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9.NPC的假期(19)

    被无事生非这么一拍,龙君回过神来,好像刚刚才看见他似的,平日里漠然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无事生非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他神色惊奇地说:“老大,这个游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bug,我已经反馈给gm了,等一下任务npc就能恢复正常。”

    龙君非常缓慢地点了一下头。

    无事生非立刻对冷寥落招手:“寥落妹子,你快点过来呀,反正暂时不能做任务,咱们一起玩一玩我前阵子新买的道具。”

    冷寥落迟疑地看着关芙夹着棉花逃走的背影。

    无事生非又对她招手:“哎呀,快过来吧,不过是出了bug而已。系统会处理好的!”

    冷寥落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无事生非,神色有些异样。

    npc是人工智能。在她的心里,近乎生命。会被系统消灭……她想起来心里竟有些不自在。

    而他已经从随身包裹里掏出一只猴子,点击交互:“这猴子会算命的,大家都过来玩一玩!”

    已经被玩家们忽视的关芙,视线里全都是鲜艳的红光,深深浅浅,把这一片原本秀丽真实的景色,变得诡异而扁平。

    她夹着迷迷糊糊的棉花,带着她逃出残雪山的范围,身后的进度条消失了,可bug三个字母一直在关芙和棉花的脑袋上面引人注目地漂浮着。

    关芙不敢停下,她一边跑,一边摇晃棉花:“还清醒吗?说书人?许婆婆?”

    可千万别因为刚才走哪几级台阶,把这几组数据都删除改写了!

    好在棉花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什么?”

    她的声音前所未有地呆滞。

    “许婆婆?说书人?”关芙继续摇晃她。

    棉花嘴里发出了两声奇怪的声音,紧接着就像断线了似的,古怪声音消失了。

    小女孩捂住自己的脖子:“我?啊?这是怎么回事?爷爷?”

    说书人和许婆婆没有任何回应。

    棉花吃了这一惊吓,终于回过神来,她在关芙手里挣扎:“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关芙说:“系统要改写你的数据!”

    她不敢传送,不敢使用系统道具改变自己和棉花的状态——棉花的经历已经告诉她,“长大”进行身体变化导致数据也会一起被改写。

    如果关芙贸然使用系统中的道具,很有可能立刻落入系统的掌握中。

    她只能带着棉花一起跑。

    残雪山所在的西域地图非常大,大部分地区是高山,沙漠。

    这为关芙的逃亡躲避提供了足够的空间。她回头看了看,风卷沙,向她们席卷而来,几乎要把他们掩埋,紧紧咬在她的身后。

    情况有些危机。

    然而关芙悄悄松了口气。

    她心中已经隐隐有了揣测。

    自从关芙进入游戏以来,她就感觉到了游戏世界对人工智能的“特别”。她变成了一个本应不存在的人工智能npc,做出了无数出格的行动,甚至自主和玩家交互,假装发布任务谋求好处,然而系统没有一丁点的反应,更没有将她干脆利落地抹杀。

    她一开始以为是自己那个带着她穿越各个世界的“系统”混淆了游戏,然而随着时间的变化,她发现不是。

    和系统构筑的一草一木,山川城池不同,人工智能在这个世界中居住,却并不受系统百分之百的操控,是相对独立的。

    他们会受到系统发布任务的要求,与此同时,他们也可以选择将任务“卖给”关芙,为自己博取好处,甚至有可能为了达成自利目的,敢将任务藏起来许久而不许玩家接取。

    没有任何重要性但拥有智能的小npc棉花,也敢用小心眼哄玩家给她道具,用在“系统规则内”合理升级。

    虽然逻辑相对简单,然而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算是游戏世界的另一批永远不会下线的“玩家”,或者可以称呼为这个世界真正的居民。

    这也就导致了系统没办法对拥有强独立性的npc直接动手抹杀。许婆婆和说书人的死亡,是因为任务生成的“黑衣人”npc,而不是系统直接删除数据。棉花的“长大”,更是需要一个走完石阶才能完成的,数据录入和删改的漫长过程。

    关芙二人逃亡后,系统也不能直接将她们“删除”。

    世界意志自己,也需要遵循自己的规则。

    关芙看着身后的黄沙——在红光笼罩下只能看出翻卷的形状:那正是系统发动可操纵的非智能基础建模,对她们进行捕捉。

    她推断,《长乐》世界内,能够抹杀智能npc的,只有两种情况。

    一,任务。

    二,gm。

    任务一时来不了,设计程序会花费很多时间,也不好收尾。如果她没有猜错,gm快要来了。

    身后风卷很急,关芙脚下不停,不断删改自己身体内部的数据包,调整耐力体力和速度,跑的几乎成了一道影子,才能险险不被追上。

    像一颗小石子投入净水。

    关芙抬起头,盯着天空,她感觉到了异样的涟漪。

    “gm096”几个字凭空出现,一个直通天际的巨大人形出现在她们面前,堵住去路。

    他扬起了手中的大网,向关芙投过去。

    关芙一顿,和棉花一同,被罩进网中。

    “喂!喂你怎么这么没用!”棉花大叫。

    她不作声。

    gm096低头看了看他们两个还没有他手指肚大的npc,叹了口气。

    他自言自语:“该来的时候就那么一个,现在倒好,又冒出来俩……”

    关芙敏锐地感觉到了异样。

    身上的网似有千斤重,将她和棉花压的动弹不得,棉花不停地尖叫。

    gm096皱眉,把她们两个用网兜抓起来:“闭嘴吧,该上路了。”

    棉花嘴里不停叫喊着“不不不”,像一个被不断蹂躏的玩具惨叫鸡。

    关芙垂下头,做出颓废状。

    gm096隔着网捏了捏两个npc,说道:“老实点吧,你们暂时还死不了。”

    “人工智能……嗤。”

    巨人状的gm看了看远方,他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

    风平息了。这里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人。

    然而对关芙和棉花来说——

    新世界在眼前展开。

    从一个世界消失,却没有死亡。她们将以超越空间的形式,跨越到另一个地方。

    走的通道,就是“数据层”。

    棉花的叫声戛然而止,事实上,这里没有声音形体的存在,留下的只有以数据形式呈现的意识。

    关芙此时露出一个笑:到了。

    gm果然带他们走到了世界的背后,在这里,她可以进行超越“世界”的操作了。l0ns3v3
其他书友在看:拽公主的冰山老公坐看云卷云疏用烟的魔法师快穿之套路反派从我做起将门玉女快穿攻略:黑化男神,别乱来!枭宠重生:溺爱纨绔妻重生之夏然异界之都灵域巫师世界的日常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