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你家依然给你打过毛线鞋吗?

    余笙语重心长的对着一一和七七说道“一一七七,你们俩可要乖乖的,千万别惹爸爸生气了,更年期这种病可是不能气的,越气越严重。”

    七七看了妈妈一眼,随即低头继续在纸上画画。

    明明是她自己经常爱惹爸爸生气好吗

    哪次爸爸生气不是因为她

    一一倒是乖巧的点了点,对着余笙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妈妈,你放心,一一最乖了,我不会惹爸爸生气。”

    七七摇了摇头,她怎么会有个这么爱拍马屁的“弟弟”

    会所里,楚然和兰三都是一脸的郁闷,秦清风无语的坐在他们面前,看着面前两个人的脸,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坐着,对着这两张冷脸,他喝酒都喝不下去。

    而且这几年来,秦清风对酒吧这种地方的兴趣也不是很大了。

    还不如回家好好的陪着自己的媳妇,在被窝里亲亲抱抱总比在这看着这两人的冷脸要强得多吧

    他本来是不想来了,不过到底怕兰三的暴力,还是不情不愿的来了。

    “我说,兰三心情郁闷我还可以理解,可是三哥,你这黑着一张脸干嘛”尤其是他黑色外套里面的浅黄色家居服还露出来了,脚上随便的套了一双鞋子就出来了,仔细一看,好像还是一双毛线鞋看着那毫无规律可言的针法,怕不是小鱼儿给他打的那双吧

    他心里惊叹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三哥,就算你这结婚了,出门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吧穿着毛线鞋就出门了”想当年风光霁月,形象气质俱佳的男人去哪了好在男人的气质还是保持的不错,脸也保养的不错,倒也能让人忽略掉他脚上的毛线鞋。

    楚然听着秦清风的话,脚不自然的缩了缩,他出门的时候心情有些不太好,一时也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只是这会穿都穿出来了。

    他脸色又黑了一个度,“这样穿,暖和,怎么了你家依然给你打过毛线鞋吗”楚然略显骄傲的说道。

    秦清风愣了愣,只觉得现在的楚然真是小肚鸡肠,随即不甘示弱的反驳道“你行了,我家依然给我亲自煲汤什么的对我可好了,我现在的身体可健康了。”

    楚然笑了笑,他这会可浑然不觉得自己穿着毛线鞋来酒吧这种地方有什么不对,其实脚上的这双鞋子还是他自己强烈的要求余笙给他打的。

    当初谈恋爱的时候,余笙还会偷偷摸摸的给他打围巾给他当作惊喜,只不过自从结婚后彻底得到他以后,楚然便觉得余笙越来越在意他了,他生日的时候便给他买一些衣服什么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所以他便要求余笙在每年他生日的时候必须亲手给他做东西给他。

    前年给他打的是手套,去年给他打的是一个帽子,今年厉害了许多,给他打了这么一双毛线鞋。

    一旁一直沉默的兰三心里越发的苦涩,张灵溪好像也没有给他做过饭,也没有给他打过什么毛线鞋,关键是再这样下去,他都觉得自己快被甩了。

    这两人越是在这里比着,兰三只觉得心头便被两人轮番刺着一样,还是杀人不见血的那种。

    只能在一旁喝着闷酒,越喝心里越沉闷。

    他还是不后悔当初他没有一开始表明自己和楚然认识,那时候张灵溪还对楚然有意思,他估计说了的话,可能连和她开始的机会都没有。

    “喂,我说老狼,你这情路还真是够坎坷的啊这么多年了,你早就该让她给你怀个娃娃然后抓进民政局结婚了,你看吧你这谈了这么多年,再谈两年就过了七年之痒就可以拜拜了”秦清风现在可是爱情娃娃两丰收,心情正爽,逮着个不如自己的,当然要好好的取笑一下他们了。

    兰三双目看了他一眼,他现在连生气都懒得生了,一门心思的只想喝闷酒,若是以往,秦清风早就被他给揍了。

    “你才结婚几天,就在我面前嘚瑟”

    兰三瞥了他一眼,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秦清风笑眯眯的抿了一口酒,“再怎么样,我可是结了婚的,至少不像你,随时都可能就恢复单身了。”

    兰三听着他的话,眼眸微眯,略带危险的看着他的脸,“你最后好好说思考一下再说话。”

    秦清风看着他这样的眼神不由的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这兰三喝了酒之后武力值可是更加爆棚的。

    他话音随即一转,坐在他身边,想拦住他的肩膀,奈何他的身材在兰三面前实在是显得太过弱小了,看着有些不伦不类的,只能放弃了,“我说老狼,你这样下去也不行啊而且我说这张灵溪也是,这么多年你可没少帮她啊要不是看在她是你女朋友的面子上,她的那个小公司,早就垮了,而且当初还肖想过三哥呢鸿兴集团也不会和她们公司合作啊怎么现在还这么生你的气这么久了,这气也该消了吧”

    兰三瞪了他一眼,语气微沉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秦清风被他的眼神给吓了一跳,赶紧的往楚然那边躲,他心里本来就对张灵溪有些不满,这些年看着兰三在张灵溪身边像个孙子一样就来气,当初兰三在部队里面的血性感觉都被磨的差不多了。

    秦清风在他的眼神下讪讪笑了笑“我只是想说其实你其实也没有什么错,再怎么样的女强人,也是怕缠的,你越是脸皮厚死皮赖脸的缠着她,就算是天大的气都是能够消的,你这会不应该在这里喝闷酒,反而应该去好好的缠着自己的媳妇,她不回家你就不知道去她家啊你这见过家长的又不是进不去,她要是不在家长的面前扫的面子,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故意想冷落你一段时间而已,不用这么担心。”最关键的是,别有事无事的就拉着他们在这喝这么无聊的酒啊

    兰三仿佛醍醐灌顶一般,他这段时间是想给张灵溪足够的时间冷静,还真的没有考虑到这个事情。
其他书友在看:我奶凶奶凶的哦快穿崩人设:黑化BOSS太凶猛皇叔心尖宠:王妃要翻墙快穿:病娇宿主,太妖孽满级龙神万界游我的时间是恐怖游戏快穿系统:世界欠我小金人斩男色:小野妻,狠鲜美!原来,缘分天注定军长大人,撩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