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一九章 我有一剑 虎头蛇尾

    通玄元主、斩玄元主和太虚元主犹如三根通天巨柱,耸立于虚空之中。

    而唐锐,则处在他们三人的包围之中。

    他们放走了四面道尊的身影,那就说明在这件事情上,他们无论如何,也不准备放走唐锐。

    唐锐面容淡然的看着三人,目光中并没有丝毫的慌张。

    现在的情形,虽然好似又回到了让唐锐进入红尘大世界前的情形,但是实际上,却已经不一样。

    唐锐不是以往的唐锐,三大元主同样不是当时的三大元主化身。

    他们的修为,都有巨大的提升,对于他们而言,这一次的战斗,可以说至关重要。

    上古元帝陨落,原始之主陨落!

    这两大强者的陨落,代表的不只是他们两者的死亡,更代表着一个大势的落幕。

    上古强者在这场巨大的争夺之中,基本上已经败下阵来。

    现而今,拥有争夺顶级机缘的存在,就已经变成了完全恢复实力的三大元主和唐锐。

    所以这一战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将诸天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

    “你们确定要和我决一死战吗?”唐锐悠然的看着三大元主,淡淡的说道。

    斩玄元主等三大元主和唐锐决一生死的心思,可以说非常的重,但是现而今,被唐锐如此一问,他们的神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对于三人而言,唐锐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对手。

    斩杀唐锐,乃是他们心中所想,不单是因为仇怨,更因为唐锐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唐锐,你求饶也没有用,今日,我等一定要将你留在这里。“太虚元主冷冷的看着唐锐道。

    唐锐朝着太虚元主扫了一眼道:“既然太虚元主如此说,那我这一次就带着太虚元主一起走。”

    说话间,唐锐一晃自己手中的归一剑,一股疯狂的气息,就朝着归一剑聚集。

    而归一剑所指的主要目标,赫然是太虚元主。

    太虚元主知道,这是唐锐故意为之。

    甚至斩玄元主和通玄元主也知道,唐锐用这种手段的目的,就是要吓唬太虚元主。

    可是他们心中虽然明白,但是在唐锐的剑光下,他们的心依旧在颤抖。

    因为这一剑,实在是太过恐怖。

    就算是太虚元主,也不由得升起了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甚至太虚元主还感到,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和唐锐作对,一旦自己和唐锐身死,那么好处可以说没有自己的一点。

    他不甘心,凭什么三个人联手攻击唐锐,最终好处是别人的,而他只能身死。

    一时间,他的心中充满了退意。

    “太虚元主,这是唐锐的个个击破之策,你如果后退,那就是上了唐锐的当。”斩玄元主大吼,希望通过自己的话语,从而点醒一下太虚元主。

    太虚元主没有看斩玄元主,但是他的心中,对于斩玄元主的意见却更多了一些。

    你这般的大吼干什么?难道唐锐的计策我看不出来,可是你为什么不硬抗唐锐的攻击,反而让我硬抗。

    我和唐锐同归于尽,岂不是应了你们的心思。

    一个个念头闪动之中,太虚元主的面容,就闪过了一丝的冷色。

    三大元主合作多年,对于各自的心思,可谓是无比的清楚,太虚元主的神色代表的是什么,他们都清楚。

    这个时候,通玄元主两个人虽然恨不得狠狠的敲打自己的同伴一番,但是让他们接过硬撼唐锐的重任,他们又不敢。

    毕竟,他们感觉到了唐锐这一剑的可怕,万一比斗的时候,唐锐真的拼命,那么硬撼之人就算是不死也是重伤。

    重伤对于三大元主来说,那实际上也就代表着在这末劫的争夺中,已经处在了一个死地,他们三人,谁也不愿意让自己身处死地。

    所以在彼此对视之间,都没有人说话。

    唐锐看着自己对手的沉默,轻轻一笑道:“斩玄元主,你既然如此了解我的心思,不如这一次我主攻的位置,就放在你这里,让太虚元主轻松一下。”

    斩玄元主心中大骂,他知道自己一旦接口,那么唐锐这个疯子,说不定就真的这样做。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自己身死道消。

    一个个念头闪动之中,斩玄元主的眼眸中,就露出了一丝丝的冷厉之意。

    对于他来说,这种威胁让他无比的难受。

    按照他的秉性,此时应该拔剑而起,将那敢于威胁自己的家伙,直接斩杀于剑下。

    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有这么作,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结果,对自己最为不利。

