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50章 万岁,娘娘晕倒了!

    许是他俩的聊天内容引起了大黄的兴趣。之后无论小暖说什么,大黄要么哼一声,要么用它的大粗尾巴拍一下地做回应。这声音小暖很是习惯,三爷听着,只觉得随着大黄的每一声拍打,无数的狗毛就从它的尾巴上脱落,在自己面前放肆。

    一定有狗毛会随着风钻入帐幔中的。三爷抬手把已经遮得严严实实的三层纱帐合得更紧,一转身把鼻子藏入小暖的发中,闷声道,“明天早上,咱们搬去第五庄,试试那张床。”

    搬去第五庄后,大黄应该不会再守着他们睡了吧,三爷如是想。

    小暖点头,“好。”

    “啪。”

    三爷的头钻到了小暖颈边。

    他的唇和火热的气息,让小暖紧张、僵硬。他们成亲四日,三爷怜她娇弱,第一晚之后虽搂搂抱抱却并未再有真正的亲热。现在他这般,是因为大皇子被擒所以紧绷的情绪放松,来了兴致么?可大黄在呢,它的耳朵可灵了,若是三爷干点什么,小暖真怕大黄扑上来咬他……

    感受到小丫头的紧张,三爷无声叹息。他纵使再急也不会当着大黄的面做些什么,把她的小脑袋按进自己怀里,三爷轻声道,“睡吧。”

    “嗯。”

    “啪。”

    三爷……

    忍着吧,谁让它是大黄呢。

    第二日用过早饭,小暖便开始收拾东西,三爷则叫了管家王全桐和管事姑姑霜成来,“细查府里的下人,尤其是这两年进来的,有疑点地都清走。若缺人手,用侍卫补上。”

    与小暖定亲至今,晟王府里招进来四十余奴仆,负责洒扫庭院、看护花草、厨房、针线等,这些人虽经过精挑细选,但还是出了两个别府的细作,这让三爷很不放心。

    霜成回道,“这两年进府的仆妇有十几人,王妃入府后,内院不可用男仆,短时间内难以补足。”

    正在为此发愁的王全桐,连忙点头。

    三爷却不觉得这有什么难的,“仆妇让木刑逐一审查,留下可用的后其余一律遣出府,缺多少人跟玄散要。”

    玄散虎躯一震,开始掰着手指头算自己手下还有几个可用的女侍卫……

    待小暖将需用的东西装上马车后,便与三爷一起出发了。听到小暖说要回家,大黄欢快地围着她转了两圈,跑在前面引路。

    可谁知这马车出城不回第四庄,却奔着第五庄去了!大黄急了,一下蹿上马车问小暖怎么回事。

    看着钻进来的毛茸茸的大脑袋,小暖让三爷放开自己,倾身拍了拍大黄的脑袋,哄道,“大黄先去跟娘和小草报信,我一会儿就回去。”

    大黄没动,盯着三爷。

    三爷也道,“去吧,一个时辰后,我们回第四庄用饭。”

    大黄这才跳下车,一溜烟地跑了。因要回娘家,小暖笑得极为开心,三爷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让安歌跟着一起过去认亲。”

    三爷与华安歌见得少,待他却是极亲。华安歌远路来京,三爷便留他在京城玩些日子,搬到第五庄来也带着他,去岳母家也带着他。若论玩,试问京城哪个有小草和大黄更在行?

    让小草带带他,这孩子兴许能多点朝气。

    带着大斗笠收拾棉花的秦氏听说女儿女婿要回来吃饭,立刻派人去城里的铺子把小草叫回来,然后跑去菜园摘茄子、黄瓜、苦瓜。

    听到晟王夫妇出城住进了别院,李老夫人抬起眼皮,对房中三个如花的孙女道,“屋内闷热,咱们去院外的凉亭透透气。”

    正在做女红的李秋阳姊妹和周琼华都露出欢快地笑容,周琼华轻声道,“祖母,咱们去柳荫下那处凉亭,可好?”

    因入了李老夫人的眼,周琼华也被老夫人准了随着两个嫡亲的孙女呼她一声祖母。

    柳荫下的凉亭在院子北面,虽说隔着爬满金银花的竹篱,并不能看清第四庄内的情形,但周琼华觉得离着晟王近一些也好。或许他会到田中走走,然后偶然间透过花墙,看到她。自见识了晟王结亲那日的英姿和浅笑后,周琼华便无法将他从心里抹去了。

    若是他也能这样待自己,那便圆满了。

    人老成精,李老夫人有什么看不透的。周琼华自己也有意,那是最好不过了,“那处的确凉爽,走吧。”

    天章阁内的程无介得了消息,轻哼了一声,“他这是把活做完,有功夫逍遥了!”

    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天章阁内的常住阁老卢正岐却听明白了。卢正岐觉得晟王这一手引蛇出洞玩得实在是高,被他送入宫中的几个人,一天一夜还没从宜寿宫出来,以圣上的性子和德喜的手段,他们怕是半条命都没了。

    宜寿宫内一丝消息也没有,揽月宫的苏昭容终于熬不下去了。她对镜将自己捯饬整齐,擦粉遮住脸上的细纹,淡扫峨眉让自己显得苍白憔悴却不衰老,孤身到宜寿宫外求见圣驾。

    建隆帝还怒着,“让她滚回去,朕谁也不见!”

    苏昭容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撩衣袍跪在宫门前,举手下头行肃拜礼。

    建隆帝纳她为侧妃后,苏昭容曾专宠两年,否则建隆帝也不会准许大皇子托生到她的肚子里。这肃拜礼是她嫁入王府第一次拜见夫君时行的礼数,当时建隆帝曾赞她此举端庄得仪,再没见过比她更美的。

    三十多年后,苏昭容换了与当年同样的衣裳和妆容,行同样的礼,便是想唤起建隆帝对她昔日美好的记忆,怜惜她们母子几分。

    在这孤立无援的情境下,这是苏昭容能做的最大的努力了。她在赌,赌她陪着建隆帝从年少时一路走来的情意,在当今的帝王心里,还值几斤几两。

    不只是她,皇宫内各宫各院的女人,都在等着看建隆帝如何对待苏昭容。若非怕被殃及,她们恨不得到宜寿宫前去看热闹。

    苏昭容跪了一个时辰后,重华宫内素面朝天、一袭白衣的华嫔横卧在榻上,淡淡吩咐华玉,“去请御医。”

    “是!”华玉脚步匆匆地出了正殿,连声呼唤青信。

    宜寿宫内,小太监胆战心惊地入殿跪地,“万岁,苏昭容晕倒在宫门前了。”

    建隆帝抬头望向宫外炽烈的日头,她没回揽月宫,顶着这样的日头在外边跪着?

    这时,又有一小太监快步进来跪在前一个身边,声音比前一个大了数倍,焦急万分,“万岁,华嫔娘娘晕倒在重华宫内!”
其他书友在看:凡剑传道影视世界不死餐厅再身为人幻灵传奇冰雪奇迹天庭变乱诸天祭台歌圣不死王者极道威命在末日中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