地方!”

    话未说完,一道灵符便向“陈文迪”扔了过去。

    女鬼本来还在听着何灵语数落她,她没有想到何灵语只是想要分散她的注意力,待到她反应过来,已经晚了,那道灵符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一声尖叫,然后病房里重又恢复了寂静。

    何灵语走上前去,举起刺魂针,朝着陈文迪的百会穴刺了下去。

    两个小时后,医生和护士们急匆匆走进病房,被挡在病房外面不得入内的陈妈妈吓得脸色发白,她紧紧抓住思思的手,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小迪出事了?怎么了?”

    思思拔着脖子向里面张望,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去。

    没穿白大褂,不是医生也不是护士,是何灵语。

    她穿着白色t恤,灰色工装裤,只是t恤的一条袖子破了,手臂受伤,但是显然是刚刚处理过伤口,已经止住血了。

    看到她出来,陈妈妈立刻扑了过来:“何小姐,小迪他怎样了?你的胳膊是小迪伤的吗?对不起,他不是故意的,他是病了,你痛不痛啊”

    望着眼前惊慌失措却仍然谦和礼貌的陈妈妈,何灵语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皮外伤而已,没有大碍,小迪已经醒过来了,他现在很虚弱,医生正在给他做全面检查,您不用担心。”何灵语说道。

    “真的,小迪醒了,他他先前也是醒着的”陈妈妈陡然亮起来的眸子重又黯淡下去。

    何灵语这才想起来,她用刺魂针把那女鬼从陈文迪的身体里逼出来之后,陈文迪就不醒人事了,昏睡了整整两个小时,而她也累了,坐在沙发上也睡了两个小时,病房里面发生的事,外面是不知道的。

    她正不知该如何解释,病房的门再次找开,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

    “医生,我儿子怎样了?”陈妈妈上前问道。

    “怎么说呢,他很正常,我安排了脑ct,最好再去做个深度检查。”

    医生说完就走了,但他脸上一闪而逝的迷茫却落入了何灵语眼中。

    是啊,医生一定很奇怪吧,病得那么严重的一个人,怎么说好就好了?
其他书友在看:甜妻有点辣:总裁轻轻尝言总,你的老婆又跑了!片面红尘芳姐儿玄苦经都市风水师半劫不渡白沫的幸福生活从粉丝到明星数据废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