    所以他只是哼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

    通玄元主剑斩玄元主不吭声,心中大怒,这家伙刚刚说的义愤填膺,可是现在呢?现在他这是在干什么?真的是可恶至极。

    一个个念头闪动,通玄元主就准备开口,可是他看到唐锐的目光朝着自己看来,也将要说出的话,一下子给咽了下去。

    这种将自己要说的话咽下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通玄元主还是做到了。

    三大元主的气息依旧强大,可是因为唐锐的两句话,却已经让这种气势,消失的干干净净。

    唐锐自然感觉到了三大元主气息的变化,对于这些,实际上也在唐锐的预料之中。

    三大元主虽然号称同气连枝,但是他们彼此之间的合作,并不是那么的天衣无缝。

    在这等的情况下,自然是没有人愿意自己拼命,从而让其他人得利。

    “三位不准备出手的话,要不我和你们乱战一场,那最后一招挨到谁算谁?”唐锐笑吟吟,再次提出了一个建议。

    混蛋!

    斩玄元主第一时间有一种将唐锐掐死的冲动,这家伙说的是什么,他分明就是羞辱自己等人。

    可是心中虽然明白唐锐在羞辱自己等人,但是斩玄元主还是将这口气给咽了下去。

    不是他修养好,而是他真的不愿意因为这种小事情,和唐锐闹僵。

    一旦他怒发冲冠的蹦出来,而其他两人则是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那么唐锐第一个要报复的,一定是他。

    他虽然对唐锐很有意见,但是这种当,他还是不能上。

    “哼,三大元主,不过如此!”虚空中,有人大声的说道。

    这声音,是借助天地至理传来的,就算是三大元主,也找不到说话之人究竟是来自什么

    方向。

    他们很清楚,这说话之人的目的,实际上就是激他们对唐锐动手,可是他们绝对不能让自己陷入险地。

    在对视了一眼之后,三大元主很是有默契的各自后退了一步,而后通玄元主道:“唐锐,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但是你要记住,你和我们的恩怨,并不算是就此结束,总有一日,我等要去你性命。”

    唐锐看着后退的三大元主,轻轻一笑道:“既然各位要取我性命,那我等着就是。”

    “只不过到时候,恐怕是我要取各位的性命。”

    三大元主对于这种口舌之争,并没有太多的计较,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和唐锐争辩这些,真的是没有半点的意义。

    既然已经准备放弃,那就不要在浪费时间。

    “唐锐,我相信取你性命的时间不久了。”斩玄元主说话间,就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通玄元主和太虚元主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人说话,就腾空而起,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看着空荡荡的虚空,唐锐叹了一口气,现而今的危机虽然已经过去,但是等末劫来临的时候,三大元主还是会联手针对自己。

    “恭喜神皇贺喜神皇,神皇击杀太古,压制四面道尊,可谓是天下第一等的人物,就算是三大元主,也要矮您三分。”

    九尾巨狐出现在唐锐的身边,声音中带着一丝恭维的道。

    对于九尾巨狐这种恭维,唐锐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他平淡的看着九尾巨狐道:“你怎么不走?”

    “大人,我能够往什么地方走。”九尾巨狐轻轻一笑道:“现而今大人威势滔天,我与其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还不如跟随大人,好好的生活在阳光下。”

    “更何况,末劫就在眼前,我就算是想躲,也躲你过去,还不如跟随在大人您的身边,有一棵大树好遮风挡雨。”

    唐锐朝着那九尾巨狐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跟我走吧。”

    九尾巨狐看着踏步而行的唐锐,目光转动之间,就轻生的道:“大人,您的神庭虽然威震玄天,但是实际上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缺陷。”

    “这种缺陷现在还不显,可是一旦到了最后,这个缺陷就会非常严重,甚至会威胁您的大计。”

    唐锐看着一副胸有成竹的九尾巨狐,冷冷的道:“你说我的缺陷在什么地方?”

    “您缺少足够的高手。”九尾巨狐满是笑容的道:“大人您现在缺少至理道身的下属,一旦大人被三大元主这样的存在纠缠,那么您的神庭就危险了。”

    “只要大人愿意,我可以为大人招纳至理道身的下属。”

    “不用了,这件事情,我能够自己解决。”
其他书友在看:满级的我混异界封闭的魔眼道家学院唯一的男子汉某SCP基金会站点日常孤读洪荒斗战录冒牌宗师一切从考城隍开始我真不想当村长全球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