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精灵之C位出道(七)

    登机的那天,机场的确来了很多人,但是还有一些人是肖伟他们雇来的。官方媒体和自媒体都有记者,还有媒体跟机追拍,刚刚出道的陈文迪还是第一次经历这么大的场面,无论是他,还是他的母亲,全都以为经过这件事,等待他们的只有黑暗。

    面对长枪短炮,母子二人不知所措,这时,站子里的人以助理的身份站到陈文迪身边,他们一副职业精英的派头,让人眼前一亮。

    艾嘉一脸严肃,她义正严辞地说道:“小迪只是一个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十九岁大学生,他的世界里原本应该充斥着歌声和笑声,可是那些凭空捏造的谣言伴随着网络暴力,让他和家人身心倍受摧残,那些躲在键盘后造谣的人,请你们想想自己家里的孩子,想想自己家里的弟弟妹妹,请你们给这个单纯的孩子一点点阳光,请你们善良!”

    几分钟后,陈文迪和艾嘉在机场的视频便在网络上流传开来,“陈文迪机场”、“陈文迪泪水”、“陈文迪网暴”,占据了热搜第一、二和第四条。

    几乎每一条关于陈文迪的微博下面,热评前三都是伏尔泰的名言“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好不容易上了飞机,所有人全都松了口气,虽然人山人海,可是并没有意外发生。

    头等舱的机舱里,陈文迪和陈妈妈并排坐着,何灵语和思思则是坐在他们身后。

    这时,一名空姐走过来,她径自走到陈文迪面前,把手中一个叠成粉红的心递了过来,说道:“陈先生,我妹妹是您的粉丝,这是她托我送给您的。”

    陈文迪伸手去接,忽然,从他背后探出一只手,抢先一步接过那颗“心”。

    空姐和陈文迪全都吓了一跳,两人抬起头来,看到了探起身子,笑眯眯的何灵语。

    何灵语对空姐点点头,道:“谢谢。”

    她的语气客气又疏离,空姐有些尴尬,忙道:“对不起,打扰了。”

    对于司乘人员而言,她的这一举动无疑是不合规矩的,但是站在陈文迪这方的角度,却又不能说什么,毕竟,这名空姐是递粉丝来送东西的。

    见空姐走了,何灵语把那颗“心”凑到鼻端嗅了嗅,有淡淡的芳香,应该是用的那种带香味的纸折成的。

    一旁的陈妈妈紧张地问道:“何小姐,这封信不会有问题吧?”

    何灵语低声安慰:“没有关系。”

    然后,她又对陈文迪道:“介意我先替你看看吗?”

    这是之前就定好的规定,这次出来,陈文迪不能与除了工作人员之外的任何人近距离接触,更不能去碰任何未经检查过的物品。

    陈文迪摇摇头,道:“我不介意。”

    总体来说,陈文迪是一个很乖巧的孩子,他很听话,也很懂事。

    何灵语坐回座位上,思思好奇地凑过来,说道:“现在的小女生真有心思,居然能把情书折成这样。”

    何灵语笑道:“你怎么知道是情书?”

    思思道:“你没听那空姐说,这是她妹妹给小迪的。小女生除了少数的妹妹粉,全都是女友粉,不是情书那是什么?”

    何灵语哀叹,道:“那我们这种算啥?老母亲粉?”

    思思压低声音偷笑,自嘲道:“我是老母亲粉,你又不是。”

    何灵语干笑,唉,没办法,谁让她披着一张少女皮呢,想当老母亲粉都不行。

    说话之间,她已经把拆开了那个“心”,展开了那张粉红色的信纸。

    信纸上的字居然是银色的,有些晃眼,看不太清楚。

    何灵语只好把信纸倾斜,避着光来看,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感觉眼前发花,那些银色的字从信纸上跳了起来,如同一只只闪光的飞虫,在她面前飞来飞去,而且越飞越多,竟然向着她的脑袋飞来。

    何灵语大吃一惊,连忙凝聚心神,渐渐的,那些飞虫又变成了字,最终落回到信纸上。

    那只是一张普通的信笺,粉红色的纸,银色的字,散发着芬芳。

    何灵语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这才发现,飞机已经起飞。

    她再向四周看去,坐在她身边的思思歪着脖子睡得正香,几名工作人员也在打瞌睡,这架飞机的头等舱没有其他客人,都是他们自己人,坐在她前面的陈文迪正在专心致志地看卡通片。

    何灵语心中一沉,她看看腕表,果然,飞机起飞已有半个小时。

    也就是说,从她展开信笺到现在,至少已经过去四十分钟。

    而对她而言,只是一刹那。

    她推醒思思,低声道:“你把其他人叫醒,不对劲。”

    说完,她就解开安全带,向假装去洗手间。

    迎面走来一名空姐,并不是送信的那位。

    何灵语问道:“请问一下,飞机起飞之前,给我们送信的那位空乘人员呢?“

    空姐面露疑惑,问道:“送信?”

    何灵语压低声音,把那名空姐的相貌描述了一下:“圆脸,长得有点黑,左眼眉梢有一颗小红痣。”

    空姐不住摇头:“您说的这位空乘人员没在这架飞机上,我也不记得同事中有眉梢有红痣的人。“

    果然如此,何灵语道谢后回到座位,已经醒了,他在便笺本上写了几个字,递给何灵语,何灵语也写了几个字,的神情严肃起来,他解开安全带,起身离去。

    片刻后,回来,重又把便笺本递给何灵语,上面写着:已经证实,确无此人。

    那名空姐的确曾经出现,不仅是何灵语见过,头等舱的八个人全部看见了,而现在,已经确定她不在飞机上。

    并且,也已证实,在飞机起飞之前,也没有空乘人员离开过飞机。

    何灵语心里有数了,她缓缓吐出三个字:“障眼法。”

    这个人就在飞机上,可能是男人,也可能是女人,可能是乘客,也可能是空乘人员,利用障眼法,让他们八个人以为有一名空姐,替妹妹送来了一封粉丝情书。

    但是现在即使是何灵语也无法在高空之上,在这架飞机上把那个人揪出来。
其他书友在看:甜妻有点辣:总裁轻轻尝言总,你的老婆又跑了!片面红尘芳姐儿玄苦经都市风水师半劫不渡白沫的幸福生活从粉丝到明星数据废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