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龙冢

    游戏时间20:47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混乱邪恶的墨,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无罪之界西北大陆,龙族之末地下深处,埋骨之地

    墨慵懒缓缓睁开双眼,环视着周围那片令人汗毛倒竖的狼藉,浑浊深邃的黑暗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以至于外面那圈几乎摞成小山的遗骸甚至连块遮羞布都没得盖,就这样凄厉地呈现在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中,安静而低调,正是遗骸该有的姿态。

    墨上次的离线时间,是同日上午九点二十三分。

    那一刻,至少有百余只强大的亡灵生物狂怒着包围在他身边,想要抹杀掉这个愚蠢的、高傲的、擅自闯入大墓室的人类。

    而十小时又二十四分钟后的现在,理应被撕成碎片,被群龙从灵魂层面抹杀掉存在的不速之客依然好好地端端坐在他身下那尊诡异的神像上,毫发无伤。

    守灵者们不惜代价的攻势,除了让它们自己积累了无数岁月的力量消耗殆尽之外,没能起到半点成效。

    这些忠心耿耿的灵体甚至无法碰到连续十几个小时都没有灵魂存在、几乎可以说是任人宰割的躯壳。

    这着实是一件听起来让人觉得很荒谬的事,而让这份荒谬变成现实的,则是两只侍立于那尊堕神像左右的鬼影

    囚徒

    召唤生物

    生命值120600185000

    体能值163400250000

    特质畸变、铸灵、扭曲

    技能无

    备注黄泉一死囚。

    枯魂

    召唤生物

    生命值11

    体能值11

    魔力值11

    敏锐值11

    信仰值11

    怒气值11

    特质映射、无形、狂乱

    技能nana

    备注冥狱一孤魂。

    名为囚徒的召唤生物外形与人类颇为接近,高度大概有三米左右,头部被某种质地不明的黑色皮革包裹在里面,上面插满了数量堪称夸张的白色骨针,眼睛、口鼻、耳朵等位置更是被缝满了综合交错的金属丝,看上去怪诞而可怖。

    它赤裸在空气中的上半身呈灰白色,充满了爆炸性的肌肉,每一寸都烙有鬼画符般的咒印,手腕与脚踝处缠着层层叠叠的铁链,尽头却并非那种很容易被联想到的铁球,而是四口宛若铁桩般倒插在地面上的棺材,与双手锁在一起的两口体积与寻常棺材无异,另外两口则要大上一倍有余,高度至少也得有四米出头,表面上皆是刻满了与那囚徒身上一样的同款咒印。

    “主人。”

    似是有所感应一般,这个造型十分诡异且看上去就不怎么聪明的生物在墨睁开双眼那一瞬便转过身子,冲后者深深地行了一礼,头上那顶看上去似乎一门心思想置使用者于死地的面罩微微动了动,发出了宛若某个中年绅士般的、与其画风完全不符的声音。

    成熟、恭谨、彬彬有礼。

    “主人。”

    另一位守护者也佝偻着身子向墨抚胸致意,同样是抵挡了守灵人十多个小时的召唤生物,枯魂的造型比起旁边那位囚徒要相对正常一些,它身形十分娇小,总是都佝偻着的身体就算站直了也没有囚徒大胯高,穿着一袭脏兮兮的灰色长衣,头发又脏又长又密集,将其长相完全隐藏在了下面,乍看上去宛若一个皱皱巴巴的未成年丐帮弟子。

    比起囚徒,它的声音倒是没什么违和感,简单来说就是那种男女皆可发出的、稍显沙哑的中性少年音。

    “还剩多少”

    墨并没有去看它们,只是抬起头,露出那张与墨檀、黑梵一模一样的脸,淡淡地问了一句。

    或许是因为并无可能被人看到,或许是因为情势需要,此时此刻的墨并没有戴他那副面具封罪。

    “还剩两成左右,主人。”

    囚徒立刻用它那违和感极强的磁性声线做出了回答,并在短暂的停顿后补充了一句“虽然您离开前给我们的命令是守护这具躯体,但那些垃圾却一直妄图袭击您,所以我们只能适当地做出一些反击,一不小心就”

