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40章 有疗效!

    宋思林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派出所了,他还进过一次呢,在里面待了三天。

    好不容易他见到了他的堂叔宋方信,与之前相比成功人士宋方信要狼狈很多了,精神萎靡,判若两人。

    “叔,这是怎么了?”

    这是宋思林最想知道的,一向无所不能的叔叔怎么就进来了呢,没有一点征兆。

    宋方信说:“是张峰,是他把诬陷我,把我弄进来的!”

    “谁?张峰?不认识这号人!”

    “我也是第一次见他,是我们集团新来的总裁,是个瘸子,就是他把你哥打伤的!”宋方信说。

    宋思林说:“瘸子还能打伤我哥?”

    谁都知道宋思山的拳脚可是很厉害的,五六个大汉奈何不了他。

    “这个人很厉害,单脚就能把你哥打伤了!”宋思山说。

    “我知道了叔,要我怎么做?”

    “你去找刀子!”

    “叔,刀子哥会帮忙吗?”

    “他会的,因为这个张总裁有钱,刀子不是干这行的吗?我给他指一条道,他会把这个张总裁制服了,然后你就让张总裁撤掉对我的控告,我就可以出来了!”

    看着这个无所不能的叔,现在说出这么没品味的话来。

    宋思林问:“叔,这样能行吗?”

    “能行,你先给他五万!”宋方信说:“让他多带几个人!”

    “可是叔,我没有那么多钱啊!”宋思林为难地说。

    五万块他肯定是有的。

    宋方信说:“让你婶给你!”

    “好!”

    “叔,还有什么交代的吗?”

    “这件事要做的小心一点!”

    “你放心吧叔!”

    他们讲话都是非常的小声,没第三个人听到。

    宋思林出来对他的婶子说:“婶子,叔已经说了他有办法出来,但是要我帮着,让我去找刀子!”

    “呀,找刀子啊?”婶子吓坏了。

    因为她可是知道刀子的,是个滚刀肉地痞流氓,啥事都做,坏的很。

    之前他就知道自家老公与刀子有来往很是担心,可是现在却是要刀子帮忙,这事儿奇怪了。

    “对的,也就只有刀子能够帮忙,可是婶,刀子可是只认钱不认人的主儿,我这边也没有钱啊!”宋思林为难的说。

    婶子说:“要多少钱?”

    “刚才我叔说了,要十万才能请得动刀子!”宋思林说。

    “十万啊,那么多!”

    “刀子可是个狠角色,钱不给足,他能办事啊?而且这个害了我叔打伤我哥的人也不简单,十万我都觉得玄!”宋思林说。

    “我现在就去银行给你取钱!”婶子说。

    “好!”

    宋思林很快就拿到了钱,自己把五万收起来,拿着五万块去见了刀子。

    在郊区城中村的一处浴足店里,宋思林见到了这位江湖前辈,四十来岁,一身横肉,脸上有一条刀疤,名字叫姜涛,就被人成为刀子了。

    认识刀子是宋方信的关系的,之前宋方信带他来过这里几次,一起吃过两次饭,一起在这里玩过,也算是熟人了。

    话说熟人好办事是这个理儿,可以直喷主题。

    几句寒暄坐下来之后宋思林直接就将五万块崭新的现金放到桌子上了。

    “老弟,有话就先说话,不要急着丢这东西出来,扎眼!”刀子笑眯眯地看着钱,心想今天是有的赚了。

    宋思林说:“有人害了我叔进去了,想请刀子哥去教教这个人一些人生道理!”

    “是谁?”刀子来精神了。

    是个脏活。

    宋思林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了一张相片说道:“是他,他在芸峰集团上班!”

    “芸峰集团的人?”刀子有些意外,不是道上的人。

    宋思林说:“就一个普通小职员,他诬陷我叔,现在我叔进去了,让他说话就行!”

    其实宋思林压根就不认识图片上的人,因为他叔是集团高层,也认识几个高层的,没有见过这个人。

    “宋总进去了?”刀子倒是很意外。

    “我叔是昨天进去的,只有这个人说话了我叔才能出来!”宋思林说:“我叔出来后定会好好感谢刀子哥您!”

    “哈哈,好说,好说,我跟你叔是兄弟,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办了的!”刀子笑道。

    宋方信是集团高层,有钱,这事儿之后他就会与自己有了交集,以后要是缺钱什么的就找他借借,有了把柄就好办。

    刀子的目光可不会放在这五万块钱上面,他要的更多。

    “那我就替我叔谢谢刀子哥,您不知道今天我去见我叔的时候,他说也就只有刀子哥您能帮他!”宋思林说。

    “哈哈,难得他看得起我!”刀子哥笑道:“小侄啊,今天店里来了新茶,你要不要尝尝?”

    “可以啊,那就多谢刀子哥了!”

    “哈哈,小事儿,以后啊你想喝茶就到我这里来,我这别的没有,就是茶多!”刀子笑道。

    一会儿后一位身材很好的美女过来了,一下子就坐在宋思林的腿上,扭着身体。

    宋思林算是个帅哥,美女喜欢得很,总比刀子好很多。

    “哈哈”宋思林笑着。

    “呜呼,吓到人家了”

    美女的声音让宋思林的腿都软了。

    “咋咋呼呼的,哈哈,我喜欢!”

    宋思林不是什么好鸟,自从他的叔成为了芸峰集团的高层,将他的哥哥宋思山安排进去之后,家里就有钱了,从那以后宋思林就再也不缺钱,在堂叔宋方信的关系下,他成了中间商,赚了很多也黑了很多。

    有了钱生活就奢靡。

    “刀子哥,这次您可要多带几个人,把这小子好好教训教训!”宋思林说。

    “没问题,那就多带几个!”刀子笑道。

    “疼不疼?”

    云浅在给张峰施针,双脚上已经扎满了密密麻麻的银针。

    “不疼!”张峰说。

    这是每天都要经历的事情,每次几乎要两个小时。

    “怎么会不疼呢?”云浅担心地问道。

    张峰说:“是有那么一点麻麻的!”

    “我再看看足三里!”云浅捏着刺在足三里上的银针:“痛的话就说!”

    云浅轻轻地捏着,旋转银针深一点。

    “有了,有一点胀痛了!”张峰说。

    云浅一喜:“真的吗?”

    “很胀痛了现在,难受!”张峰说。

    “看来是奇效了,嘿嘿!”云浅笑道。

    “能不能先松一下,难受!”张峰皱着眉头。

    “嘿嘿!”

    云浅笑着,笑得很开心,这是今天最好的消息了。

    “一会儿我们再去请教一下慕容先生!”

    “好!”

    张峰也很高兴,这一边脚总算是有知觉了,之前左脚勉强能够站起来,是不是很快就能正常站立呢?

    “再看看右脚!”云浅说。

    她刺激右脚脚掌上的涌泉穴。

    “疼!”

    “疼就对了!”
其他书友在看:总有刁民想吃小爷末世扫描极品透视高手[四大名捕]大道无术嫡女惊华:陛下是妻迷穿宫婚缘隐神记小皇后驾到两忘兮守婚唯爱:总裁老婆有点忙