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41章 千光引月阵

    砰!砰!

    数招之后,木江和赤炎的联手,便在霍英这个超级强者手中土崩瓦解,要不是他们都有各自的保命手段,或许就得重伤在这个叛徒手中了。

    但霍英的脸色也并不怎么好看,堂堂的至圣境巅峰强者,竟然没有能第一时间收拾下两个下位者,甚至还用了好几招,这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接下来,你们不会再有机会了!”

    心头不安越来越浓郁的霍英,隐隐意识到这些火烈圣鼠一族的家伙们,似乎是在拖延时间,当下再也不敢留手了。

    那个一直没有出现的人类青年云笑,就是霍英心头的一根刺,或者说悬在其头顶的一柄利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让他狼狈不堪。

    霍英在云笑手中已经吃过几次亏了,尤其是最后一次,直接被打得落荒而逃,不得不去求月狼一族的庇护,这一切都是拜云笑所赐。

    霍英有理由相信,云笑既然敢放自己离去,就一定有什么对付自己,或者说对付月狼一族的方法,自己必须得在这个有限的时间内,将战局彻底稳定下来。

    “大哥,你到底好了没有啊?”

    感应着霍英身上升腾而起的极度危险气息,赤炎的目光不由有些焦急,他倒是知道云笑到底在做什么,但这个时候还没有现身,连他都没有太大的把握了。

    霍英毕竟是至圣境巅峰的强者,就算是赤炎和木江联手,也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这种差距,可不是靠着人多就能拉近距离的。

    “死吧!”

    在赤炎心头忧急出声的同时,霍英却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听得他口中沉喝声发出,下一刻赤炎和木江便是脸色大变。

    唰!唰!唰!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的耳中都是传来一道道破风之声。

    他们的眼角余光,似乎也看到了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冲天而起,登时将他们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变故发生的地方。

    只见整个火烈宫四周,正在不断升腾起一道道皎白的光柱,粗略估算其数量,不下数百根之多,几乎将整个火烈宫全都包围在了其中。

    “这是什么?”

    无论是火烈圣鼠一族的强者,还是月狼一族的侵犯者们,尽都被那数百道光柱给惊到了,他们一时之间并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双方的心情有所不同。

    诸如须弥穆极等火烈圣鼠一族的强者,虽然不知道那些光柱到底有什么用,但从当初云笑和赤炎的对话之中,他们有理由相信那是一门特殊的大阵。

    这一个月时间以来,云笑一直都忙忙碌碌,甚至连赤炎都没有去打扰,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要布置一个什么样的阵法。

    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大阵终于成形,这也让火烈圣鼠一族的长老们尽皆心生欣喜,对于那个人类青年云笑,现在他们是真心佩服的。

    反观月狼一族的强者们,脸色就有些惊疑不定了,原本胜券在握的他们,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出现什么变故,因为那会让他们的计划产生变化。

    尤其是投敌背叛族群的霍英,此刻感应着那些皎白光柱的气息,他心中的不安终于是浓郁到了一个极点,似乎觉得刚才的那些胸有成竹,都在缓缓离自己而去。

    “果然是他!”

    在所有强者注视的目光之中,数百根皎白光柱之间,一道年轻的身影正在冉冉升起,这副形貌,对于火烈圣鼠一族的强者,或者说霍英来说,都不是太过陌生。

    “云笑!”

    霍英很有些咬牙切齿,他所有的野心全都是坏在那个粗衣人类青年的手中,此刻加上心头浓浓的不安,他总有着一种事态脱离掌控的不妙感觉。

    “那小子就是云笑吗?”

    还没有意识到太多东西的月狼族族长奎鼎,看着那个升空而起的粗衣青年,倒是第一时间想起穆极所说之言,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好奇之色。

    一个看起来才二十岁出头的人类小子,竟然能逼得至圣境巅峰强者霍英落荒而逃,这在奎鼎看来是极度不可思议的。

    刚才在感应到须弥和穆极都没有中毒之时,奎鼎还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被霍英给骗了,这家伙根本就是被火烈圣鼠一族两大顶尖强者逼出族的。

    这老家伙就是想借助月狼一族的力量,不惜编出须弥和穆极身中剧毒的谎话,再夸大一个人类小子的实力,这样的可能性并非没有。

    尤其是看到那个人类青年极度年轻的脸庞之时,奎鼎更是觉得自己的这番猜测才是事实的真相,不过这样的猜测,应该是持续不了多久了。

    “千光引月阵,启!”