    “杀多了一些。”

    枯魂傻愣愣地替因为被墨扫了一眼而立刻闭嘴的囚徒把话说完。

    “无妨。”

    将视线从开始不住颤抖的囚徒身上移开,墨看了一眼远处那片星星点点的苍蓝色鬼焰“只是一些劣等傀儡而已,就算杀干净了也没关系。”

    “您的意思是”

    “我已经付出足够的耐心与诚意了,在进一步谈判前,先把那些碍眼的东西处理掉吧。”

    墨檀站起身来,缓步走下那尊斜插在地面的堕神像,在囚徒与枯魂那并看不见目光的注视下淡淡地说道“一分钟。”

    “是,主人”

    “好耶”

    下一秒,这对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不怎么正常的召唤生物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满怀喜悦地扑向了它们的猎物。

    一只数十米长的、不断散发着森然寒气的巨型骸骨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惨遭两口呼啸而至的棺材砸断了脖颈,并在下一个瞬间被粗暴地贯穿头骨,毫无反抗之力的熄灭了。

    不远处,一只乍看上去似乎与其它龙尸别无二致,但却多出了三对骨翼、两颗头颅外加四十多只眼睛的骨龙正在那些同类间肆虐,单是那掺杂着大量扭曲属性的阴毒龙息,就在顷刻间焚灭了三倍于囚徒战果的敌人。

    数量只剩下三十头左右的劣等亡灵生物,整整一分钟的时间

    着实是有些太宽松了。

    十分钟后

    游戏时间21:00

    宛若计算好的一般,在遣返掉那两只愈发变得聒噪的召唤生物后,一路畅通无阻的墨刚好在这个整点出现在了一扇石门前。

    这里是这片埋骨之地的终点,亦是另一座墓穴的入口。

    “叨扰了。”

    墨又重复了一遍早些时候自己初入这片空间时说过的话,然后抬起右手按在面前那扇巨大到足以让两只成年巨龙并肩穿过的石门上“我找波什伽隆,还请行个方便。”

    以他的右手为中心,漆黑的阴影开始飞快地蔓延

    “你很不礼貌,年轻人。”

    充斥着怒火的低吼从那扇已经被阴影覆盖了三分之二的石门后响起。

    “是么”

    墨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淡淡地说道“我给你留了至少十个小时,守门人先生,甚至还贴心地安排了两个还算温顺的家伙帮助你理解我们双方之间在实力方面的差距,而在这段时间里,你随时都可以选择打开这扇形同虚设的门,而不是让耐心消磨殆尽的我亲自来敲。”

    轰

    在那片阴影终于覆满了这扇门的瞬间,后者便在一阵沉闷的爆鸣声中化作齑粉,仿佛细雪一般在飘落到地面之前便融化在了空气中。

    “我也同样给了你十个小时,愚蠢的无礼之徒。”

    冰冷的金色竖瞳一眨不眨地盯着墨,眸子的主人是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多岁,有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的年轻男子,他身穿一套精致的银色轻甲,相貌比墨强点有限,额头两侧长有一对银色的角,手背、颈侧、脸颊等部位也同样覆盖着银色的鳞片,背后还有一对翼展约三米的龙翼,乍看上去仿佛一个年轻的半龙人。

    但事实上,他却是一条银龙,一条货真价实的、实力强大的、已经死去数千年的银龙。

    “斯派罗达维安,龙冢的守门人。”

    化作人形的银龙注视着面前这位人类年轻人,眼中燃烧着冰冷的愤怒“如果你以为我跟那些基于龙族强大的体魄,用了无数年才生出了少许意识的亡灵生物一样,就大错特错了。”

    “墨,一介无名小卒。”

    墨缓步迈进了龙冢,一边随意地打量着周围那些精致的浮雕以及在地上堆积了厚厚一层的珠宝,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所以说,你所谓的同样给了我十个小时,就是为了让我想清楚真正的守门人跟外面那些亡灵也是两码事,对么”

