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8,普通的女人

    慧静叹了口气,道“你是杜姑娘”

    段允剑微微点头。

    “萍儿又是谁呢”

    段允剑本不想,任何无关紧要的事他都不想。但是他一想到段萍儿,心中思念万分,便道“她是我们的孩子她和寒嫣一般,既聪慧又好看”

    慧静一怔,她望着段允剑半边脸,她发觉他真的变了,他已变得像一个普通的父亲,一个普通的丈夫。突又想及杜寒嫣,心中暗暗感叹起来。她跟在慕容云霞身边已有数十年,当年杜寒嫣刚被慕容云霞收养的时候,她还有许多印象。当年那个女孩被饿得又瘦又黑,但双目中却没有丝毫需要别人同情她的样子。

    “当真是造化弄人”慧静感叹道“当年姐就怕你和杜姑娘相识,硬是不让你们两个孩子碰面,没想到如今她倒成了你的妻子”

    段允剑也想到了什么,问道“我曾做过一个梦,我梦见我和她在很的时候就已见过。”

    慧静笑道“这不是梦,这应该是真的。当年姐第一次把杜姑娘带到这里来,恰巧你师父也将你带来这里,我还记得,你们两个人见是见过的,不过姐当时很生气,马上让赵大侠将你带走了”

    段允剑苦笑道“原来却不是梦境”

    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有时候又有谁分得清楚呢

    他向外面走去,慧静叫住他,道“你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你的功力也没有恢复,现在出去岂不是太危险了”

    “她们母女二人生死未卜,我必须出去找她们”

    慧静闪到段允剑面前,道“杜姑娘和萍儿吉人自有相,定会没事的。何况你现在出去,倘若遇到那班假仁假义的武林人士,出了什么事情,杜姑娘回来寻你不着可如何是好”

    段允剑道“只怕寒嫣想不到这里”

    慧静道“杜姑娘若要找你,此处她是必来不可的。”

    段允剑觉得有些道理,但是心中岂能放心得下,执意要走出去,奈何走了几步便跌倒下去了。他身上旧伤新伤堆积,倘若换作常人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

    慧静将他扶起来,道“我帮你去找便是。你好好待在这里,待过几日你的伤轻了一些,再出去罢”着将段允剑扶进房内,自己戴上斗笠出去了。

    段允剑虽然行动不便,但终日忧心忡忡,又万分思念段萍儿,此时又欲下床走动,却听到有人往此处走来。

    这脚步声他再熟悉不过。虽然这脚步声已和从前不一样,但他依旧知道是她的脚步声。这是他们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而培养出来的默契。

    原来,慕容云霞并不知道段允剑回到了影梅庵。自上次慧静瞒着她出去寻找慧妙以来,她一直陪在赵无过的棺木旁边。慧静回来之时只告诉她在别月楼没有找到慧妙,所以她此时正想和慧静再共讨寻找慧妙师太的事情。

    她已太憔悴。

    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妇人。她的眼神无光,皮肤已有些黯黄。倘若有人看到她,绝不会有人相信她便是当年武林中的第一美人。

    段允剑想躲开她的视线。但他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慕容云霞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已看到了他。她并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但她当然知道是他。所以她就站在那里,起初还如一块木头般笔直地立着,后来慢慢地将身体靠在了木上。她并非要这样做的,只是她的身体已太沉重,她甚至已无法完全控制自己。

    段允剑也没有动。这样一对母子,在这一刻都不知要如何面对彼此,他们本来都是这世上最冷漠残酷的人,但现在他们又是那样的脆弱。

    已不知过了多久,慕容云霞蹒跚地走进来。但她没有靠近段允剑的床,她远远地望着她的儿子,喃喃道“剑儿”

    这一句话,她似乎花了很多的力气才来。但是此后她便继续沉默,这沉默仿佛令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已凝滞。

    许久之后,她什么也没有,慢慢地转身走出去了。

    段允剑只觉心中一阵痛楚。他当然知道她要什么,但是他已在她的沉默中听到了那句话。在这一刻,他觉得这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祖母。

    “我会将你师父葬在庐山那里有他喜欢的一切东西”慕容云霞完,已慢慢地离开。

    那的确是一个赵无过最喜欢的地方。那里有竹子,有虫鸣鸟叫,有花草的香味,到了夏季,池中还有盛开的莲花。

    慕容云霞将他的字画也都埋进了他的棺木之郑当然还有那副画。

    她知道,赵无过画中的美人已经不在了,她也随着他一起化作泥土中的尘埃。

    至这一夜之后,慧静便再也没看到慕容云霞在影梅庵出没。原来,慕容云霞在庐山上赵无过的旧居居住,每日只为守护他的坟墓。

    这一夜,气微凉,慕容云霞正准备离开赵无过的坟墓,只见有一人缓缓地从远处走来。只见这人戴着面纱,却难掩身啄曼妙。

    这女子站在慕容云霞身后,她的身姿看起来要比这当年的武林第一美人美得多了。当她摘下面纱的时候,她亦是美的,她美得像一只狐狸。

    但她早已不是当年的“辣手狐狸”。她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母亲,一个苦苦渴望找到她儿子的母亲。

    易婉珠望向墓碑,只见碑上刻着“先夫赵无过之墓”。易婉珠在心中微微一怔,抬头注视着慕容云霞。她本欲安慰她的,但她自己何尝不是在悲哀之中,又怎能节哀呢

    慕容云霞转过身来看着她,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易婉珠心中大怔。她只觉眼前这个女人已变得太多了,她好像是在一夜之间变老的,她好像是在一夜之间蜕去了武林第一美饶称号,她好像在一夜之间已死过一次。

    “我带你去见他”慕容云霞掸璃衣服上的灰尘然后开始走。

    易婉珠颤抖着问她“当真”但她已毫不怀疑地跟了上去。她渴望这一刻已太久了

    。
其他书友在看:剑道狂少寒霜缘决最强渔夫龙骨战帝洛克王国之魔界王者阴灵诡道洪荒之封神大战阴骨步步为尊超级点赞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