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2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海盐晾晒之法并不是什么希奇之事,前代早已有之,只是因为种种心知肚明的原因这才屏弃不用,没想到封舟却是打的这个主意。

    “难道封大人不担心出盐量太大,影响了朝廷盐税收入么”

    终于,同为内阁阁臣的三辅陈文没能忍住,满脸怒色质问道。

    “呵呵,如今朝廷盐税几何”

    封舟轻笑,说出的话却是叫人心惊“一年不过二百万两,还要拿巡盐御史的性命去换,北地的盐价一直居高不下,难道平抑盐价让百姓能够松一口气,不好么”

    “盐税”

    “去尼玛的盐税,要是盐税比去年少了,少多少老子自己拿银子补贴总可以吧”

    封舟脸色一沉突然开口怒骂,手指陈文冷笑道“要是长芦盐场不仅没有影响盐税收入还有盈余,盈余多少你陈大学士就从家里拿出多少主动送给国库,可好”

    满朝皆惊,没想到封舟胆子如此之大,竟然在大朝会上指着一位阁臣破口大骂,简直有辱斯文不当人子啊。

    不过却是无人敢于出头,这是阁臣的战争,下面的臣子根本没资格插手,再说要是被封舟盯上,也要他跟着打赌怎么办

    江南盐税怎么回事,在场除了脑子不好用的书呆子外,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真要是能够将盐税全部收齐,每年国库起码得多出上千万两银子

    谁也不知道封舟鼓捣出的海盐盐场,究竟能有多大出产,又能有多少收入,要是一不小心陷进入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你你,本官为官一向清正,家无余财”

    陈文被气得倒仰,吹胡子瞪眼恨不得狠狠抽封舟一顿,大义凛然开口。

    “啧啧,那李阁老家的豪宅美妾,城外的千倾良田,还有”

    封舟毫不犹豫打断了陈文的话头,淡淡开口满脸冷笑,后面的话没有出口显然很是有料啊。

    “你你你”

    陈文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脸如猪肝一般好不尴尬,却是气得说不出话,安静的大殿只听到他大口喘气的声音。

    封舟满脸不屑看都懒得多看这厮一眼,冲着天子拱手一礼,继续阐述自己在盐铁方面的施政纲要。

    之后的大朝会却是顺畅无比,所有朝臣都见识到了封舟的战斗力,自忖根本就不是对手,也就没胆子出口反驳。

    不论是封舟的耳刮子,还是天子的明显偏袒,还有几位阁臣的集体沉默,都让这次大朝会在诡异起气氛中,顺利完结。

    “封大人好风光好霸气,只是希望封大人能长久维持下去才好”

    出得大殿,陈文拦住封舟的去路,满脸阴冷不屑道“就怕到时候忠勇侯府将万劫不复”

    “褧斋公威胁我”

    封舟轻轻一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

    陈文,字安简,号褧斋,江西庐陵人。

    其本人手腕高明,在英宗驾崩,当今天子甫登基之时,便用巧计赶走了太监王纶,驱逐了内阁阁臣钱辅,坐稳了阁臣的位置,便是内阁首辅李贤,也对他十分敬重。

    可以说陈文在朝野之中,威望极高

    “只是忠告而已”

    陈文冷冷一笑,眼神冰冷杀气凛然。

    呵呵

    封舟轻轻一笑拍了拍陈文的肩膀,在外人看来两人举止亲密,还引来好一阵诧异,更有那心思阴暗的怀疑这两货刚才是在唱双簧。

    “等你倒下那一日,就是庐陵陈家家彻底覆灭之时”

    一道冷硬的声音在陈文耳中响起,惊得老头浑身一震极不舒服,等他反应过来时封舟已经大步流星离去,他满脸愤恨冷声道“走着瞧”

    当晚,内阁阁臣陈文突然吐血昏迷,李府一片大乱,不等从宫里请来的御医赶到便一命呜呼。

    第二日,封舟亲率刑部和大理寺官员,以及五城兵马司兵丁包围李府,直接破门而入大肆抄家。

    如此疯狂之举顿时震动朝野,封舟肆意妄为之名大盛,一干文臣在首辅李贤和次辅商辂的带领下入宫面圣,请求圣上阻止封舟的疯狂之举,同时严惩这厮的不当行为。

    朱见深面沉似水,等一干上告文臣吵闹得差不多,他将手中的一份厚厚折子狠狠摔到李贤脚下,冷声道“这就是所谓的士林表率李阁老么,士林也太不值钱了吧”

    两位阁老心中咯噔一下,不敢再多废话直接捡起地上奏折仔细观阅,越看脸色越是难看,身子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折子之上,全是陈文这些年贪脏枉法的确凿证据,其中最严重的一条,便是替江南盐商充当保护伞暗中收取惊人孝敬

    本来他们还想替陈文家族说几句情的,可当效率极高的抄家队伍,将从陈文家抄出的两百万两现银,三十万两金子,以及各种价值不菲的珍宝首饰,还有孤本古籍,以及京畿城外数千倾田地地契,以及惊都城中数十间繁华地段商铺契书,还有陈文在江南的万倾良田和上百商铺的契约全部摆在大殿之上时,朱见深的脸色漆黑如墨,两位阁老长叹一声,再也无言以对。而一干文臣惊得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按理说天下的所有东西,都是天子的。

    但这句话永远只是说说而已

    皇宫每年的金花银不过一二百万两,就这宫中用度还有所不足。

    可是你看看这些阁老,比天子还有富有偏偏吹什么清正廉洁年轻的天子岂能不怒

    “陈文贼子欺君犯上,革去一切功命,家族全部贬为贱籍”

    朱见深语气平静发令,好好的一家世家豪门一日间轰然倒塌

    两朝元老,内阁阁臣暴毙,其家族轰然崩塌于一夕间。

    至于凶手是谁,众人心中有数,除了那位刚刚进入内阁的阁臣,号称武功绝顶的封舟之外,还能有谁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根本就没有证据。

    一时间,封舟权臣之名不径而走

    大明成化二年,内阁首辅李贤致仕,两个月后病逝。

    他已经六十多岁,进入花甲之年,位极人臣多年,也算走的顺心如意。

    但朝中的文官却如丧考妣

    因为能够制衡封舟的,似乎又少了一个。

    在这种情境之下,谁担任津门知府,已经无关紧要了

    因为封舟使用的,都是官场不得志的北方举人,与满朝文臣有着天然的隔阂。

    所以哪怕出了许多变故和波折,也不会有人和江南出身的文官团体走得近

    倒是内阁首辅商辂全力支持封舟之举。

    “一帮光讲人话不干人事的蠢货罢了,真以为没了你们朝廷就运转不下去了”

    而众人所意料不到的地方,大明朝由刑部垂直掌控的“警察局”开始在京城、津门推行建立了

    与此同时,封舟还顺势建立了武警部门,专门对付有组织的恶人势力。

    但是这一切在津门长芦盐场的巨额收入之下,完全不被人所注目
其他书友在看:玄武界尊兽人科技天下第一洪荒之无上妖帝农园医锦鬼仙帝大明神兽荒北三国江湖游侠之拱垂仙侠录重生之大唐儒帅神雕里的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