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给我一面大鼓

    兰妃说到做到,见完太子,又偷偷去了一趟后殿,没有白千帆的配合,太子要进来见一面,大约是很难的,但一路过去,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她纳闷的推开门,发现屋里的东西都还在,人却不见了,不单是白千帆,跟在她身边的侍女也不在。

    她在屋里愣了半响才明白过来,怪不得外头没有人守着,敢情皇帝把人转移了。

    可为什么要转移呢?难道皇帝已经知道她和太子的交易了?前后不过半个时辰,怎么可能传那么快。要么就是为了防她,想想更不可能,她不过一个小小宫妃,可不敢往自己脸上添金,何况现在还失了宠。

    她拿起妆台上一支金钗,轻轻晃着上头的流苏,细细的链子甩来甩去,明暗间波光流转,她看得心烦,把尖细的那头往桌上用力一戳,却没戳进去,只划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人不见了是小,失信太子是大,两个原本对立的人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那点微乎其微的信任,大概要不复存在了。

    果然,当她把消息告诉太子,换来的却是太子的狐疑,“陛下为什么要转移蓝浓华?”

    兰妃试探道“会不会本宫与殿下的交易,被陛下知道了?”

    太子冷笑,“若是陛下真的知道,你还能站在这里与孤说话?”失去宠爱的宫妃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对帝王来说,恩情不在,杀她与碾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

    太子的语气让兰妃心里发怯,她没有子嗣,帝王的宠爱就是她的立足之本,失宠意味着她什么都不是,“那,那是为何?”

    太子拧眉默了片刻,问清楚白千帆之前住的具体位置,说,“人总归还在内庭,我往来不方便,你多打听着些,一有消息,立刻通知孤。”

    若是以前听到太子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兰妃心里肯定不舒服,可现在她知道唯有抱紧太子大腿才能回到从前的生活,只要这次让她重新得回皇帝的宠爱,她一定想方设法怀个孩子,也别有什么贪念,就坚定的站在太子一边,不然若是六皇子上位,瑾妃头一个就会要她的命。她如今想的不是什么荣华富贵,而是保命。

    兰妃收起所有的冷傲和锋芒,老老实实点头,说了声好。

    等兰妃走了,太子给了远处望风的侍卫一个眼色,转身进了夹道,他按兰妃所说的路线顺利找到了白千帆住过的那间屋子,推开门,先看到墙上挂的葫芦丝,再瞟到柜子上铺的染蓝花布,还有床柱上挂的带有南原特色的账幔,他便知道兰妃没有撒谎。

    他猜南原女帝应该在这里住过,所以皇帝才安排白千帆住在这里,只是为什么又不住这里了,倒是有些让人费解。

    妆台上放着好些珠钗首饰,随手拿起一件都是做工上乘的精品,人走了,东西却没带走,看来走得有点匆忙。

    对于突然搬走的事情,不但太子和兰妃费解,白千帆同样费解,望着布置一新的屋子沉默不语。

    皇帝却是兴致勃勃,指着屋里的摆设给她看,“特意给你布置的,喜不喜欢?”

    白千帆望着他满脸期待的神情,撇了撇嘴,“老伯,你就不能有点新鲜的?”

    皇帝呃了一声,不明白,“要怎么新鲜?”

    “把这屋里布置得跟东越一样,就能留住我了?”白千帆不客气的朝他翻了个白眼,“当初你给女帝的屋子布置得那么有南原特色,她不是照样走了么?”

    一番好意被她踩在脚下,还被揭了老底,皇帝很想恼羞成怒,可看着白千帆那双酷似女帝的眼睛,他忍了又忍,“你娘亲当年很喜欢那间屋子,在那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白千帆,“说再多也没用,还是留不住。”

    皇帝,“……”

    “算了,”白千帆说,“我还是住以前的屋子,冷不丁换了地方不习惯。”

    皇帝平时对她有求必应,这次却是犹豫了一下,说,“都已经布置好了,你就住这吧,换个环境对你有好处。”

    白千帆走过去把窗子推开,外头连着一个小院子,院里种着花草树木,虽然是寒冬,景致却不错,碗口大的菊,大蓬的萱草,红得发亮的沙棘果挂满枝头,还有……她的目光落在院墙边的一棵大树上,沉默半响,说,“老伯,给我一面大鼓吧。”

    她要任何东西,皇帝都愿意给,就是这声老伯叫得他心里不舒服,原本美好,挺诗情画意的事,全被这声老伯给毁了,偏偏他还无可奈何。

    他问,“你要鼓做什么?”

    白千帆淡淡的道,“我喜欢敲鼓,在东宫的时侯常敲,太子也知道。”

    皇帝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次他被兰妃诓到东宫,确实看到廊下有大鼓,也确实听到东宫总管说钱先生爱敲鼓。

    皇帝把白千帆转移到这里来,除了防兰妃和太子,更重要的是防那个人,白千帆在他手里,那个人一定会来。他希望那个人来,但不希望那个人真的把白千帆抢走,所以要把她藏起来,可现在她要敲鼓,这不等同于告诉大家,她藏在这里吗?

    费尽心思安排好了一切,总不能让一只鼓给破坏了,他硬起心肠,“除了鼓,你要什么,朕都给。”

    白千帆把手往他一摊,“行,给只萧吧。”

    皇帝,“……”

    他试图去握她的手,“浓华,你能不能听……”

    白千帆眼疾手快的缩回来,皇帝抓了个空,颇有些尴尬,干咳一声,“早晚的事,你别害臊。”

    “老伯,”白千帆对着他大叫了一声,“该害臊的是你,为老不尊!”

    皇帝被她气得牙疼,“朕是皇帝!”

    “皇帝怎么了,皇帝就能强抢民妇?”白千帆从袖筒里摸出一枚绣镖,在手里掂了掂,“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敢乱来,这只镖可不知道会扎在哪里?”她边说,目光往他腹下瞟了眼,吓得皇帝抖了一抖,怎么这丫头比她娘亲还凶悍啊……

    来来来,第二更到了,任务还差5票哦,小仙女们加油!

    。
其他书友在看:绝美女神的极品高手五龙寨剿匪记劝你对我好点[红楼]佛系林夫人天下男主皆软妹[综]化鲤成龙无限之最强异能者狼行千里剑魔之歌—坦格利斯始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