    斯派罗达维安并没有回答,只是将右手擎在身前用力一握,便凭空抓住了一柄闪烁着七彩胧光的短杖,冷笑道“不知礼数。”

    “虚张声势。”

    墨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然后不紧不慢地往左踏了半步,间不容发地躲开了十余道分别蕴含着火、雷、冰、风、土等各种元素构成的闪光,一边缓步走向面色逐渐变得僵硬的斯派罗,一边用与朋友聊天般的口吻问道“这里的空间结构好像很有意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所谓的龙冢应该就是大量依附在前面那片埋骨之地上的亚空间,而你所守护的这个前厅,则是一个类似于中转站的地方。”

    “你什么意呃”

    斯派罗并没能把话说完,原因很简单,就在他死死地盯着面前那个浑身散发着诡异气息的人类,正准备酝酿一个令后者避无可避的强大魔法时,竟然突兀地丢失了目标。

    不仅如此,那些原本被斯派罗小心隐藏在异位面中的元素法阵竟然也在同一时间与其中断了联系。

    “我的意思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可以帮我带一下路,守门人先生。”

    “”

    平静地声音在咫尺之处响起,生前有着实打实传说阶的实力,死后更是成为了龙巫妖不断精进自己的斯派罗达维安惊惧交加地转头看向身侧,与那个眼中仿佛隐藏着深渊的年轻人类四目相对。

    与此同时,十几个大小、规模都不相同的法阵也伴随着一连串空间波动出现在了两人身边,牢牢地锁定了它们的施术者本人

    “精彩绝伦的魔法技艺。”

    墨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那些层次分明、构造精巧的复合法阵,对斯派罗微笑道“如果是生前的龙贤者斯派罗达维安,现在的我恐怕连全身而退都做不到,只可惜你现在已经虚弱到连过去的两成都不如了,呵,如果今天来到这里的人不是我,你或许还能凭借这艺术般的施法水平周旋一下,只可惜”

    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身为施法者不但在眼皮底下丢失了目标,甚至还被悄然控制了全部术式的斯派罗已经完全理解了。

    面前这个让人充满了不安的人类男子,绝对不是现在的自己能拦得住的。

    没错,现在的自己根本做不到

    但如果是生前的龙贤者斯派罗,或者是在那件事发生前的龙巫妖斯派罗,就算这个年轻人拥有的力量再怎么诡异,自己也有把握令其难越雷池半步

    只可惜

    “那个宛若奇迹般崛起的王朝毁掉了一切。”

    墨缓步从斯派罗身边走过,轻声道“他们将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巨龙拉下神坛,他们让你们那松散的国度分崩离析,他们断绝了黄金龙一脉的传承,将巨龙之傲化成废墟,将你们的龙血涂在战旗上,将你们的骄傲踩在尘埃下,甚至连这座龙冢被尘封在了这死寂的废墟下,难见天日。”

    斯派罗死死地攥着拳头,背对着自己理论上的敌人咬牙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打算告诉我那个太阳王朝是如何毁掉龙族之傲的,波什之前就已经跟告诉过我们了。”

    “我觉得很可惜,因为如果没有那次意外的话,像我这种宵小之辈就算闯入了这里,也不会对这座陵墓造成任何威胁,而现在”

    墨轻叹了一声,摇头道“你还有你那些其它尚未魂飞魄散,勉力用自己千百年来的积累维持着这座龙冢的同胞,又有谁挡得住我的亵渎之举”

    斯派罗猛地转身,将手中那流光四溢的短杖对准墨厉声道“就算拼上这条残魂,我也”

    “你也只能拼上这条残魂而已。”

    墨微微转头,深渊般择人而噬的眸子锋利而冰冷“可怜到让人同情。”

    “你”

    “我,或许可以给你们另一条路。”

    “呵,一条明路吗”

    “一条不归路。”

    第八百九十三章终
其他书友在看:南风知我意草根策划师太玄神魔纪校草的专宠:池少的1号甜心我的27岁女上司剑道证天都市超级妖孽龙帝男人不坏恐怖电影拯救世界爆肝从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