    在所有强者目光注视之下,那个身穿粗衣,凌空悬浮在半空中的人类青年已是口唇轻开,当其口中的几个字发出后,月狼一族的族长奎鼎,身形不由狠狠一颤。

    “这这竟然是千光引月阵?”

    就算是在面对须弥这个同等级的强者之时,奎鼎也没有此刻这般失态过,因为作为月狼一族的族长,他对这所谓的千光引月阵,有着一种极为深刻的印象。

    哪怕月狼一族中并没有阵法师,可是天生就和月光有关系的月狼一族,经过数千年的传承,对于世间一切和月光有关系的阵法,肯定也是有所了解的。

    据奎鼎所知,千光引月阵,就是对月狼一族极有威胁的一门特殊阵法,那可以引动九天之月的力量,来对月狼一族的血脉都造成绝对的压制效果。

    月狼一族由于得天独厚,他们的血脉和天上的月光有着一种隐晦的联系,甚至是在月圆之夜战斗时,本身的战斗力还能得到一种特殊的加持。

    这也是在今夜的战斗之中,火烈圣鼠一族隐隐落于下风的原因所在,天上的皎白月光,可以说是一种另类的力量,让得月狼一族强者们的战斗力超常发挥。

    可当奎鼎听到千光引月阵这五个字时,心中无疑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以前的他,从来没有想过真有人会布置这门阵法,那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阵法罢了。

    据月狼一族族志记载,也就是在上古时期,月狼一族的一位前辈先祖,曾经看到过所谓的千光引月阵,那种压制作用,简直让其如陷梦魇。

    由于这些年来,月狼一族一直致力于兼并南域地盘,很少和人类接触,就算是偶有接触,也不见得能碰到一名高阶的人类阵法师。

    没想到今夜在这火烈圣鼠一族的总部内,一个年纪才刚刚二十出头的人类青年,竟然喊出了千光引月阵这门阵法的名字,这怎能不让奎鼎心惊?

    而且感应着那数百近千道皎白光柱的力量,奎鼎心头的不安更是浓郁了几分,若那真是千光引月阵的话,那今日的局势,说不定真要被那人类小子给反转了。

    “必须得阻止他!”

    眼看着无数白色光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天空延展而去,目标似乎就是那九天圆月,奎鼎忽然想起一事,当下做出了一个极为正确的决定。

    据奎鼎对千光引月阵的了解,一旦那千道光柱和真正的圆月产生了联系,那这门大阵便算是真正成形了,他必须得在此之前破坏大阵的成形。

    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布置大阵的始作俑者牵制住,只可惜此刻的云笑,并不是一个在作战,他还有着火烈圣鼠一族的强者相助呢!

    “我说奎鼎族长,这才刚刚开打,你想去哪儿呢?”

    就在奎鼎刚刚掠出数丈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已是在他身侧响起,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让得他根本不敢硬接,直接朝着斜里一个闪身,避过了这强力一击。

    及时出手拦住奎鼎的,自然就是火烈圣鼠一族的族长须弥了,而此刻的他心情无疑是大好,因为他看到了这个月狼一族族长的气极败坏。

    虽然须弥并不知道那些光柱有什么作用,也不知道所谓的千光引月阵到底是一个什么阵法,但能让奎鼎如此失态的大阵,必然会有极大的作用。

    因此须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奎鼎去破坏云笑的布阵,那可能关系到今日能不能将月狼一族彻底覆灭的关键。

    如果说想要击败奎鼎,还有一些难度的话,那须弥只需要挡住这个月狼族族长,就没有太多困难了。

    “给我滚开!”

    被须弥出手挡住,奎鼎心情愈发烦躁,只不过两者原本就实力相差不多,他这愤怒的喝声,并没有让须弥有半点的畏忌,反而是更多了一丝欣喜。

    奎鼎越是着急,就说明云笑那门光柱大阵的影响力越大,此刻须弥打定主意,就以拦住奎鼎为己任,一旦大阵真正成形,便是这些家伙的死期。

    砰!

    在奎鼎被须弥拦住的时候,另外一边的月狼一族大长老,反应也并不是太慢。

    他也企图脱离穆极的攻击,前去破坏云笑控制大阵的状态,却没有想到终究还是穆极反应更快,让得他的目的,并没有得逞。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电子乔治大魔王不科学异界修神系统板砖道人的春天萌宝来袭:撞上极品王妃妾心计跄踉行重生之随身空间和系统观命[古穿今]草莽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